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四十七章 掉入陷阱的罗兰
    法琳娜!法琳娜!

    奥威尔感觉眼前的世界都是亮的。

    他的呼吸急促,手心出汗,心脏砰砰砰的直跳,带动着皮肤都在一起颤动。

    他的指尖微微颤抖,走路跌跌撞撞,下楼的时候差点一脚踩滑摔下来——直到这时,惊起的一身冷汗才让他平静了下来。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脊背上流淌着滚烫的热流,从尾椎倒流回后颈,如同电流一般给他一股麻酥酥的愉悦感。

    在下楼的时候,他在脑海中就已经快速的演练过了无数次自己和法琳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将会是怎样的场景。她的任何一种情绪、任何一个姿态都在奥威尔的想象中浮现。受伤的、被诅咒的、衰老的、意气风发的、狂热的……任何一种可能性都在奥威尔心头划过。

    唯一的共同点在于,他绝对不会伤害法琳娜。无论法琳娜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不在意。

    法琳娜的发丝拂过脸颊时的香气,她身躯的柔软,那总是挂在嘴边的柔柔弱弱的含蓄笑容让奥威尔毕生难忘。她是奥威尔这辈子第一个喜欢过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真正追求过的人。光是想起和法琳娜相处的回忆就会感到无比的甜蜜,想到时隔数年的见面,激动、雀跃和不安在奥威尔心中激荡。

    但当他走到了书房门口的时候,他却不由得迟疑了。

    他的右手指尖刚刚搭在了把手上,却如同被电流打过一般“噼啪”的弹开。

    奥威尔的指尖微微颤动……最终还是将手慢慢收了回来。

    害怕里面的法琳娜听到自己的声音或是从门口投下的影子发现自己的存在,奥威尔蹑手蹑脚的向后退了两步,极力压抑自己粗重的喘息,扶着墙极缓慢的一口一口的喘息着,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他安静的站在书房的门口。轻轻用右手在面前坚定的摇了摇,无声的赶走了周围的侍者们。那些侍者和侍女们也会心的点了点头,无声的颠着小碎步跑到了一边去。

    奥威尔注视着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的视野之后,他才伸出手,按住了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以外在的压力让它尽量跳的慢一点,再慢一点。

    无声的喘息了大约十几秒。奥威尔才渐渐平静下来。

    他以微微颤抖的手指从怀里掏出那个透明的小瓶子,唯恐里面的东西洒出来一般,极缓慢的拨开塞子。

    在遇到空气之后,里面的透明无色的液体迅速变成了绚烂动人的金色粘稠液体,并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浓缩起来。浓度增加,颜色变深,三四秒的时间就变成了类似糖浆的琥珀色。

    奥威尔犹豫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其吞下一半,然后再次小心翼翼的把塞子塞上。

    这是名为强效魅力药剂的炼金合剂。是那位住在他家的老人送给他的礼物。

    奥威尔当然找人做过实验。哪怕只吃下一点点,在和人沟通的时候就会有极为明显的魅力加成。如果吃下半瓶,几乎就等于是恒定了友好术和善意魅.惑术。

    就是因为奥威尔需要这个东西,他才会收留那位老人。

    他找人调查过,那个以“爱德华”为假名的老人实际上是一位星象巫师。他真正的名字叫做塔纳斯,是无害的那种巫师。

    根据奥威尔的调查,“爱德华”是一个真正的搞学问的那种巫师,手上的人命连五条都不到。别说是以巫师的标准。就是以一个正常的黄金阶强者的标准来说也是软弱善良的过分了。

    这样的一位老巫师,投奔到奥威尔这边来躲避众神的行为相当符合他的身份。

    毕竟奥威尔是极少数不排斥巫师的异端贵族。因为他和法琳娜的叛逆恋情。他和白塔的交流绝对不算少。

    作为一位伯爵,奥威尔当然不会像那些愚民一样认为巫师都是邪恶的,牧师都是愚妄的。毕竟这些消息都是德鲁伊们给底层的人看的,如果连一位实权伯爵都不知道那些被隐藏的真相,那么卡拉尔持枣药丸。

    在卡拉尔,甚至八成以上的人都不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神明。在他们看来。牧师都是狂热的愚妄者或者是信仰魔鬼的骗子,这群家伙和巫师们同等邪恶,只不过一个掌握的是治愈的力量,一个是杀戮的力量而已,其内在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这个世界有神的话。就先制裁那些德鲁伊啊?德鲁伊信奉大自然,为世界的和谐而战,并从大地中流出的神力中得到神术。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的话,那就让他们来制裁这大地啊?

