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十章 狂躁
    “阿兰!”

    一个骑在翠鸢上的年轻人用手挡在嘴前面,冲着前面一个和自己擦肩而过,低着头一个劲向前猛飞的鸢骑士大声喊道:“小心点!你差点撞到我!”

    “你躲开不就行了!”

    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在前面传来。

    哈?横什么横啊?明明是你差点撞到我——

    年轻人心中一股莫名其妙的怒火怦然而起,握着缰绳的十指骤然攥紧。

    他的身体因怒火而颤抖,牙关紧咬。

    就差一点,他就忍不住拔剑砍过去了。

    但是,不行——

    即使在那股心中莫名的狂躁驱使之下,他最后也还是把那句挑衅给重新吞了回去。

    阿兰那个混蛋……如果教官不是他叔叔的话……

    年轻人心中想象着,如果自己能有更大的后台,就直接跳过去一剑把那个孙子的膝盖砍下来。他倒是要看看,没了腿他还怎么在自己面前横……就算教官是他亲爹,他这辈子也绝对上不了天了。

    到了那时候,等他叔叔气势汹汹的来找自己麻烦,然后就轻描淡写的把自己的后台搬出来,看他直接吓得跪在地上。别说是找自己麻烦,教官回去不揍阿兰一顿都不可能。

    光是想着阿兰被教官按在地上踹、一边哀嚎一边求饶的场景,年轻人就感到心里传来一阵畅快……如果能一剑捅过去,从他肚子里捅出来,然后一脚把他踹开。重重踏在他胸口的话就更好了。

    想象着假如自己有着力量的话能做到什么样的事,这个至今不过刚刚踏入青铜阶的年轻人就感到身心舒畅。

    就是该如此嘛。自己可是天才。能突破黑铁的人类极限进阶到青铜的天才。

    等到以后三四十岁进阶到白银,就能成为一方队长了。白银阶的强者在退役之后可是能有一栋大宅子的。而且能有骑士勋,说不定还能分得一些杂役和女佣什么的……到了那时候,自己也是正经八百的骑士老爷了。然后娶上两三个老婆,也不用去打猎就有肉吃,不用干活就有钱花,人人都得叫自己老爷,每天闲的没事干逛在城里,慢悠悠的溜达着看那些累成狗的人,然后高声和管家讨论晚上是吃柠汁烤鱼还是马斯亚烧鹅……那种感觉多好。

    年轻人一边在脑海中构筑着自己想要的生活。脸上不由得浮上了几分笑意。

    但就在这时,身侧猛然传来的巨大冲击却让年轻人直接翻了过去,在空中连续滚了好几个跟头才稳了下来。

    他差一点点就直接从高空摔了下去,要不是他最后关头下意识的掐住了翠鸢的翅膀根和脖子,绝对会摔得粉身碎骨,没有其他任何商量。

    后怕之下,冷汗瞬时便浸透了他的后背。这个年轻人顿时就从自己的妄想中清醒了过来。

    他紧张的小腿差点抽筋,如今膝盖以下一点劲都使不上来。

    在翠鸢不断发出的凄厉的哀鸣声中,他才终于反应过来。把紧紧攥着的双手努力放松。他的指头已经僵硬,在张开的时候甚至能听到嘎啦嘎啦的脆响。随着他的十指放松,一些濡湿的翠绿色绒毛在他的指缝中慢慢飘落下来,而他的翠鸢右翼的根部已经隐隐充血。眼看着就是被他撕伤。

    “注意看路,纳洛!”

    就在这个年轻人还在愣神的时候,一声斥责顿时就将他心头的怒火完全引燃。

    之前濒临死亡的恐惧、从险境中逃出的后怕。以及之前对阿兰的嫉恨完全爆发了出来,顿时将纳洛的理智完全冲塌。

    “你说什么?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纳洛嘶吼着。不顾自己翠鸢的伤势,催促着它发力追上去。

    他就这样在后面声音嘶哑的大声叫道:“你差点撞死我!”

    “哈?开什么玩笑?明明是你挡在了我前头!”

    前面的骑手回过头来不耐烦的向他同样不耐烦的高声叫道:“我还差点被你弄的跌下去呢!”

    “你不长眼睛啊?你躲开不就行了?”

    “谁不长眼睛?你着蠢猪脑壳里浇粪了吧!”

