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十四章 赫尔加
    罗兰走在凛风之中,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单薄而带着繁复暗花的黑色长袍裹着他的身体,遮手又遮脚。

    眼看着这样一个神秘而不详的人从边境穿过来向南走去,但边境附近的要塞之中却没有任何人敢盘查他。

    外地人也就罢了,如果卡拉尔人感受不出那种浓郁的自然气息的话,他们早就给德鲁伊大爷们找个由头弄死了。那种让人不自觉的想要亲近的自然气息再加上那种朽木一般的衰腐气息,城卫想认不出来都难。

    无论从任何地方去看,这都是一位非常标准的枯萎者嘛。

    更令人信服的是,这个枯萎者身上的长袍的一些细节。

    在卡拉尔枯萎者大致分为两个阵营——或者说两个学派。

    其中一个是倾向于贤者议会的衰亡橡木,还有一个是倾向于卡拉尔贵族的枯萎之藤。前者的标记是一个黑色的倒立橡木的徽记,而后者则是一些不算很明显的藤蔓状的暗花。

    而这位穿着黑袍的男人,衣角上就有一些很自然的藤蔓状的暗花,很明显的是一位枯萎之藤的高位德鲁伊。圣名的话,大约是枯藤或者绿藤之类的吧。

    从特征上可以看出,他的暗花从下摆一直延续到胸口,中间没有断裂。这意味着他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枯萎者;他的领口处有着鹰头的徽记,这说明他经常接受一些境外任务。

    最关键的是,他身上散发着的幽幽的香气便可以证明,他身上的无疑是枯萎之藤的决策层才有权穿上的黑藤法袍。

    没有任何人敢于打扰一位枯萎者的兴致。更没有人敢轻易打扰一位等阶高、地位更高的决策层枯萎者。

    白银阶的德鲁伊。哪怕是无法接触到核心权利的枯萎者,在卡拉尔也已经是等同于伯爵的大人物。

    可就在这时。却有一个粉红色卷发的小女孩拦在了那个黑袍人的身前。

    罗兰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沉默的抬起头来,定定的望着那个有着一头蓬松粉色卷发的小女孩。很好的扮演了一个高冷而沉默的枯萎者的身份。

    看着那个小女孩泪光莹莹的湛蓝色双眼。罗兰暗暗叹了一口气。

    按理说,他是不能管她的死活的。

    毕竟一个枯萎者过于善良,绝对会让人起疑。罗兰甚至怀疑这个小女孩会不会是被人雇来试探他的了。

    现在刚刚进入黎赛罗,罗兰实在是不想惹事。起码要找到约瑟才行。

    但是,那个小女孩只用了一句话就让罗兰打消了之前的想法。

    “尊敬的枯萎者,赫尔加。萨亚向盖亚之父致敬——”

    那个有着一头蓬松卷发小女孩以仓鼠般瑟缩的目光打量着罗兰,用极地却是足够清晰而又条理的声音念道:“家父请您到府中一叙。望您看在三贤的份上务必赏脸。”

    闻言,罗兰沉默了许久。

    他倒是对这个早慧的小姑娘没什么想法。不过萨亚侯爵罗兰倒是认识。

    他就是那个罗兰之前用来吓唬玛肯的“马尔诺斯将军”。一个比起武夫更像是学者的智慧人。

    他请自己干什么?

    罗兰决定姑且区别听听也不迟——反正罗兰现在狂躁症在手,想跑就能跑。

    “……带路吧。”

    罗兰沉默许久。然后以沙哑而干啥的声音回道。

    说起来,就在刚才,不知道为什么,狂躁症开始以异常的速度迅猛传播。一开始只有几千人的感染者在数小时内突然翻了三倍,而且直到现在还在继续增长。

    这样的速度无疑是不正常的。

    要知道,大裂缝附近已经没有活物,而大裂缝下面的地下种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爬上来。他们发现大裂缝的封印解除是需要时间的——不然罗兰也没有必要让艾露卡多提前去解除封印了。

    但是,这种程度的感染者数量增加,绝对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做到的。想要达成这种程度的污染速度。除非所有的感染者全部进入了大裂缝之中。

    可那又怎么可能?

    那可是数百米的高度。就算是白银阶的强者,如果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话跳下去除了死也绝对没有第二个字。

    ……信息太少了,在这里瞎猜没有任何意义,还是等艾露卡多回来吧。她回来之后。带回来的消息想必能给罗兰解答这个问题。

    罗兰抿了抿嘴唇,决定暂时放弃思考这件事。

    轻易投放黄昏之血制造的瘟疫的确是罗兰考虑不周。

    说起来,罗兰一开始会有这样的想法主要是因为被受难之树逼急了。

    黄昏之血制造的毒剂甚至可以对元素生命造成伤害。罗兰就是根据这个特点才想到用黄昏之血制造瘟疫的。无论受难之树的异常状态抗性有多高,在黄昏之血面前就像是一层纸一样脆弱。

    黄昏之血的瘟疫在法恩斯世界也是独一份了。因此就连罗兰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瘟疫的感染症状是什么。

    他只是知道。这个瘟疫绝对和爱德华——或者说卡巴拉之敌有关系。如果罗兰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瘟疫到后期可以发展出精神崩坏或者融化这种级别的症状。

    罗兰甚至已经打算把瘟疫复兴快要结束的时候抹掉这种瘟疫的传染性和变异可能。并用瘟疫瓶储存起来,作为一种极珍贵的毒剂来使用。

    毕竟导师是会全面收回瘟疫、疾病这种权柄的。罗兰也不确定导师会不会专门给自己留一份。要知道,黄昏之血实在是太危险了——那绝对不是能够轻易掌控的东西。

    要不是罗兰是长眠导师的选民、口袋里有败血糖而且正巧准备转职告死鸦,罗兰早就死在爱德华手里了。

    想到这里,罗兰不禁叹了一口气。

    还好自己已经把爱德华解决掉了。不然的话,在生命之树陨落的现在,失去了存在意义的卡巴拉之敌就像是疯狗一样见谁咬谁。如果罗兰是这首碰上的爱德华,他绝对会给罗兰造成巨大的麻烦。

    所谓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的卡巴拉之敌们已经不是不要命的程度了,而是直接就奔着作死去的那种程度。要是作不死都不开心的。

    罗兰只担心一件事——

    狂躁症的瘟疫特性是黄昏之血……万一要是这些感染者体内流淌的是货真价实的“黄昏之血”怎么办?

    那就和罗兰亲手把黄昏的眷民批量生产没什么区别。而这对罗兰来说,就是他所能做到的最严重的渎。职。

    要知道,导师在圣者中起到的作用类似于杀毒软件、电脑管家和防火墙的结合版。在内清除不利于世界发展的冗余成分,清除被感染者,预防黄昏入侵——这些都是罗兰的职责。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瘟疫失控了也无所谓……反正罗兰还有最后的底牌。

    那就是致死症状。

    如果罗兰真的亲手制造出了一大批的眷民,罗兰只需要给狂躁症添加上大量的致死症状就可以把他们干掉,顺便收割一大波的经验。

    就在罗兰沉默的思考着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前方的萨亚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