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七章 不告而别
    心事重重的康丁很快就被罗兰灌醉。

    告死鸦是半亡灵模板。不再依赖血液和部分内脏的罗兰已经能够免疫多数毒物,其中酒精自然也不例外。

    罗兰沉默的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路上罗兰没有说一句话。因为此时艾露卡多并没有藏在罗兰的影子里。

    虽然这样有些对不起她,不过为了节省时间,在艾露卡多休息了一下时候,罗兰就直接让她去解除隔绝地下世界和地面的封印了。

    大雪不过也就还剩下一周的时间就会停下。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很有可能等这些魔物上来,圣殿骑士们已经走干净了。

    这里需要考虑到一件事,就是地下种族的警惕心。

    在三百年前,被艾斯特的结界封在地下的地下种就发起了许多次的尝试,希望能冲破隔绝地上和地下的巨大结界,重新回到地面上去——但他们显而易见的失败了。

    这个只阻挡地下种族的结界实在是过于牢固而精巧。它毕竟是由艾斯特亲自设计的结界,环环相扣,针对各种突发情况和紧急情况的处理也非常及时而完美。这么多年了,如今的山民甚至已经忘记了地下种的危险,甚至开发出了针对前往地底的冒险者的各项业务。

    尽管多数冒险者都是有去无回,但前往地下世界冒险依旧是彰显一个冒险者综合实力的最好证明。所有能从地下世界回来的冒险者,如果他们依旧坚持自己的道路的话,只要他们不死最后都成了吟游诗人口中的传说。而地下世界的冒险就是他们传说中相当辉煌的一笔。

    毕竟地下世界的法则和地上是不一样的。地下世界的许多武器可以轻易砍穿巫师们的巫术,而多数的巫术和神术面对地下世界的盔甲更是起不到一丝一毫的作用。

    在最开始的时候。地下世界就是盖亚之壁的缓冲层。盖亚之壁从外界抽取黄昏的力量,并在过滤之后注入奥姆之墙。再由奥姆之墙转化为法力洒遍整个世界——这就是法恩斯世界最重要的循环。

    而地下世界从一开始就接受不到洁净的魔力。从一开始,地下世界就是后知者和生命之树的囚牢和实验室,用来封禁一些弱小的黄昏眷民并进行分析的试验场。他们希望能制造出一些拥有黄昏的力量,却同时具有理智的生命。但遗憾的是,他们都失败了。

    他们所制造的畸形生命中,最出名的就是食脑妖和伊斯魔。前者还好,不过是成了残暴的猎食者,虽然不具有黄昏的力量却至少拥有理智;而后者虽然那么一丝的黄昏的力量,却干脆在圣者离开之后投入了黄昏的怀抱。成为了生命之树亲手所造的黄昏眷民。

    要怪就怪千年前的黄昏之战太过突然,两位圣者还来不及销毁实验生命就匆匆前往了外侧,以至于乖巧的食脑妖和伊斯魔、蛛行人以及分裂怪这些奇奇怪怪的畸形生物就幸存了下来。而暗精灵、牛头人这种生命,却是在众神之战中逃难进入的地下世界。

    一直到三百年前,地下世界都是属于一个半公开的避难所。毕竟牧师、巫师德鲁伊这种施法者一旦进入地下世界就会失去施法能力,倒也没有人去管他们。

    但是,这时候有一个蛛行人领主联合以太行者、牛头人和一些亚龙发起了一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将法拉若打了个半残,以至于法拉若七分之一的领地被苏泽侵吞,西方更是有三分之一的领地被班萨占领——当然。后来这片领地就变成了卡拉尔的一部分。

    从那时候开始,法拉若就陷入了衰弱之中,一直到了现在才有所缓解。

    在之前的白塔之战中,法拉若分得的便是白塔的这片地。以及上面的建筑物。当然,要在六月份以后法拉若才能去接收。在那之前这片地是无主之地,上面的东西谁都不能独占。

    如此背信弃义的条约当然是如今的山民之王

    而且就算当今的山民之王对它并不上心。可在当年的山民之王的努力之下,他们从白塔那里窃取的结界巫术基本上已经衍化成了具有法拉若风格的结界巫术。这些在非战时唯一的职责就是维护结界的巫师团已经组成了一个被称为“封禁机关”的独立部门。每天都会对结界进行日常维护。

    在这种程度的密切监视和维护之下,结界是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的。

    甚至据罗兰所知。地下种们早就已经放弃通过大裂缝进攻地上的想法了。经过他们足足五年的尝试,得出一个令人绝望的结论——哪怕就是想办法传送上去,或者和魔鬼进行交易,都比硬冲结界更有可行性。

