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五十二章 清醒
    【你受到了300点寒冷伤害(来自极寒之油)】

    【你失去总生命值的三分之一,你被冻结了】

    【你陷入了昏迷】

    ……

    【你接触到了金属制品,诱发了金属过敏(微弱),所有检定得到+1不利】

    【你接触到了多件金属制品,诱发了金属过敏(轻度),所有检定得到+2不利】

    在罗兰醒来之后,眼前浮现出的一片系统消息让他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

    金属过敏?

    罗兰微微皱眉。

    他的确感到一种微弱的不适感席卷全身。罗兰感觉自己四肢无力,脑袋昏沉,就像是感冒发烧了一样。

    罗兰有些难受的摇了摇头,却听到了一阵铁链碰撞的清脆当啷声,身体传来一种难言的沉重感。

    罗兰微微一怔,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身上沉重的金属锁链。

    四条沉重而又冰凉的金属锁链将罗兰的手腕和脚腕上反复缠绕了好几圈,然后拴在身后的墙壁上。

    他身上的黑袍倒是还好好的穿在身上,身上的东西都没丢,唯有左手的权戒消失不见。

    罗兰挑了挑眉头,轻笑出声。

    真是一个……足够了解告死鸦的敌人。

    也许她隐藏的很好,但是极寒之油已经暴露了她的存在。

    在游戏里,极寒之油被视作一个紫色稀有级消耗品,它能为武器附有15-30点的额外寒冷伤害,或是将它作为一个能打出150点寒冷范围伤害的炼金炸.弹使用。想要制造它。唯有达到bubedi(红化)阶位认可的炼金术师才有可能。

    而红化级别的炼金术师的证明就是炼成至少一枚贤者之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奥姆之血。一个拥有了贤者之石的炼金术师往往能做到通常意义上的炼金术范畴以外的事情。这也是除了接受黄昏之血以外,唯一一种能在不觉醒起源的情况下得到真理圣殿以上战斗力的方法。

    大致来说。贤者之石有锻烧、液化、分离、组合、腐化、凝结、加添、升华、发酵、提升、增殖、投射十二种。和近乎无穷无尽的起源相比的确是单调了许多,可炼金术师的优点在于他们可以持有复数的贤者之石。

    而极寒之油这个造物。就是同时拥有液化和凝结两种贤者之石的炼金术师才能炼成的一种副产物。

    据罗兰所知,这个年代的红化级炼金术师只有三个人。而其中同时拥有液化和凝结的贤者之石的更是只有一人,那就是教授。

    那么,答案便呼之欲出——

    认识教授、知道罗兰是告死鸦、了解告死鸦的弱点,同时还与罗兰有仇的人并不多。罗兰仔细的数了数也不过只有两个人。排除掉已经死掉的爱德华,剩下的那个人就是法琳娜。

    而且罗兰也的确听说过,奥威尔伯爵就是因为喜欢上一个出身不好的女德鲁伊才会和家里闹翻的。在奥威尔伯爵所有任务的奖励列表中,最受玩家欢迎的就是【不幸恋人的青藤叶】,这是少数几个能调整物品掉落率的物品之一。上面写着:“一对可怜不幸的人儿的信物。带着它也许会让你幸运一些?”

    这件物品的作用是,当你携带它的时候,会减少饰品类物品掉落几率,增加书信类物品掉落几率。而作为众神之地里主要的任务触发手段之一,书信类掉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罗兰当时就是带着它击败法琳娜的时候掉落的法琳娜的日记。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奥威尔伯爵的情人是谁,此刻已然不言而喻。

    这时,罗兰才意识到自己似乎错过了一个任务。

    如果自己能早点知道这件事,然后把法琳娜的日记交给奥威尔伯爵。也许能触发什么事件……不过现在知道这件事也已经晚了。各种意义上。

    罗兰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

    看在导师的份上,罗兰已经饶过了法琳娜一次。

    到现在为止,罗兰杀的所有人——无论是病村、财富之城还是白塔,都是在过去的历史上早晚会死的人。而且因为罗兰所做的这些事。在瘟疫复兴到来之前,已经有超过数万人因此存活了下来,在瘟疫复兴开始之后想必会变得更多。

