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四十三章 孵化中的憎恨
    蝴蝶的翅膀卷起了飓风。

    密密麻麻、几乎要将天空遮住的蝴蝶卷起肉眼可见的风暴,向着四面八方一口气的散开!

    白色的飓风将卡卡里特的身影完全遮蔽。透过白色的飓风,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立在风暴的中心,以仿佛拥抱整个世界一般的姿态抬起了双手——

    浅浅的白色光晕缠绕在空中,带着飓风的呼啸声猛然向周围散开,将白色的迷雾大片的向周围吹开。

    城卫军们表情恐惧瑟缩的不断后退。就算一种浓浓的温暖穿透了外衣和皮肉直达骨髓,他们也只能感受到更加深刻的恐惧。

    下一刻,流光汹涌而至。

    白色的飓风放射出了无数银白色的彗星和白色的流光,将整个黄昏的天空照的雪亮。

    银白色的彗星撞在城卫的身上便发出爆鸣,炸裂开来,血沫飞溅,在尸体上留下一道巨大的贯穿伤,伤口的边缘是可怕的焦黑。而被那些流光缠上的人在三秒内便猛然被银白色的圣火引燃。连哀嚎都没来的及发出一句就被烧成了一撮灰烬。

    仅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十数人就被卡卡里特完全抹杀。

    而且他所做到的不仅仅是这个。在那些隐隐闪烁着白色光晕的飓风的咆哮下,那些缠绕着刺骨的阴寒的白色雾气也渐渐向周围散去。

    但卡卡里特却仍不满足。

    他高呼着导师之名,再次扩大了风暴的捕捉范围。

    那些之前逃走的人也没有躲过去。迅速扩大的白色暴风中喷射出的流光将他们完全毁灭,刚刚赶过来的援军顿时就在神术的边缘停下。再不敢靠近一步。

    咆哮着的纯白色飓风旋转着贯穿天际,天空中的云因为强大的离心力而被吹出一个大洞。周围的墓碑也被卡卡里特切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刻痕。

    约瑟惊诧的瞪大了双眼。

    他敢保证。这绝对不是白银阶的牧师能做得到的事。

    诚然。不过是杀死十几个黑铁阶的人而已。约瑟也能轻而易举的做到同样的事情,甚至还要比卡卡里特要简单的多。

    但事情不能这么算。

    就算是长眠导师不会被卡拉尔大结界遮蔽。但能施展并维持这种级别的神术,仅仅白银也是绝对做不到的。

    证据就是约瑟自己。他现在已经是白银阶的最高级了,可约瑟扪心自问,自己绝对是无法实用这种规模的神术的。

    卡卡里特,在自己之前进阶到了黄金。

    光是想到这件事,约瑟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嫉妒的蚁潮啃噬。

    约瑟绝对不相信自己不如卡卡里特虔诚。

    要知道,约瑟可是以自己的意识去信仰导师,而卡卡里特只是奉罗兰的命令去信仰——其中谁更虔诚,一目了然。

    这么一来。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难道自己是错的吗?难道卡卡里特才是正确的吗?

    罗兰真的是导师的化身,是导师的权柄的人格化?

    想到这里,约瑟的脸色不禁难看了几分。

    他绝对无法认同这件事。

    将他的感情剥夺的罗兰,和把他的情感还给他的导师——这两者,约瑟绝对无法将其视作一体。

    纵使约瑟是罗兰的追随者,但约瑟也没有将自己的忠诚完全献上。从最开始的时候,约瑟追随罗兰就是因为死亡的恐惧。

    在约瑟看来,罗兰他只是一个凡人。如果没有导师的话,他什么都不是。

    当时如果约瑟再心狠一点、再愚蠢一点、再狂妄一点、再……愚蠢一点。直接向罗兰发动攻击的话,舍去自己这条命,就能将罗兰的全盘计划全部打乱。

    但是,约瑟他怕死。他不想如此随意的死去。到最后连神国也无法进入,就和一个没有信仰的凡人一样回归冥土。那和他这辈子就这样荒废了有什么区别?

    罗兰就是抱着那种理所当然一样的神色,精准的踩在了约瑟的底线上。

    是的。正如罗兰所预料的,约瑟不敢反他。可这不代表约瑟对他没有怨恨。

    他毕竟是人。和卡卡里特这个披着人皮的“工具”不同,约瑟是有着亲人、有着朋友、有着自己善恶观的人。

    一开始。罗兰赌约瑟绝对不敢背叛、绝对不敢与他作对。罗兰完全的相信自己能驾驭得住约瑟这条习惯性噬主的狗,甚至没有给他拴上链子。

    那种仿佛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在意料之中的自信总能带给身边的人源源不断的信心。这种信任也让约瑟同样托付了自己的信任。

    但是,之后约瑟却失望了。

    罗兰夺走约瑟感情的行为,恰恰说明罗兰没有足够的驾驭自己的器量。而且这在约瑟看来已经践踏了自己的底线。

    那种能够夺走他人感情,把人类变成没有感情的工具的能力着实让约瑟感到畏惧且反感。

    经历过那种失去一切冲动,世界失去所有颜色,活着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的灰暗世界之后,约瑟表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想再回去了。

    之所以约瑟他现在还没有背叛罗兰,只是因为长眠导师让他以生命侍奉导师的选民罗兰。约瑟他是对导师负责而非对罗兰负责。

    在白塔里被导师治愈的瞬间,约瑟有那么一瞬间窥视到了导师的本体。那无疑是比阴暗之神伟大的多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世界的终极。

    再看过那样的伟大之后,再回过头来想想当初自己奉若至高的阴暗之神,约瑟几乎就要笑出声来。

    伪物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已经不是大人和小孩的差距了……这完全就不是一个物种内能出现的差距。

    约瑟现在极为羡慕罗兰,甚至还有点嫉妒。

    如果可以的话,约瑟现在就想将罗兰取而代之。可约瑟并不傻,他也知道自己和罗兰在导师心中的巨大差距。

    正因如此,约瑟才会对卡卡里特如此冷淡。

    因为他知道,卡卡里特和自己是完全相反的。

    如果说自己是因为导师而听从罗兰的命令,那么卡卡里特就是奉罗兰的命去信仰导师。

    这种行为在约瑟看来简直就是亵渎。这仿佛就是在说罗兰比导师更大一般。

    不,不行……

    约瑟默默地攥紧了右拳,眼中闪过一道昏黄色的光芒。

    绝对不能承认,卡卡里特才是正确的。

    “我一定会证明的……我一定会证明给他们看……“

    约瑟喃喃着,眼中的昏黄色跃动两下,然后再次被银灰色覆盖。

    现在还不行。

    必须忍耐……

    就在这时,罗兰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系统提示:

    【让他们闭嘴(2/4)】

    “……”

    罗兰皱着眉头,看了看西北方贯穿天际的白色旋风,明白了些什么。

    大概是被约瑟杀掉了吧。

    “多谢了,约瑟。”

    罗兰轻声念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