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十五章 萨亚侯爵
    萨亚侯爵的府邸并没有太过浮华,而是充满了自然之美。

    那是一栋由黄、绿、棕三种颜色构成的宅邸。巨大厚实的木质外墙上并没有进行太多的粉刷,表现出一种令人身心愉悦的自然亲和力。

    大门是接近三米高的圆形拱门,在横筒的拱顶之下是一个套一个的拱卷,让建筑正体不至于显得过分沉重而刻板,而棕榈、蔷薇和常青藤叶装饰着的外墙格外使人养眼。

    萨亚侯爵的府邸并没有像是大多数的贵族那样,使用过分昂贵的材料、精细的加工以彰显自己的财气,也不像是卡拉尔多有的那种依山而建、临水而建的低矮朴素的建筑。他的府邸是由这位比起军人更像是学者的贵族自己亲自设计的。

    在设计理念上,他继承了卡拉尔人一贯的传统。这种崇尚回归自然的浪漫情节要追溯到他以前的德鲁伊生涯之中。

    罗兰记得,在莫泊桑.萨亚还是一位少年的时候,他曾经跟随一位大德鲁伊游学三年。那位长者所秉持的顺其自然、宁静致远的理念在各方面都深深的影响到了萨亚侯爵。要不是他的另外一位老师——也就是当今卡拉尔大公的父亲的影响,萨亚绝不会走上参军一途。

    可就算上一代的大公,也只能无奈的承认,无论他的这个学生在军事一道有多么卓越的天赋,他的内心深处也依旧是一个纯粹的学者、一个浪漫的诗人。

    事实上,就算是沉默剑士这个职业的灵感,也是莫泊桑一次紧关着窗户看着雨点从外面无声的落下时产生的。

    他是伯爵之子、一名战功赫赫的将军、哑刃部队的创始人和首席教官、一位黑铁阶的德鲁伊、一位白银阶的督军、一位取得cit日nitas(黄化)之证的大炼金术师。但他同样是一位著名的诗人、一位主要钻研古埃尔卡特的文化风格的学者、一位教育学家、一位建筑学家、一位哲学家,他甚至是冬果会的名誉会员。

    萨亚侯爵在卡拉尔德鲁伊中的声望甚至足以媲美一位年长的督依德。他甚至在邻近国家也享有很高的声望。他的崇拜者甚至包括一些神明的牧师,其中尤以缇坦的与传承之神为最。那位被俗称为秘银学者的神明甚至在公开场合两次表达出希望让莫泊桑成为他的选民的想法。不过都被萨亚用极为漂亮的言辞婉拒。

    而且,萨亚侯爵还是这个年代少有的没有什么架子的贵族。再加上他为人坦率有礼淡泊名利,而且不屑于在背后使一些阴谋,可以说萨亚侯爵在国内没有任何私敌。就算是他的政敌也不得不称赞他高洁的品德。

    如果说萨亚侯爵这个人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他这个人的私生活比较乱。毕竟是一个比起贵族更像是一个诗人的风.流才子,他光是国内的情人数量就起码有两打。而且他直至四十多岁也依旧没有娶妻。

    不过也正因如此,他也被称为最不像贵族的贵族。因为莫泊桑非常聪明的将自己几个身份完全割裂开来,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所有的身份,他的部下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教官居然还是一位高高在上的侯爵。而那些将他作为大学者和诗人崇拜的德鲁伊也不知道他的炼金术师和将军的身份。

    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位“诗人侯爵”才能被如今的大公容得下,并且成为大公最信任的左右手。当然变换身份去撩妹也是莫泊桑的一大爱好。

    想到这里,罗兰不禁瞄了一眼赫尔加。

    光是能继承萨亚侯爵的姓氏这一点,就已经足以证明她的出色。

    可是,罗兰之前从来没听过莫泊桑有一个叫做赫尔加的女儿。

    ……是意外逝世了吗?还是什么情况?

    罗兰不禁沉思。

    “不愧是莫泊桑阁下的宅邸,”罗兰走进,细细的打量着这栋即使在地球上也绝对称得上艺术品的建筑物,赞美之词溢于言表,“此乃自然之美。”

    “……诶?不不不。您实在是过誉了。”

    走在罗兰身边的赫尔加微微一呆,语气中满是困惑和羞涩。

    “不,我是很认真的。即使就算是我这样的外国人,也知道萨亚侯爵的才气。”

    罗兰微微一笑。将自己的兜帽摘下,银白色的柔顺发丝如同泉水般流出,翠绿色的眸子中满是无奈和宁静:“赫尔加小姐。我想你大约拉错人了。”

    “您……不是德鲁伊?”

    赫尔加微微瞪大了眼睛。她那头蓬松卷曲的粉红色长发在风中微微摇晃,一脸的不知所措。

    光是那银色的头发就能说明他的身份——唯有苏泽人才有会白的如此纯粹的发色。而外国人自然是不可能成为德鲁伊的。

    “可是您明明……”

    “好了。赫尔加。”

    就在这时,一个温润而有磁性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父亲大人……”

    赫尔加顿时就是吓了一跳。

    罗兰抬头望去。发现一个男子正背着手站在离门不远的地方,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那正是萨亚侯爵。和罗兰印象之中别无二致。

    大约一米八多一点的个子,体型略瘦,柔顺的棕色卷发向两边分开,露出额头。他身上穿着一件做工精细的柔软皮甲,外面套着一件深褐色的长袍,披着黑色的薄披肩,腰间还别着一把裹着暗褐色硬皮鞘的卡拉尔斩剑。

    萨亚侯爵在注意到罗兰的目光之后,便向着他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随后他便轻声对站在罗兰身边的赫尔加轻声斥道:“别让客人在外面站太久,赫尔加。”

    “可是,父亲大人,他不是……”

    “没有关系,赫尔加,”萨亚打断了想要解释的赫尔加,以诗人般柔和而悠扬的语气一字一句的念道,“没有关系……谁都一样。”

    “您是说……”

    赫尔加湛蓝色的瞳孔猛然一亮。罗兰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禁摇了摇头。

    侯爵大人的教育还是不到位啊。

    这孩子未免也太好懂了。

    不过随即,罗兰就皱起了眉头——

    说萨亚侯爵对自己有恶意是肯定不可能的。这位大佬可是妥妥的善良阵营,在瘟疫复兴结束以后甚至加入了立约者的阵营。反正罗兰感觉自己还没有面目凶恶到会被萨亚侯爵设计坑杀的程度。

    可罗兰也同样知道,这里只是萨亚侯爵的一处小庄园而已。他无端的出现在这个黎赛罗这个和平的小地方本身就是一种异常。

    而且,他还没有带卫兵?

    想到这里的时候,赫尔加已经带着罗兰走到了门口。

    罗兰瞄了一眼头顶上的纯白色槲寄生,挑了挑眉,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