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十九章 马尔诺斯
    “您是说……认识一个魔鬼?”

    罗兰微微瞪大了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那您……?”

    ——当然,罗兰的反应是装的。

    罗兰自然是知道萨亚侯爵被魔鬼盯上过。罗兰就连萨亚侯爵的父亲是在他几岁的时候被魔鬼杀死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就算没有哪一出也是一样。以萨亚侯爵的才能,早晚也会被魔鬼找上门来。罗兰相信到了现在,萨亚侯爵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才对。

    因为过去的经历,萨亚侯爵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与魔鬼交易的人。连带着的,就是表露出自己对魔鬼的熟悉也会引起萨亚侯爵的警惕。

    这个老好人唯独在牵扯到和魔鬼有关的事情的时候会变得分外多疑,甚至有点神经质。

    在他面前表达出对魔鬼的熟悉并不是什么好事。

    马尔诺斯对魔鬼的憎恨已经深刻到骨头里。任何与魔鬼的沾边的人都会惹来他的敌视。

    他和玛肯不同。玛肯虽然冷淡到近乎冷漠,但他本质上是一个军人,对上位者是有着起码的尊敬的。而马尔诺斯则是正好相反——他虽然性格好,人品好,但他从骨头里就是一个标准的贵族。

    马尔诺斯是骄傲的。他本就是贵族中最重视荣耀的那一批人,而他天生卓越的才能又进一步的加深了他的傲慢。而且这位诗人侯爵无论对一些秘密的了解深度还是性格上的多疑程度都要比玛肯强得多,如果罗兰用当初糊弄玛肯的方式糊弄马尔诺斯,他绝对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对历史上重要事件的预知。对一些重要角色的了解,再加上对一些埋藏的极深的秘密的掌握——这三点组合起来。只要给罗兰足够的时间去发挥,这些信息就能一步一步的转化成实质的力量。假如当初降临法恩斯世界的时候。没有带着系统的话,罗兰依旧能成为教宗,依旧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唯一的不同就是他绕的弯路可能多一些,挣扎的可能更艰难一些,救下的人可能更少一些而已。

    和只是增强罗兰个人战力的系统比起来,这些宝贵的知识才是罗兰最大的金手指。

    比如说,罗兰就非常清楚马尔诺斯这个人的经历,还有他的性格,他说话的方式。这样罗兰总能选择不会引起萨亚侯爵反感的说话方式。仅仅只是第一次见面,罗兰就能让萨亚侯爵对自己产生些许的好感——

    “没错,罗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马尔诺斯羞愧的叹了口气:“在我小的时候,那个魔鬼曾经当过我的家庭教师……他的目的是为了刺杀我的父亲。父亲是一位黄金阶的武器大师,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偷袭,父亲绝对不可能死掉。”

    “……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的。”

    马尔诺斯向罗兰露出了宽和的笑容。

    其实罗兰的确不是很清楚这件事。他所知道的,仅仅是某位魔鬼在马尔诺斯十二岁外出游学的时候刺杀了他的父亲——一位骁勇善战的持剑伯爵,而马尔诺斯因为不在家逃过一劫。但罗兰却不知道。那位在背景故事中一闪而过的魔鬼居然还是马尔诺斯的老师。

    当时这位魔鬼在暴露身份之前,一直作为马尔诺斯的私人教师在他家待了三年多的时间。在马尔诺斯得知自己的老师杀了自己父亲的时候,他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而至于那个魔鬼出手的理由,罗兰连问都不用问。就知道那必定会是一个非常符合魔鬼价值观的答案。

    ——那只会是一场交易。

    “你知道契约者的身份了吗?”