    但是地下世界充斥着被黄昏感染的不稳定魔力,地下种又没有巫术的传承,想要传送上来何其困难。和魔鬼交易的话又要担心被卖,想要回到地下世界最好的办法还是只有大裂缝这里。

    如果地下种不傻的话,当他们发现挡在大裂缝前面的结界突然消失,脑海中的第一印象绝对不可能是“结界出问题了”,而应该是“我感觉这特喵的一定有诈”之类的想法。

    等他们确定结界是真的出问题了,而且已经开始被人慢慢修复的时候,再匆匆忙忙的派遣先锋军商讨联军事宜,然后出兵占领大裂缝周边地区又要许多时间。

    地下种就算天然属性便优于地上种族,可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完全无视卡拉尔的严冬。不过他们的抗性至少可以让他们在雪中能抱有大部分的战斗力——而这就足够了。

    法拉若的纯种人类要占九成多。别的种族不算,就人类而言,肯定是扛不住这种严冬的。

    如果没有法拉若的巫师团和牧师的保护,只要暴露在雪天里两个小时。因为有未来的湛蓝公小莱斯的提醒,法拉若的王都大约是没什么危险的。可如果地底人的大军同时向多个方向侵略,法拉若的军队必然驰援不及。到了那时,能依靠的就只有这些圣殿骑士联军了。

    但是,罗兰的计划中最缺少的正是时间。他必须让地底人在雪停下以前大军压境才行。如果雪已经停了,圣殿骑士们已经离开了法拉尔,他们如果不傻的话就不可能再折回去和那些地下魔物拼命。

    为了节省粮食,圣殿骑士和牧师们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活动过了。牧师还好,尤其是对于骑士来说,他们的战斗力无疑会大幅下滑。

    这种情况下和凶残的地底魔物正面硬刚——只要他们脑子没有冻傻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而如果他们这时候还在村子里借宿,结果就不一样了。

    人家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你一个人吃三个人的饭,如今真用上你了,你敢不上?山民不把这些骑士赶出去才怪呢。圣殿骑士再大胆也不敢对着这么多无辜者出手,再说山民长者本身就是正神,而洛达汗的一个重要职介就是山民的守护者。

    洛达汗之子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山民,遇到地下种的侵略,他们是不可能不上的。而如果只有这些山民上阵,所有圣殿骑士全都装聋作哑的不动弹的话……别说法拉若的山民不愿意,就是他们自家神明都不会同意的。

    谁都知道,圣殿骑士就是神明的脸面。

    神明不会允许别人戳着脊梁骨骂自家的骑士,但更不会允许骑士出去丢自己的脸。

    退一步讲,如果骑士们真的脸皮厚到就是不出来,那么一旦战线吃不住崩溃开来,他们独自一人面对这些魔物更是无处可躲。

    所以罗兰没有丝毫耽搁,直接就派出了艾露卡多。

    这件事必须要抓紧时间。起码要比罗兰赶往班萨要急迫得多。

    除去罗兰暂时准备搁置的拉康丁入伙,罗兰短期要做的事就是发起地底人的侵略、一路传播热症、收集强大生命的血液以培养瘟疫、拿到自己的那份巨额财富、和克劳迪娅和约瑟汇合、前往白狼公的墓地、最后是前往班萨去把昔拉弄出来。

    在这几件事中,雪季结束是一个很明显的分界线。

    克劳迪娅现在和安维利亚他们在一起,等到雪季结束克拉维就会带着他们来找罗兰;而约瑟更是只有在雪季结束后才能出门。

    理论上来说,罗兰待到雪季结束,然后以“在和地底种族的战斗中失踪”的名义退场是最好的。但罗兰有些担心时间可能会不够。

    而且,罗兰没有忘记艾露卡多的警告。

    虽说真理会的那些老鼠罗兰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但罗兰同时更是明白他们的难缠程度。

    最可耻的是,他们现在还不算邪教徒,罗兰如果不想被通缉的话,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杀他们。

    不过他们至少也是人类,同样不能在雪地里前进。

    于是,为了节省时间,罗兰准备做出一个危险的决定——

    罗兰决定冒雪强行赶路。他赌自己在被完全冻结之前能赶到下一处休息的地方。

    这并非是罗兰的冲动。反正罗兰有无伤祷言,死肯定是死不了的。至于刺骨的寒风就当做磨练意志了。

    至少罗兰现在虽然不像一开始那样摔在地上擦破点皮都呲牙咧嘴,但如果被人砍下了一条胳膊半拉脑袋什么的,罗兰还是会痛到失去抵抗能力的。

    还需要成长。

    还需要很多的成长。

    在飘扬的大雪之中,罗兰回过头看了一眼康丁的家,然后拉上了自己的兜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