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九章 昏黄之风吹起
    凛风吹拂之下,大裂缝附近的守卫没有丝毫减少。

    在大裂缝的外部,有四百名鸢骑士轮四班日夜不休的进行巡逻,居高临下的将整个大裂缝置于监视范围内。

    这已经是法拉若所有鸢骑士数量的三分之一了。

    但是,出动空军看守大裂缝并不算是一件浪费人力的事。鸢骑士本身的战斗力并不出色,他们的长处是能够飞到极高、望到极远的地方。与更加强大、更加高贵的飞龙骑士相比,鸢骑士不过是侦察兵种而已。

    如今世界和平,没有战争发生的情况下,侦查兵种的锻炼也绝对不能放松。反正翠鸢和双头鸢都不惧寒冷和飓风,和他们签订契约的猎骑士们也能得到得到相应的抗性。在暴雪和暴雨之中升空,倒也算得上是一种不错的训练。

    即使当代的山民王相对不重视大裂缝的看守与维护,每年拨的款项越来越少,但因为大裂缝的特殊位置,他就是再轻视也得起码拿出最基本的态度来。

    大裂缝往南不足十里,便是法拉若最大的查猜金矿,而在大裂缝内部,更是法拉若唯一的巫师培训地。

    法拉若的巫师是具有法拉若特色的王立巫师。他们学到的知识虽不如白塔全面,在星相学、神学、哲学、机械动力学、海洋学等部分有相当的不足,但在地质学、宝石学、药剂学却已经发展出了另外的一条路,甚至已经比得上白塔的先进水平。

    如同沉默巫师马库斯所带领的碎喉者大队一般。山民更加重视巫术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实际效益,以及巫师能给他们的军队、他们的工厂带来怎样的好处。而不在意关于巫术的起源和一些“没有什么用”的知识。

    王立巫师和白塔巫师不同,用玩家的说法。他们身上的技工味都比学者味要浓的多;而王立巫师也和从白塔叛逃的黑巫师不同,他们毕竟是接受过正统教育的王立巫师。忠诚于山民之王、忠诚于山民长者——就算他们的地位依旧不是很高,但也比那些脑袋比全身身家加起来都值钱的黑巫师要高得多。

    在法拉若建立王立巫师学院之后,也的确得到了相当不错的好处。而白塔也对这些同样遵守律法的巫师并没有什么恶感。因此也懒得冒着交恶法拉若的风险去清剿他们。

    缇坦正是眼红于法拉若的王立巫师政策,才派出了罗伯特。

    在宽度最多有两百米,长度达数千米的大裂缝附近,有成闪电状排列的十一座巫师塔。当然,为了不惹怒神殿,这十一座巫师塔是要比山民长者的神殿要矮的。

    不如说,这些鸢骑士其实并不是守卫大裂缝。而是守卫那些巫师学徒的——他们的巡逻范围甚至都不能将狭长的大裂缝完全笼罩,仅仅是把王立巫师学院的领地罩住而已。

    在每座巫师塔的内部,都配有苍翼游侠充当恶意感受器。为了避免针对单人的恶意被误认为是针对巫师塔的恶意,所以每座巫师塔都会配上两位甚至三位生活圈子不同的苍翼游侠来排除变量——这可以说是比那四百名鸢骑士更加大手笔的保护措施。毕竟苍翼游侠在法拉若是只有贵族才能就职的高级职业,基本上和卡拉尔的督依德是一个就职难度的。

    尽管苍翼游侠的地位比起督依德简直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山民贵族们依旧希望自己家中能多出几个苍翼游侠。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在任何国家、任何地方的贵族中,如果能提前得知他人对自己或对自己家族的敌意,都是一个了不得的能力。更别提高等级的苍翼游侠甚至能直接看到对自己有恶意的人的样貌并且锁定其位置了。

    如果说强大的飞龙骑士是让其他各**事将领眼馋的东西,那么苍翼游侠就是其他各国的贵族所眼馋的职业。

    这也是历代山民之王从来没有因为遇刺而死的原因。他们要么是病死、要么是诅咒死。要么是老死,哪怕战死的都不多。

    但是,苍翼游侠却有一个无法忽视的缺陷,就是恶意的指向问题。

    因为苍翼游侠毕竟不是天祈卫士。他们只能侦测恶意,却不能侦测危机。刺杀者完全可以使用催眠术、诱导术、忘却术之类的惑控巫术,让一个无辜者进行间接刺杀。而让自己从一开始就置于感应区域以外的地方。

