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五十四章 巫师的慈悲
    爱德华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那就是他从塔纳斯的记忆里没有发现罗兰,因此就以为罗兰是不认识塔纳斯的……但是怎么可能?

    要知道,罗兰以前也在白塔开过一个角色。塔纳斯同样是他的老师。

    罗兰不可能忘记塔纳斯。“鱼人塔纳斯”在玩家中也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塔纳斯出名的原因在于他这个人特别容易激动,一激动语速就会加快,但是舌头还不好,语速一快就呜噜呜噜的说不清楚,就像是鱼人一样。

    虽说他是因为某个鬼畜视频而出名,但如果真正的了解他,就会认识到他的确是一个好老师。

    在巫师当中,塔纳斯算得上是相当温和而谦逊的那一批了。他身上甚至看不到半点大巫师应该有的架子,甚至可以说他谦逊到有些懦弱。

    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好脾气,所以有一些玩家特别喜欢逗弄这位人形自走鬼畜素材,并因此而遭到相当尊敬塔纳斯的巫师玩家们的殴打。

    但不得不说,这位老巫师的确是一个好老师。他会因为在讲课的时候犯结巴而愤怒的抽自己一个耳光,他会花费好几个晚上查找资料来回答一个学徒向他问出的学术问题,他会因为迟到几分钟就向全体学生鞠躬道歉,他还会针对每个学生交上来的作业判断这个学生的个人倾向,然后主动在私下里为他无偿补课。他可以记住所有请教过他问题的巫师的名字和脸,他甚至记得住十年以内从他这里毕业的巫师学徒的个人爱好。他总喜欢在学生的名字前面加一个“小”,使用一些就像是“小汤姆”、“小乔尼”之类的爱称。

    作为一个黄金阶大巫师。塔纳斯是如此的尊敬这些连正式阶都没有的小巫师。也许是洞悉命运的原因,塔纳斯尊重每一个巫师学徒。他能发现每个学生所独有的才能。将每个人当做不可缺失的部分。

    塔纳斯有段话在玩家中广为流传。他曾经在一次课上感慨道:“我看到了你们的未来,你们都将成为英雄。”

    “你们这些人里。将会有三个人成为大巫师,有十六个人会发现一种新的定理,有五个人在反侵略战争中英雄牺牲,有三个人维护了一段完美的爱情,有六个人会成为出名的慈善家,有十一个人会为拯救妇孺而献出自己的生命,还有两个人挽救了一个国家的命运。你们或者的时候,有人在思念你们;等你们死了,会有人为你们哭泣。这就够了,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说这话的时候,塔纳斯意外的没有结巴,甚至有人因此怀疑他是在背台词。但是没有任何人会以为他是在说笑。等到新白塔建立之时,他的这一批学生里面果然有三个成为了大巫师,还有两个山民巫师在地下种族被击退之后封印了大裂缝。

    最后,塔纳斯死于白塔倾塌。他被一位山民圣人以幻术杀死,最后的死相并不好看,可他最后在安维利亚纪念堂里却拥有一座十米高的雕像。

    新白塔的《潮汐学》、《月相学》和《震动学》等教材都是根据他生前的研究成果所编写的。他被誉为白塔历史上最伟大的大巫师。没有之一。

    和他的名声不同,老塔纳斯平日里是一个相当低调不显眼的人。

    他的胡子半灰半白,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脸上密布皱纹和老人斑。说话则是那种有些嘶哑却急促而模糊的声音,样式古老却干净的发白的灰色巫师袍将他全身完全遮蔽。

    塔纳斯的记忆力非常强大。凡是和他打过招呼的人,他都会记住那个人的脸、声音和名字。因为梅林在巫师中的声望非常冷淡。所以当其他大巫师想要什么资料的时候,都会向这个人形谷歌询问哪本书哪篇论文放在哪里、被谁借走了。同样的。每当有陌生人对他熟络的打招呼的时候,塔纳斯就会变得非常惶恐。目光闪烁、手指紧张的颤抖,就仿佛是他记不住这个人的名字是什么大罪过一样。他一般会用模模糊糊忽高忽低的声音喃喃着:“哦……是这样……你是……哦……抱歉……我想我……”

    再然后,就是像鱼人一样的乌拉乌拉乌拉乌拉。一般来说这个话题也就到此为止。

    尽管这个老人绝对不能算得上是勇士,但在罗兰看来,他一样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英雄。