    光是白塔。就有两成巫师和近乎所有的无辜者从圣殿骑士的铁蹄之下成功逃离。而圣殿骑士也没有在和巫师的战斗中耗费太多的实力,这份实力则可以用来对付地底种族。

    罗兰对于什么人是自己人。什么人是不可化解的死敌,什么人是暂时的敌人有着非常清楚的划分。

    圣殿骑士虽然早晚会成为罗兰的阻碍。但在众神全部陨落之后,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会反过来成为圣者的守护者。

    在瘟疫复兴这场神明的大灾变中,牧师和圣殿骑士反而是存活比最多的。

    也许是对白塔的战争让他们的信仰发生了动摇,亦或是他们单纯的想要活下来,总之八成以上的信徒都成功的活了下来,这八成里人除去不到一成的顽固分子、四成舍弃牧杖选择其他职业的普通人,剩下的人几乎都成了圣者的牧师。

    法恩斯世界的人数本就不富裕,罗兰自然不会往死里坑他们。

    只要让他们暂时顾不上班萨和缇坦的情况就足够了。正好可以让他们先对付一下地下种族。

    这些身上流淌着黄昏之血的弃民在罗兰看来是绝对的敌人,平均每三个地底人就有一个信仰黄昏。在瘟疫复兴以后,玩家讨伐黄昏的时候,小怪基本上除了黄昏追随者以外都是由这群家伙组成的。

    让地底人绊住圣殿骑士的同时,正好让骑士们削弱一下地底人的实力。

    反正有全盛时期的法拉若在后面支持,再加上各方神殿的后方支援,最后失败的一定是地底人。毕竟地底人的数量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硬伤。

    就算是死掉一批圣殿骑士也没关系。先对付对付这些家伙们练练手,日后无论是面对南风之环还是灰烬之环的时候都会轻松很多。

    总比一上来就面对灰烬之环的自.爆狂人和南风之环役使的恶魔要好得多。

    正如罗兰之前引爆提兰斯大坝时诱发的洪水被轻而易举的镇压了一样,如何在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机提前引爆一些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是一个学问。身为导师的选民,罗兰和法琳娜的主要思想都是杀掉一些人来拯救一些人——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义务。

    法琳娜和罗兰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她把导师看的太过伟大、太过亲密了。

    导师毕竟是导师。祂是圣者,而不是伪神。作为规则的人格化,导师就算是存在人格,却也不存在感情。

    法琳娜就是误认了这一点。她肆意的使用最高效率的手段培养瘟疫,以连同无辜者一起高效率的杀死的方法屠杀那些被导师标记了的目标人物,却从来不遮掩自己的行为。

    以她下意识的想法,面对告死鸦的讨伐,导师肯定是会保护她的。如此一来,只要自己满足了导师的要求,无论是谁都伤不到自己。

    可怜的法琳娜,她显然料错了。

    圣者和伪神的思维方式不同。法琳娜在杀死那些和黄昏有染或者是采取对黄昏有利的策略的贵族的时候,她将自己的行为当做了导师的一己私欲。她毕竟无法理解黄昏种的危害性,因此自然而然的把剿灭黄昏当成了导师的兴趣爱好而非是天性职责。

    因此,法琳娜从来没有遮掩自己的罪行。最终意料之中的作为魔王而被勇者们讨伐,还了世界一个清净和平。罗兰正式以法琳娜为前车之鉴,才有了奥兰多这个专门用来背负罗兰身上牵扯的仇恨的虚造人物。

    而法琳娜行事从来都是肆无忌惮,因此才会……

    ……等等。

    罗兰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单纯。

    以法琳娜的性格,她不可能把罗兰放在这里然后就不动了。她大约在捕获罗兰之后,第一时间就会把罗兰杀死,然后再考虑剩下的事。

    行事果断,肆无忌惮——某种意义上,法琳娜的确比罗兰更适合当这个教宗。

    但罗兰现在却并没有死……

    “你醒了?”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罗兰面前传来。

    罗兰顿时心生警惕。

    他想起来了——这个声音就是自己被偷袭的时候,背后传来的那个声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