    比如说,未来的湛蓝公莱斯他老爹宝石公。就是在917年年末——也就是从现在起大约十个月之后被炸死的。而莱斯和他老爹事先对此却没有丝毫感应。

    因为刺杀者只是一个痴呆的胖子。他被一位计划掀起战乱的亡灵欺骗,要这个傻子奔赴数十里地。把大量伪装成石子和沙子的炸.弹在夜里撒在到公爵外出狩猎的必经之路上……但因为这个傻子的确没有丝毫恶意,而真正有恶意的那个亡灵已经退到了卡拉尔,以至于无论是莱斯还是湛蓝公的恶意感知都没有触发。

    打开结界的方法有两种。但因为艾露卡多本身也是地下种族,所以她只能使用比较困难的第二种。

    那就是将十三座巫师塔摧毁过半。供给能量的巫师塔崩坏之后,结界自然就会崩溃。

    但如果直接针对巫师塔,那么苍翼游侠的恶意感应就会触发,艾露卡多很容易就会陷入被围困的境地。

    别忘了艾露卡多早就已经上了众神的黑名单。等到山民长者发现艾露卡多之后,大军便会围剿过来。就算艾露卡多能安全脱离,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失去了艾露卡多的保护和警戒,真理会的老鼠真的会给罗兰造成巨大的麻烦。

    也就是说,艾露卡多此次绝对不能纠缠太久。

    至少要先让巫师塔内部陷入混乱,或者干脆失去抵抗能力之后,再一口气摧毁巫师塔,把结界打开。

    而且罗兰不能让艾露卡多过多的损伤法拉若的国力。等到罗兰借助地下种族削弱圣殿骑士的目标完成之后,他还必须要把地下种族重新打回去才行。

    瘟疫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光是瘟疫就把地下种族打的近乎全灭,甚至传染到地下让他们灭种,对罗兰、对告死教派的声望也没有什么提升。

    罗兰需要让地下种族虚弱到一个足以轻易击败的地步,再让他手下的骑士们将其剿灭——

    这才是一石三鸟之计。

    罗兰教给艾露卡多的就是和刺杀宝石公类似的方法。

    站在建筑物的阴影之下,身体完全不可见的艾露卡多拿起手中的玻璃瓶,用力摇晃了两下,然后把塞子拔开,放在上风口然后马上掉头就跑。

    顿时,昏黄色的烟尘就从瓶口倾泻而出。

    艾露卡多甚至不知道罗兰的瘟疫瓶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罗兰要杀的是谁。她所要做的,仅仅只是如罗兰所说的“打开瓶子”而已。

    而这时,罗兰已经将这个以黄昏之血作为基底的瘟疫进行了一次进化。

    它的特性不变,依旧是黄昏之血和变异。而传播方式中已经加上了空气传播,同时给它加上了基因错乱、败血和狂躁的症状。

    这个瘟疫虽然依旧没有很明显的致命性,但已经算的上是相当危险的瘟疫了。在这个瘟疫得到了三个症状的同时,瘟疫的传染性也有明显的提升。而黄昏之血本身的高豁免,让即使是黄金阶的大巫师也没有豁免的可能。

    罗兰仍然披着黑袍,在风雪中赶路。

    他的眉毛上已经结了一层薄霜,皮肤上隐隐能看到一层具有金属光泽的银灰色。

    就在他赶路的时候,罗兰突然发现眼前接连划过几道系统提示:

    【狂躁症已完成培育】

    【狂躁症已被释放】

    【热症当前感染人数:2】

    【狂躁症当前感染人数:0】

    【狂躁症当前感染人数:1】

    【狂躁症当前感染人数:3】

    ……

    和释放之后接近一整天都卡在2上一动不动的热症相比,狂躁症在释放出去的同时就感染了数人。而且随着罗兰的注视,被它感染的人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意料之中。

    罗兰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挥挥手关上了光幕,继续向南前行。

    他决定把法拉若这边的事都交给艾露卡多,而自己则去卡拉尔找到约瑟,把他守护的财宝拿出来,然后直接去白狼公墓地。

    罗兰相信,约瑟已经会守护着这份财宝,寸步不离,但意外在任何时候都会发生。

    至于大裂缝那边……艾露卡多会知道怎么做的。(未完待续。)

    ps:各位,咱前几天刚弄了一个微博,微博名就叫【不祈十弦】……各位要是有空的话就先去关注一下吧_(:3∠)_

    虽然咱当前还没决定要拿这个微博干啥……但至少每天都会上的说。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