    “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你他妈的想死是吧!”

    随着前面的那个人满脸赤红的、同样眼中燃烧着怒火转过头来。并抽出后背的短弓,纳洛狞笑着抽出腰间的长剑,向身边淬了一口痰。

    “冲过去!”

    他声音嘶哑的向着自己的翠鸢高声命令道,病态的向着那个人撞到自己的人连连挥舞着手中的短刀,指头都因兴奋而剧烈的颤抖,牙齿根部甚至微微发麻:“我今天一定要砍死你!”

    “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蠢猪!”

    被纳洛扑过去的那个人也是冷笑着从后背抽出了几根刻有凹槽的毒箭,以微微颤抖的手指搭在了短弓上面。

    但是,他们两个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和对方的瞳孔已经变得浑浊,而在他们的额头上隐隐有黑色的纹路在蔓延。

    随着鸢骑士们莫名其妙的爆发了争端,地上的巫师塔内也同样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学术问题,却莫名其妙的扯上了一些陈年旧账,莫名其妙的所有人就炸了起来。

    巫师们一个个吵的脸红脖子粗的,复读机模式、一秒五喷模式完全开启,完全没有了巫师的优雅风度,甚至话题已经和他们一开始争论的问题飞出去好远,扯都扯不回来。

    但是,和那些一个个战在了一起的鸢骑士不同,巫师们始终没有真正的打起来。

    不过,在他们额头上,一道道漆黑的痕迹快速蔓延,他们的瞳色渐渐变成昏黄色的竖瞳,指甲也开始变成了宝石一般的晶莹的昏黄色。

    一些大巫师已经意识到了不对。但他们激烈跳动的几乎要飞出来的心脏让他们感到头晕眼花,心脏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胸口开始发痛,却感觉还是喘不过气来。

    除了极少数的大巫师感觉情况不妙直接使用巫术逃离了人群,其他所有巫师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争吵上,场面已经完全失控。

    奇怪的是,他们却始终没有打起来。

    但和那些战职者症状不同的是,他们的额头上的黑色纹路开始迅速蔓延。颜色也开始变深,最后几乎把整个额头都变成了一条黑带,远远一看就像是带了黑色的头巾一样。

    第一个产生异变的,是一个个子矮小瘦弱的巫师学徒。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好欺负感觉的这个小个子咆哮起来却像是疯狗一般。仅仅只是片刻,他额头上的黑色纹路就已经完全布满。

    在他被人推搡了一下之后,异变猛然发生。这个小个子全身的肌肉膨胀并且炸裂开来,他的个头强行拔高了接近一倍,却只能弯着腰,根本直不起来身子。而他畸变的骨骼上满是骨刺,从后背、膝盖和肘关节处刺出。他的嘴角流着涎水,双眼是蛇一样昏黄的竖瞳。

    他嘶吼着,将一个一直站在他身边的高个子巫师一把抓住,变大了一圈的巨大手杖直接攥住了他的脑袋。然后这个“小个子巫师”明显不会打架。他就这样捏住那个高个子巫师的脑袋,直接把他扔在了地上,用手握成拳头用力砸他,站起来用脚踹他,最后跳起来直接往他砸。

    仅仅只是数分钟的蹂躏,这个异变的怪物就将那个高个子巫师碾成了碎肉。

    同时,还有长出了四根胳膊的巫师,长出了翅膀和鳞片的巫师,能够吐火、身上变成了岩浆一般颜色的巫师……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所有的怪物都是由巫师所变的。无论是苍翼游侠还是那些骑手,都只是双目赤红瞳孔浑浊的扭打在一起而已。

    在这些怪物之中,巫师的等阶越高,他们变成的怪物也就越强。不过其中似乎也有极少数的例外。或者,也可以说……他们的血脉属性越高,变成的怪物也就越强。

    而这时距离艾露卡多设置瘟疫,仅仅只过去了一夜而已。

    “这就是,罗兰殿下所说的……‘会造成一点小混乱的东西’?”

    艾露卡多远远的看着秩序开始崩坏的小镇,嘴角一抽,对罗兰的说法不作任何评论。

    她当然不知道,新生的瘟疫的变异性有多强。

    以一个小镇的人作为基数,仅仅过去一夜,被罗兰命名为“狂躁症”的瘟疫就已经发生了可怕的变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