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四十章 葬礼咏唱
    太阳落山以后,墓地附近是越来越冷。

    瑟眯着眼睛靠在墓碑旁,不发一言的安静的坐着。配合他那苍白的皮肤,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死了一样。

    用肉眼就能看到隐约间有霜白色的气息贴着地面在飘荡。稍微碰到一点,渗骨的阴冷就会沿着皮肉一直爬遍全身。

    那是在卡拉尔的大地上缠绕着的负能量。

    说句不好听的,所谓的守墓人,就是一些用来吸走这些负能量的人形吸尘器。这也是为什么守墓人基本上干久了身体会格外虚弱、大病小病不断的原因。

    不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而是他身体里的活力早就被掏空了。就因为感知不足的人看不到这些负能量,他们根本就无从知晓自己职业的危险性。

    因为德鲁伊对土地投入了过多的神术,这片大地里面蕴含着极具活性的能量。

    德鲁伊和从神明那里调动能量的牧师和从奥姆之墙上调动法则的巫师都不同。如果说前两者是仰望星空,德鲁伊就是俯瞰大地。

    他们的力量来自大地。准确的说,他们的力量是来自整个法恩斯世界最外层的盖亚之壁。

    这也是卡拉尔人的底气。三贤者的大结界近乎将整个天空遮蔽。站在这里面的话,任何从天而降的力量和讯息都会被截取。

    可以说,除了德鲁伊之外,任何施法者在卡拉尔都无法生存。过活性化的大地对德鲁伊的神术的增幅效果就和巫师站在过秩序化的魔力尘中施展巫术一样。无论是规模还是强度都会有程度不稳定的提高。

    而在卡拉尔的这片土地中活跃着的能量自然也包括负能量。甚至死木枯藤一系的德鲁伊所擅长的本就是役使这些隐藏在土地深处的负能量。

    随着太阳下山,空气中的负能量浓度开始增加,连带着就连地下的这些负能量也被一并引出。凝成实体,贴着地面缓缓爬行。

    如果这些活性化的负能量接触到没有被神术祝福过的尸体。这些尸体就会发生些许魔化。

    这种情况在法恩斯世界各地都有,但唯独在卡拉尔变成了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

    想要制止这种魔化十分简单。只要让牧师或者德鲁伊来举行一个简单的仪式就行了。但在不信仰神明的卡拉尔这里,牧师已经成了一种令人鄙夷的职业,卡拉尔的人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牧师来举行仪式——退一步讲,就算他们真的能找到牧师,也不可能将亲人的尸体交给这些他们并不信任的人。

    如果让德鲁伊来举行这个仪式的话,他们需要被棕榈油浸透的圆石子作为路标,用麋鹿的角作为祭品,用紫衫树的手杖来引导死者的灵回归大地。整个仪式光是施法材料就需要花费二十个金币,也就是接近三百枚埃尔卡特银币。

    别说是普通的商人了。就算是穷一些的贵族都掏不起这个数。

    当然,德鲁伊的超度和神明牧师的薄葬的效果也不同。牧师的薄葬只是将尸体进行简单的圣化处理,单就效果来说,和在尸体上浸了一圈圣水没啥区别;而德鲁伊的超度则是实实在在的将灵魂直接拉入冥土。

    悼亡者和告死鸦倒是能以更低的代价做到这一点。毕竟这本来就是导师的能力范围。

    那个咏唱叫做葬礼咏唱,和洗礼咏唱是一个系列的。

    卡卡里特就站在约瑟倚着的墓碑的背面,低声咏唱:“……回归尘土吧。”

    随着他的咏唱,两团银白色的圣火就隐隐在他的瞳底安静的燃烧。

    一道道无形的温暖的风以卡卡里特为中心,向周围无声的扩散着。

    在约瑟的视野中,缓缓扩散的圣白色光晕如同吹飞在空中的白色轻纱。飘动着渐渐散去。

    那些霜白色的气息被这圣白色的光晕稍微浸染就融化开来,渗入到了白色的微风之中。

    如果让感知能力比较低下的普通人现在站在这里,那人就能明显的感觉到外界的那种蚀骨的阴寒被完全驱散。一股淡淡的温暖渐渐笼罩全身。

    在咏唱了一段之后,卡卡里特就直接闭上了眼。隐隐燃烧着圣白色火焰的瞳孔渐渐闭合。

    只是驱散一些无人役使的负能量而已。一段咏唱就足够了。

    不光是那些在地上游走、不敢接近约瑟和卡卡里特的活性化的负能量直接被泯灭。这片坟地下面埋的尸体也被卡卡里特一并圣化。至少不用担心这些尸体被负能量再度污染了。

    ——但是,就在卡卡里特停止祷告之后短短半分钟,更加猛烈的寒风便重新裹挟而来。

    这次已经不只是在地面上漂浮着的一团一团的霜白色痕迹的问题了。如同蚁潮一般。浓浓的一层白茫茫的烟雾覆盖了整个地面,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低矮的墓碑直接没过,将坟场变得像是仙境一般。

    这是一场沉默而缓慢的围剿。

    毫无疑问。这是没有人操纵的话不可能达成的效果。

    “哦?”

    约瑟嗤笑道:“你的祷言效果不错嘛……单就钓鱼这一点来说。”

    “啊,一条大鱼呢。”

    卡卡里特眼中闪烁着寒光。

    他完全将双眼睁开,浓烈的在他的眼中燃烧的圣火甚至将周围的空气也一并扭曲。

    银白色的光晕一圈一圈的荡开,银灰色的符文开始在他的身体上慢慢浮现出来。

    “败走者、衰老者为我所召,对我委身,从我而学,为我效忠——”

    接着第一句咏唱,卡卡里特双手召开,以冰冷的神态、火热的热情向着隐藏在雾中的敌人高唱导师的祷言。

    顿时,一圈薄薄的光晕从卡卡里特脚下荡开。他的脚下顿时变成了完全的纯白。

    圣洁的银白色十字架从地上慢慢生长了出来,这些还不到膝盖的高度的十字架闪耀着光芒,如同花朵般盛开。

    “不忘歌咏,不忘祈祷,不忘长眠——”

    在卡卡里特清亮的声音中,纯粹的光组成的白色蝴蝶从如同花朵般盛开的十字架的顶端缓缓飞出,向周围自由散开。

    “……呵,有趣。”

    约瑟愉悦的轻哼一声,欣赏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光是被白色的蝴蝶靠近,那些白雾就大片大片的退散开来。

    如果现在那个使役负能量的未知敌人出现在这里,这些蝴蝶就会大片大片的扑上去。

    甚至不用接触——只要接近到一定程度,这些蝴蝶就能够将他引燃。而任何具有负能量要素的巫术和神术一旦碰到一片蝴蝶就会被提前引爆。

    同样是针对负能量的咏唱,葬礼咏唱和洗礼咏唱的区别就在于两者一个针对能量,一个针对灵体。

    正如那些十字架化成的利刃同样具有物理杀伤能力一样。就算这些蝴蝶本身的战斗力并不强,可一旦引爆,爆炸后带来的圣火或是圣光也不是吃素的。

    可就在卡卡里特的咏唱还剩最后两节的时候,一个有些慌乱的年轻人的声音却从变薄了许多的雾中传来:“队长,就是这里!马上就要到了!”

    “——卡奥!?”

    约瑟的瞳孔瞬间收缩。(未完待续。)

    ps:  黎赛罗篇的剧情快要开始啦,求一下月票推荐和订阅~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