    这就是牧师们无论如何也很难打入卡拉尔内部的原因。牧师有两个问题无法解决——一个是他们的历史比督依德短太多太多了,而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神明的神圣性。

    无论他们如何宣扬神明的伟力,在这片结界里面他们也的确是施展不出强大的神术。一个青铜阶的德鲁伊都能吊打白银阶的牧师,这就证明了他们的软弱无能。

    他们甚至连神明的存在都无法证明。因为大结界的屏蔽,神明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信徒在干什么,说的话也传不下去。

    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在于,众神无法阻止德鲁伊拿到神术。他们的牧师也无法讨伐德鲁伊。这种行为本身就等于宣称德鲁伊的存在是被世界许可了的——而真相是,他们掌握的规则中,并没有针对德鲁伊的这一条。

    在所有的神明中,不存在任何一个与丰饶、大地、收获直接相关的神职。因为他们一开始拿到的那部分权柄就是残缺不全的。

    自称为神却无法在异端的土地上证明自己的神圣和权威——光是这一点,那么理智而成熟的卡拉尔人就不会相信神明的存在。即使他们承认神明的存在,也只是将其作为强者尊敬而不是信仰。

    唯有在卡拉尔的深处,那些荒无人烟的封闭村落之中,才可能存在某个神明的神殿。这些藏在深处的神殿就是为了培养一批卡拉尔牧师,为了那在将来可能发生的战争而做准备。

    比如说马可。

    他就是非常典型的卡拉尔牧师。虽然信仰神明。却同样因为自己身上流淌着的血而被神明轻视,被同僚厌恶。这些卡拉尔牧师会被努力留在封闭的深山之中,尽可能的斩断和外界的任何联系,以此来让他们对卡拉尔失去归属感。

    他们的用处就是在未来的圣战中能混入卡拉尔的军队之中。毕竟在这个排外而封闭的国家里,其他国家的人想要打入进来着实是困难了点。

    可那也仅仅是“计划中的战争”而已。双方想要真正的打起来还很难。

    毕竟牧师和圣殿骑士又不能真正进入卡拉尔,而被诅咒的督依德也不能和众神正面冲突——正是这种尴尬的情势才维持了双方的和平。让卡拉尔能安然处于众神的势力范围的包围之中也丝毫不方。

    班萨倒是真打过来过。不过没有施法者的他们在德鲁伊和督依德们几个神术砸下去之后基本上就灭的差不多了……可在当年的班萨王想要派神职者来协助讨伐的时候,却因为和泰尔的僵硬关系而没有请动。

    可虽然卡拉尔人基本上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但督依德们没有忘记自己当初战败时立下的誓言。

    他们无法和牧师们正面冲突。一旦接触就必然失败。

    面对众神的军队,他们只能以凡人的军队去抵抗。一个好消息是,因为这些年来督依德们刻意的区分督依德和德鲁伊还有吟游诗人的区别,一些德鲁伊已经不会再受到当年誓言的约束了。

    这在卡拉尔也是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而这也是奥威尔敢于接收塔纳斯的底气。

    他们不虚神明。

    如果众神的军队打过来,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堂而皇之的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的机会。

    虽然德鲁伊恐怕之后都不会被誓约束缚,但真正能发挥他们作用的唯有第一次使用这支奇兵的时候。

    如果在众神全力出击的时候动用他们。必然会给予众神雷霆重击。

    ……当然,前提是他们好好来打不偷袭的话。毕竟德鲁伊数量稀少而且地位高。很难将他们编入正规军,只能以特种小队方式行动。

    面对一个没有任何施法者的军队,无论是活化荆棘、狂野之宴、还是毒沼术、自然之力,都能轻松的将他们剿灭。德鲁伊从创立之初就是打算达到一种个体对军的目的,而如今,这个目标大约算是初步完成了。

    卡拉尔人现在需要一个反击的机会。他们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向世界告知卡拉尔人站起来了——

    既然打算是立威,那么再没有什么机会是比众神刚刚讨伐完白塔、士气正达到顶峰的时候打击他们的效果更强的了。

    德鲁伊们就算把他们打崩了,可德鲁伊毕竟是不能追出界的——甚至不用过边境。只要脱离了城市,进入外围的荒野之中。离开了大结界的牧师和圣殿骑士们就能正常的使用神术了。

    这也是瑟可萨芬黑.帮非常可恶却没有办法惩治的原因。一般人对付这些纠集成群的圣职者非常麻烦,而一旦德鲁伊离开了大结界的范围,迎来的就会是一场公平的、没有任何结界辅助的战斗。对于在结界内能一个小队团灭数千人的德鲁伊们来说,哪怕一个人换五个瑟可萨芬黑.帮都是亏到不能再亏了。