    他代表了巫师的慈悲。罗兰在法恩斯世界唯有三个尊敬的人,塔纳斯就是其中之一。

    罗兰非常了解,这样一个慈祥的老者,是绝对不可能对罗兰理直气壮的问出“怎么?你认识我?”这样的话的。

    同样的,塔纳斯也不会在平时穿上如此张扬而华贵的道具。

    塔纳斯会将他的这些宝贵的道具全部以密封结界加以保存,唯有在一些重大场合才会穿上。

    用塔纳斯的话来说,这样的高级道具就像是在提醒同学们“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要对我保持尊敬”一样。老塔纳斯非常不适应这一点,人们尊敬的目光对他来说反而会让他觉得全身痒的难受。

    正是因为罗兰对塔纳斯老师的了解,他才敢断言,眼前的这个老巫师绝对不是塔纳斯。

    尽管他的脸是塔纳斯的脸,声音是塔纳斯的声音,手上的戒指还有身上的长袍都有塔纳斯那洗过的痕迹,甚至就连平时的一些小习惯都模仿的惟妙惟肖,但罗兰敢断言,他绝对不是塔纳斯。

    知道了这一点,罗兰就直接能锁定爱德华。

    毕竟,能做到连记忆和习惯一起替换的控制手段,在法恩斯只有三种。要么是精神感染,要么是灵魂替代,要么就是卡巴拉之敌的复制。

    精神感染这一条因为塔纳斯的戒指可以排除,灵魂替代是白银女王的技术,罗兰没可能看不穿,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种。

    卡巴拉之敌。

    认识罗兰,认识教授,知道罗兰是告死鸦,同时不知道罗兰是导师的选民,并且有可能知道罗兰、或者说约瑟的位置——综合一下,唯一稍微有可能的就只有爱德华。

    尽管爱德华被罗兰干掉了,就连经验也拿到了,但罗兰知道,黄昏眷民是有复活的可能性的。

    对于一些精英级别的黄昏眷民来说,只要他们残留下来了一丝身体组织,那么只要某个黄昏种眷顾他们,就可以让他们以更强的形态重新复活。

    用玩家的术语来说,就是从小精英变成了首领级波ss,掉落列表也一并提升,但怪物本身的等级却并不会提升。

    据不完全统计,这个概率在失落圣诞以前大约是5%,失落圣诞开始以后降低到1%左右。以黄昏眷民的基数来说,这算得上是相当高的概率了。

    原历史上,最出名的复活者就是刚刚被罗兰击杀的剥皮者贝尔纳。罗兰击杀的剥皮者就正好是精英级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罗兰以后可能还会再碰上他一次。

    倒是爱德华……

    罗兰没有在他那慈祥的目光中看到半分谦逊。那威严的目光刺的罗兰的双眼生疼。

    大约是因为塔纳斯老师的形象并不适合用来立威吧。

    罗兰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并不明显的杀意。

    既然他占据了塔纳斯的身体,那么就说明白塔的巫师可能比罗兰计划中活下来的要少。

    罗兰不相信他会帮助自己救助那些巫师。

    ……果然还是赶紧除掉他吧。

    这个家伙已经给罗兰造成了足够多的麻烦,现在看来,恐怕就算是罗兰饶他一命,他也绝对不会放弃纠缠罗兰。

    为了消除不稳定因素,就算不看在塔纳斯的份上,罗兰也一定要杀了他。

    但是,他是怎么勾.搭上的法琳娜?

    这一点,罗兰还是摸不清头绪。

    以防万一,在确定有谁和他站在一起之前,罗兰决定暂且装一会傻——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罗兰试探性的问道:“之前在我身后……”

    “那是我的传讯术……我原本想提醒你的,结果‘那个人’出手太快了,再加上巫术的延迟……”

    “塔纳斯”深深的叹了口气,严肃的说道:“牧师,听好了……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显然也需要我的帮助。”

    “我需要证据。”

    罗兰只是平淡的摇了摇头:“我需要一个证明你和她不是一伙的证据。”

    “我没法给你证据,”老巫师坦然的说道,“你和我——牧师和巫师,都是被‘那个女人’设计抓捕的。”

    “塔纳斯”看向罗兰的眼中满是怜悯:“她需要我的知识,需要白塔的技术,所以我才能活着。她在我的衬衣的里层刻满了毒藤之咒,我无法离开这里,无法对她出手,更无法把证据给你看。但正因如此,我是安全的……而你不同。一个牧师的头颅,在卡拉尔无疑是一份高贵的战利品。”

    “那她为什么不杀掉我呢?”

    罗兰疑惑的问道。

    老巫师沉默了一会,面沉如水,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问道:“你知道督依德吗?”

    “……哈?”

    罗兰一脸懵逼。

    看到罗兰的反应,老巫师仿佛了然了什么一般满满的点了点头。

    “督依德啊。那是卡拉尔真正的掌权者。他们能够通过活人的内脏了解到一些情报,就比如……”

    爱德华后面还神神叨叨的说了很多,但罗兰什么都没听进去。

    他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神特么的居然轮到别人用督依德忽悠我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