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五十三章 破绽
    一个老人坐在罗兰面前,背对着罗兰静静的翻动着书页。

    罗兰眯着眼睛,透过昏暗的烛光,心怀警惕打量着他。

    他花白的头发稀稀疏疏,微微卷曲披散在肩膀上。他的肩背微微佝偻,右手的中指戴着一枚银白色的指环。

    烛光过于昏暗,罗兰一时间看不清他指环上刻着的是什么——似乎是一些符文,又有点像荆棘,上面闪烁着神秘的辉光。

    罗兰屏住呼吸,沉默的思考着。

    这个立场身份不明的老人看上去是一个学者。但是罗兰知道,他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他右手的指环,尽管看不清上面的符文,但罗兰已经认出了这个指环。

    这是白塔大巫师的身份象征之一,代表拥有着是专长于学术研究方面的学院派巫师。

    这个名为智慧之环的秘银指环是唤星者制作的附魔饰品。上面永续附魔了“思维清晰”和“记忆术”两个巫术,虽然等级不高,但对于一个常年从事学术研究的学院派大巫师来说,已经是相当有诚意的道具了。

    听说如果挂着思维清晰睡觉的话会治疗失眠,罗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然后,这个老人虽然穿着的衬衣并不高调,甚至可以说过于家居化,但在罗兰的灵魂视域里,上面闪烁着的幽蓝色星光简直要闪瞎眼——

    这身衣服对于罗兰来说,已经触犯了某些禁忌。

    这是以灵魂尘作为原料进行附魔的星辰之护,是黄金阶的星象巫师配给的长袍内衬。具有治愈灵魂伤势、豁免精神控制、减少体力消耗的能力。虽然并没有多少战斗属性,但这件装备等阶却已经蓝的发紫。属于精致级最高级的物品。

    在后来伊斯魔满地跑的时候,这个少有的能增加幻术抗性的装备就突然火了。罗兰也正是因此也记住的这件散装。

    虽然罗兰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穿着衬衣来见自己。但此时罗兰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他无疑是一个星象巫师。而且是一位大巫师。

    就算星象系的大巫师是最多的,可那不代表星象系的大巫师就不值钱了。那毕竟也是一个黄金阶的职业者,就算不是很擅长战斗,也绝对足够碾压普通的白银阶职业者了。

    黄金阶的职业者可不好找啊……也是难为法琳娜了。

    罗兰轻笑一声,开口缓缓说道:“我猜你不会放我走。”

    “对。”

    老人简洁明了的答道。

    “我猜你不会杀我。”

    “对。”

    “那我就没什么和你好说的了。”

    罗兰这么说着,微微阖上了眼:“不杀又不放,和你说话就是纯粹浪费口水。”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小哥。”

    老人呵呵的笑着,轻轻放下笔。将手中的书页合上,慢慢站了起来转过身来。

    “我说不定是和你一伙的呢。”

    呵呵。

    罗兰嘴角一扯。

    你既然能说出这句话来,就说明你绝对不是和我一伙的。

    “倒是苦了她了,找到你这么条听话的老狗。”

    罗兰轻笑着,肆无忌惮的嘲讽着。

    他的心态非常好。因为法琳娜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她低估了告死鸦的能力。

    她毕竟不是告死鸦,不知道拥有水银之血的告死鸦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在罗兰把第二个天赋点点在了告死系的水银躯干上以后,罗兰的躯体就可以部分变化成水银,然后凝聚成各种各样的攻击了。

    这一点在之前罗兰攻击贝尔纳的时候就得到了体现。甚至不限于他的四肢。罗兰甚至可以控制水银从自己的胸口刺出来变成一把锥子或者一柄短剑。

    反过来说,罗兰也可以让自己的手和脚变成水银从锁链中逃出来。

    面对罗兰,杀死他都要比捕获他简单的多。罗兰的不死性在被寒冷伤害造成昏迷之后就会短暂无效。换言之,只需要一次极寒冲击、或是一个霜冻爆裂就能将罗兰直接秒杀。等到罗兰得到了五级以上的告死躯干。罗兰甚至整个身体都能化作液体,任意塑形。

    想要封印罗兰,真正有效的手段是把罗兰赤.裸着塞进全覆盖式的盔甲。然后用铁汁将缝隙和关节封死,外面再裹上一层厚厚的冰。这样的话。寒冷造成的昏迷和强烈金属过敏造成的虚弱就能形成了一个内循环,将罗兰永久的封印起来。直到有人从外边帮他接触封印为止。

    能知道用金属的锁链囚禁罗兰,而不是用卡拉尔流行的活化藤蔓,这就足以说明法琳娜对他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的。

    毕竟法琳娜是一个德鲁伊,她的思维定式会让她下意识的用自己擅长的方式解决一切问题。

    但就在这时,罗兰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他留意到,在自己说道“这倒是苦了她了”的时候,那个老人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尽管他的表情很快复原,可罗兰敢打赌,那个老人就是在自己说“她”的时候迟疑了一瞬间。

    ……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罗兰的猜错了吗?其实他的身后不是法琳娜,所以在听到意料之外的台词的时候他才会这么吃惊?

    不……反过来说,也有可能他是故意做给罗兰看的。他就是想让罗兰认为他的身后不是法琳娜,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姿态,将多疑的罗兰的思路带偏。

    可再反过来,也有可能是这个老人在担心罗兰是不是在诈他。罗兰也不知道他背后的老板是男是女,因此就这么问——只要罗兰拥有能够鉴别谎言的能力,无论这个老巫师是承认还是否认罗兰的猜测,都会给罗兰带来更多的信息。

    也许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老巫师犹豫了一下,然后果断的选择避而不答:“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的名字叫做塔纳斯。”

    “塔纳斯?白塔的塔纳斯?”

    罗兰微微翻了翻眼皮,有些讶异的问道。

    白塔的最佳教职巫师,号称能记住每一个学生的老巫师,如今竟然沦落到这片田地?

    结果没成想,塔纳斯脸上同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怎么?你认识我?”

    你认识我?

    你认识……我?

    等等,不对——

    在他这句话出口的瞬间,一个不可思议的可能性如同炸.弹一般在罗兰脑袋引爆。

    罗兰眼睛猛然瞪大,然后保持一个表情过了几秒,才一格一格的露出诡异的笑容。

    是了……就在那一瞬间,罗兰将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塔纳斯,而是拥有塔纳斯记忆的别的什么东西!

    最有可能的……就是卡巴拉之敌——

    ——或者说,罗兰一开始就以为死掉的,爱德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