    其实奥威尔让“爱德华”留在这里也是有他的考量。

    他其实想要让人偷偷的把这位上了通缉名单的老巫师在黎赛罗的消息传出去。

    有萨亚侯爵在,就算有巫师来救“爱德华”,奥威尔也可以想办法把他稳住。如果真的有骑士来讨伐他。奥威尔大可布一个局,让他们自己跳进来。只需要一点点的挑拨,矛盾就会被激化。

    然后奥威尔就可以趁着大学把他弄死然后藏起来,再对神殿宣称没有看见这些人——

    这种睁眼说瞎话的行为很容易就会将众神激怒。如果他们一上头,真的派圣殿骑士来讨伐奥威尔就好了。枯萎者们会悄无声息的将他们杀死。抛尸野外,然后再让他们“不小心挖到”,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然后,战争很轻易的就会爆发。等到圣殿骑士们过来,战争真正开始以后,奥威尔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等到众神的军队击溃了卡拉尔的先锋军。一股脑的压过来的时候,奥威尔就可以动用德鲁伊一口气把他们打趴下。让枯萎者悄悄地将他们的尸体薄葬。

    等到消息再次传开,他们就是想打也得打,不想打也得打了。

    奥威尔虽然会骑射也会马术,甚至多少还会一些剑术,可他本质上依旧是一位纯粹的管理者,一位高贵的贵族,而非是一个战士。

    奥威尔伯爵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计划会让多少人丧命。他只知道这样会给家族带来荣誉,会给卡拉尔带来数代人都数不清的好处。对于奥威尔来说。这就够了。

    静静的等待了三分钟,奥威尔感觉到药效上来了。晕晕乎乎的感觉充斥在他的脑海中,奥威尔似乎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票,手指颤抖的更厉害,视野也开始模糊。

    上当了——也有可能被掉包了……

    总之这绝对不是强效魅力药剂。

    在奥威尔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不受控制,他的嘴巴无意识的咕噜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奥威尔感觉自己就像才进了棉花糖团一样,不小心的左脚拌右脚。差一点摔在了地上。而在此之前,他的身体已经砸在了门上。

    里面很快就传来了踏踏的声音。

    奥威尔满脸通红的盯着门口。可最后出现的那个人却让他整个人心中冷了一大截。

    ——不是法琳娜。

    法琳娜的气质应该是温和的、善良的、柔和的,而不是那种如同流动的水银一般的冰冷,如同血液一般粘稠。

    “……”

    就在奥威尔张开嘴想要说话的时候,他的嘴巴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伯爵大人,我自我介……”

    站在他身前的那位黑袍人话才刚说到一半。那个黑袍德鲁伊脸上便是一阵剧变!

    轰!

    火焰鼓风的声音传来。在听到声音之前罗兰便迅速测过身去避让,可最后还是被一道流火贯穿了左肩,透过焦糊卷曲的表面甚至能看一个对穿。

    他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肩膀,脸色苍白,全身疼的颤抖。

    他的血条一下子下去了三分之一。这一点都不少。要知道罗兰对高温是有一级抗性的。

    发出这次攻击的无疑便是奥威尔伯爵。

    可让罗兰更加震惊的也是这位奥威尔伯爵。

    他的胸腹部如同被高温的火球砸中一般,胃和肝脏还有大半个肺几乎完全蒸发,透过烧成了窟窿的胸腔望进去,他的心脏都有些许焦痕。

    他仰着脸,倒在书房对过的走廊上,双目瞪大,嘴巴大大的张开。

    之所以会离罗兰这么远,是因为拿到从他的胃部冲出来的魔炮的反冲力。

    不然的话,他应该趴在门口才对。

    “不许动!”

    “里面的人!不许动!”

    但就在这时,管家的呼喝声传来,丝毫没有先前的惶恐和瑟缩。

    踢踢踏踏,大片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粗略的一听大约有四五十人,个个都是好手。

    罗兰顿时就明白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_自己被人陷害了!

    这是个套!以一位伯爵为诱饵设下的套!

    说不定那位伯爵早就死了,只是他的尸体在罗兰面前才爆炸开来……

    但是,罗兰跟人说“我就站在门口你家老爷自己就炸了”谁会信?

    证据确凿,现场非常明确,已经没有任何好狡辩的了。

    看着外面升起的信号弹和迅速聚拢过来的卫兵,罗兰的心中反而是一片平静,甚至还想笑。

    局不错。但对罗兰没用。

    “就凭这些人,也想拦住我?”

    罗兰露出了森然的笑容。(未完待续。)

    ps:  今天剧情不太好拆……我就二合一啦

    记得月票推荐打赏订阅呐……(茶)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