    罗兰只好开口问道。

    “我自然去查过了……”

    马尔诺斯的右手不自觉的攥紧,青筋在他削瘦而干净的手背上爆出。

    他提着茶杯,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微微抿了一口之后就这样举着茶杯放在自己脸前。

    罗兰甚至能看到他手中的茶杯在微微颤抖着。绛红色的液面不断破碎。

    “在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当初她和魔鬼签订契约的甚至只有十三岁。她是父亲麾下某位士兵的亲妹妹……某位被父亲亲自在战场上处死的逃兵的妹妹。”

    马尔诺斯的声音没有丝毫颤抖。但他的手指却在颤抖。

    罗兰没有问一些像是“你觉得她有错吗”之类的脑残问题,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然后。我杀了她。”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马尔诺斯以干涩的声音继续说道:“她的灵魂早在报复父亲的愿望完成的时候就被收走了,按理说她会变成行尸走肉一样的活尸,没有自我意识的怪物……可在我去讨伐她的时候,她流着血泪,声音干哑,即使失去了灵魂,她的身体依旧在不断的咒骂父亲”

    “那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使命。那种夺取她的亲人憎恨已经深入骨髓。”

    “仇恨的连锁。”

    罗兰叹了口气,评价道。

    “对,仇恨的连锁。”

    马尔诺斯苦笑道:“被我们杀死的那些士兵,他们的战友和亲人憎恨着我们,而我们也憎恨着那些夺取我们同胞的生命的人。我恨那个女孩,她恨我的父亲,而父亲作为将军,处决逃兵维持军纪又是他的责任……对于那个抱着一腔爱国之情参军却又被战争吓傻的大男孩来说,再没有是什么是比那些来自西方的恶魔更可怕的了。可那些血骑兵也只是为了班萨而战,他们同样是为了自己身后的同胞。”

    “我知道她的痛苦……毕竟那已经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但我也恨她,因为我父亲被她害死了。”

    马尔诺斯的声音变得越发模糊而飘渺,仿佛从深渊之中传出:“所以,要怪的话,就只能怪那些魔鬼了吧。”

    罗兰沉默的听着,对萨亚侯爵这个人的理解更加深刻。

    仇恨令人发狂,而找不到目标的憎恨只会使人灭亡。

    在罗兰的观点上来说,那些魔鬼同样是履行自己的职责。他们收取那些自愿牺牲的灵魂,正是为了修补不断被黄昏的力量冲击着的盖亚之壁。

    所有人都没有错。可如果不怪罪任何人的话,那种憋在心里的悲伤足以使人发疯。

    马尔诺斯并不是有多么憎恨魔鬼……而是因为他选择让自己憎恨魔鬼。

    如果一定有人要负责的话,就选一个最讨人厌的人来背锅吧——罗兰认为,马尔诺斯大致就是这么想的。

    “然后呢?”

    沉默了一会,罗兰开口轻声问道:“故事应该还没有完吧。”

    “啊,对……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提不起长剑了。”

    马尔诺斯凝视着自己不断颤抖的右手,嘴角微微裂开:“虽然我是一个白银阶的战士……但是我从很早前就拿不起剑了。”

    罗兰暗暗皱了皱眉头。

    他能认得出来,这个看上去很像是精神创伤的症状,其实是一种作用于灵魂上的诅咒。

    在罗兰的灵魂视界中,马尔诺斯灵魂的右臂破碎而满是污垢,就像是被大火焚烤过一般。

    萨亚侯爵的“诗人”之名流传已久,这既是说他有才气,也是嘲讽他没有一个战士的样子,遇到挑衅也是认怂——明明他有一手不错的剑术却从来不在实战中使用。

    罗兰从没有想过,马尔诺斯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从来不出剑。

    不如说,在右手不能用的情况下还能成为白银阶的战士,马尔诺斯的才能真的是相当卓越。

    但是然并卵。

    “明明出身在护剑者家族,但最后却在炼金术上的成就最高……真是讽刺。”

    马尔诺斯自嘲的笑了笑,抖得越来越厉害的右手慢慢将茶杯放下。

    他凝视着自己的右手,左手不自觉的攥紧。

    “罗兰……不,罗兰阁下。”

    马尔诺斯突然开口说道:“请您杀了那个魔鬼。无论是什么代价都可以……我想您也知道我的人品,只要我能做得到,就绝对不会赖账。”

    “……但是,为什么是我?”

    “因为您是那位大人亲自举荐的人。”

    萨亚侯爵起身向罗兰深深的鞠了一躬:“他说,如果您原因的话,就一定可以做得到。”

    “好,我答应你。”

    罗兰思考了一会,然后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约瑟那边先让他等等。罗兰之前敏锐的察觉到,在马尔诺斯提到“那位大人”的时候,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尊敬。

    于是浓浓的好奇顿时从罗兰心头泛起。

    ……那位大人?

    究竟是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