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十七章 旧识
    ……告死鸦?

    罗兰心中猛然一惊。马尔诺斯的这句话在罗兰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萨亚侯爵是怎么认出自己职业的?他此刻向罗兰摊牌是有什么目的?他是敌是友?为什么他要让赫尔加找一个德鲁伊?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罗兰的存在?如果是的话,罗兰的行踪他是怎么掌握的?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赫尔加一开始就是在找德鲁伊?

    还有那个最根本的问题——他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告死鸦?

    作为长眠导师的长剑,世界上最虔诚的刽子手,告死鸦给人的印象就和他们的名字一般无二。就算是在以后告死鸦多起来的时候,一般人看到告死鸦,除了恐惧和晦气也基本上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就好像这些漆黑冰冷的乌鸦随时会夺走自己的生命一样。

    罗兰可不觉得有什么工作是只有告死鸦能做到的。告死鸦所擅长的技能,综合一下的说,大约就只有杀人这一种了。

    可如果萨亚侯爵想要杀人的话,哪里用得着大张旗鼓的找一个告死鸦?他自己就是哑刃部队的教官,更是一位将军、一位侯爵。他如果想要杀掉一个人的话办法简直不要太多。

    而且就算萨亚侯爵真的如此请求了,恐怕罗兰也只能遗憾的拒绝他。

    作为告死鸦,罗兰也不是想杀谁就能杀谁的。

    告死鸦的本质是导师的抹杀权能在人间的延伸,他们作为导师权能在地上的实体、作为将导师的抹杀权能落实下去的代行者而具有不死性。因此,他们杀人的时候必不能有任何偏颇。

    比如说。告死鸦可以用瘟疫杀害数万人、目的只为了杀死其中的几个罪人;也可以用炸.弹和毒.药牵连到无辜的民众。但无论如何,告死鸦却不可以在没有经过导师允许的情况下帮助任何一方杀人——哪怕啥的是恶贯满盈的罪人也不行。

    简而言之。告死鸦杀人的时候不能有任何的偏向性,也不能因为个人好恶而选择杀谁不杀谁。他们杀人只是为了完成导师的任务。而导师之所以要杀死这些人是因为他们的命数已尽——

    用更明确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再活着就要有人活不下去了。所以就上天不打算让他们再活下去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罗兰是替天行道者。现在导师给罗兰下达的任务是“让‘他们’闭嘴”。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无论罗兰误伤了多少人,只要他有充足的理由,至少在导师那里就是无罪的。

    但假如说,罗兰在城中的水源投放了毒.药之后,却因为旁边的妹子长得养眼就把解药给了她的话,罗兰就要出大事。

    那是因为。罗兰所代表的便是“死亡”本身。而死亡作为这个世界最不可动摇的公平,必将会平等的降临在每个人的身上。如果说死亡有了自我意志,会以个人喜好随意挑选带走的人的话,这个世界无疑就要发生大乱子。而这也是导师绝对不允许的。

    具体的表现的话,就是在罗兰进阶到黄金阶以后,他的“悼亡咏唱”特性便会变成“死亡化身”。一切被罗兰杀死的人——无论是否用咏唱杀死——都会视作寿归正寝,失去绝大多数的复活可能性。

    ……不,慢着。

    罗兰猛然皱了一下眉头。

    不会萨亚侯爵是想要让罗兰干掉某个亡灵吧?

    如果是这件事的话,在现在这个年代恐怕还真的只有罗兰能做得到。

    可同时。罗兰也是埃尔卡特的新王,除非阵营对立,否则罗兰也没有帮助萨亚侯爵消灭亡灵的立场。

    姑且还是先问问看是什么情况吧。

    可在罗兰问过之后,却得到了一个相当模棱两可的答案:“差不多吧。”

    “……差不多?”

    罗兰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差不多是什么情况?

    “首先,罗兰先生,我要先向你道歉。”萨亚侯爵歉意的冲着罗兰说道,“那位大人的名字……就是将您的身份告诉我的那位大人的名字。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告诉您。”

    因为已经先答应那一边了吧。

    罗兰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

    然后萨亚侯爵才松了口气。一瞬间露出了轻快的笑容。但随即他又将脸绷紧:“罗兰先生……很抱歉,接下来说的事情会比较重要,不太适合……”

    “我明白,侯爵大人。”

    罗兰温和的点了点头,用右手在额前划了一个十字架,按在了自己的心脏上,郑重其事的说道:“此事从我耳进,绝不从我口出——我以导师的名义保证。”

    在罗兰话音落下的瞬间,黯淡的灰色印记就在罗兰的额上一闪而过。

    就算罗兰是导师的选民,他也必须要为自己的誓言负责。

    但是,罗兰也暗暗留了一手。

    比如说,罗兰发下的誓言中唯有“不从我口出”,却没有说罗兰不能故意让他人猜到。而且罗兰也只是说“以导师的名义保证”,却没有说自己将要遭受的惩罚。

    要说奸诈的话罗兰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但是以罗兰的性格,他绝不会轻易将自己的信任托付他人。

    而看萨亚侯爵的反应,他明显也是知道了罗兰的小心思,但他却只是一笑带过。

    罗兰眼睛微微一眯。他同样也意识到了萨亚侯爵的异常。

    萨亚侯爵本身绝对不是蠢货,光是这个反应本身同样也说明了一些问题。但罗兰同样也没有点破,只是安静的等待着马尔诺斯开口。

    “我怀疑,黎赛罗的城主被魔鬼迷.惑了……要么,就是他是一位”

    不出罗兰意料的,马尔诺斯一开口就是一个大新闻。

    “……有证据吗?”

    罗兰的脸色变得严肃下来。

    因为罗兰明明记得,黎赛罗的城主是一个很正常的地方小贵族才对。他从来都和邪教搭不上任何关系。

    换句话来说,就是要么马尔诺斯在撒谎,要么就是历史出现了变动。

    无论是那种情况,都不容罗兰忽视。

    面对罗兰的疑问,萨亚侯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红茶。

    然后,他便低声解释道:“问题就在这里……我没有证据,而且我不希望这件事闹的人尽皆知。”

    “因为……我认识那个魔鬼。”(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