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十五章 牵连
    “我跟你说啊,新开的那家莺馆绝对是这个。”

    一个身形肥胖脸上满是横肉的办事员翘着二郎腿,冲着身边的同事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抖动着脸上的肥肉,嘿嘿的笑着比出一个大拇指。

    “是吗。”

    但他身边的那个带着单片眼镜的男人却只是干巴巴的回答着,脸上没有一点感兴趣的神色,只是捧着手上的一本书安静的看着,对那个肥胖的男人露出了一个有些冷漠的眼神。

    而那个肥胖的男办事员却完全没有看出自己身边同事对自己的厌恶,只是提起硕大的屁股,搬着凳子又凑过去了一些。

    “怎么,你还不信我不成?”

    一边说着,他一边兴致勃勃的挤了过去。身上的汗臭味让沉默寡言的同事不禁将身体向一侧倾斜,极力的想要远离他。

    “要我说啊,你还是早点放弃莉莉娅小姐吧。人家可是德鲁伊,怎么会瞧得上咱这种小办事员。”

    胖子一脸唏嘘的叹了口气,如此沉重的表情在他脸上意外的显得有些诙谐。

    身边的同事闻言一脸不满的瞪了过来,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行了行了,你先把你那边的人解决一下吧。”

    那个带着眼镜的同事用极不耐烦的声音打发着他。那个胖子见身边的同事实在是不想跟自己说话,于是又悻悻的坐了回去。

    他这时才注意到那个比自己的桌子高不了多少的灰发少年。以打量商品一般的目光上下扫视着他。

    看上去脏兮兮的灰色短发就像是沾了土一样。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圆柄的短剑,在外袍下面没有套锁子甲,只是套了一层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造的皮甲。

    这个灰头发的小孩身上的长袍是十好几年前流行的款式。就算是镇子里的老塔姆家的儿子也不会穿这种过时的老土衣服。

    就算是自己也不会穿。玛丽说现在早就过了流行及地长袍的时代了,现在人家缇坦那边流行的是长裤衬衣和风衣的打扮。

    看这孩子是从法拉若出来的,八成是哪家的猎户的孩子吧。看这发色就知道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

    胖子办事员撇了撇嘴角,也不管他,只是端起自己的杯子,嘬了一口水。

    他是真心不想给这种小孩办理入境手续和短效身份证明。万一出了事他要负责,而且小孩不懂事。稍微墨迹一点就又是哭又是闹的,连砸东西带喊的简直让人头疼。

    可如果加快流程的话又不行。他们这些人是不能随随便便就加快流程的,不然要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快速办好身份证明了。那些急着入境的人肯定就不会请他们帮忙活动活动了。

    不能开这个先例。不然的话,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带着可爱的银币过来,而是带着令人厌烦的小孩子过来了。但没办法,这小孩确实按着流程走了一趟。还拿着有入境处签名的契约过来了。

    真是的。这年头什么人都开始学公子哥们离家出走了。

    他一边嘟哝着什么“这都是什么孩子”,一边把那个签了名的契约和旁边的一个填好已久、墨迹都干了的表格拿了起来。

    随后,胖子办事员便随口问道:“你的名字?”

    “多多。多多.纳斯克斯。”

    多多冲着眼前的那个办事员咧嘴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您看,那上面写着呢。”

    “啊,我知道……你是哪里人?”

    “我是苏泽人。苏泽莫斯利克教区的。”

    “多多……这都什么名字,怎么听着像昵称?还有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多多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胖子撇了撇嘴角,将两份薄薄的文件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愣是找不到有什么可以把这小孩打发回去的错漏点。就像是这孩子已经办了好几次卡拉尔的入境手续了一样。

    但是开什么玩笑?他才多大?

    胖子宁可相信是有人帮他填。不过这也证明了他肯定不是什么有钱人。

    不然的话,只要请自己吃一顿饭再送点礼。自己就能帮他把一套手续都办妥给他送过去。心疼那点钱顶着这么冷的天在外头跑来跑去,一看就没什么油水。

    这么一想,胖子立刻就失去了工作的热情。

    不能挣钱的工作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他将两份薄薄的文件捏在手上,呱嗒呱嗒的给自己扇着风。顿时一股浓烈的汗臭味就飘了出去。

    “我出去一下。你帮我看着东西点。”

    他身边的同事终于忍不住,硬邦邦的砸下一句话就猛地砸门而去。

    “好嘞!回来记得给我带点吃的!”

    胖子笑眯眯的冲着门口高声呼喝着,说完之后他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去。

    他从鼻子里面轻蔑的哼着“这些人都是什么素质”,将身体自然后倾。身后的椅背顿时便发出吱呀的惨叫向后微微形变。胖子就像是被喂成了方形的兔子一样,把自己身上的一摞肥肉挤在了小小的座椅里,随着他抖着腿,他全身的肥肉就像是波浪一般层层叠叠的涌动着。

    “我说啊,你不是第一次来卡拉尔了对吧。记得来卡拉尔,就要按卡拉尔的规矩行事,可不能像你们那里一样没教养的在街上乱跑。见到长者要打招呼,走路要慢。卡拉尔可不是什么轻浮的地方。”

    胖子以长者的语气教训道:“你看看——在这大冬天的,哪里能比卡拉尔更暖和?想来卡拉尔的人多了,你要是不听话叔叔就找人把你赶回去。”

    “您说的是,”多多以羞涩乖巧的语气应道,“我从前跟叔叔来过一趟。”

    “那这次呢?你叔叔呢?怎么把你扔这了?”

    胖子皱起了眉头,以明显的不满口气抱怨着。

    多多不漏声色的回道“他上次找入境官弄到了长期身份证明,原本能帮我带进来的……但是那位德鲁伊大人太忙,这次没空来接我。”

    “哦?你叔叔认识德鲁伊大人啊……那他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听说多多认识一位德鲁伊,胖子顿时就肃然地将身体从椅背中坐直。

    胖子装作不经意的发问道:“那你知道那位德鲁伊大人叫什么名字吗?”

    “克雷卡。他的圣名是枯木……他是一位黑袍德鲁伊。”

    多多认真的答道,然后恶趣味的反问道:“您认识他吗?他也是入境局的来着。”

    听到黑袍一词,胖子全身的肥肉都被吓得静止了一瞬间。冷汗从胖子的发际线上流淌下来,后背完全被汗液浸湿。

    “啊……啊,对。我当然认识。”

    胖子提高了音量:“他不就是那个……那个经常穿黑袍的那位大人嘛。我们都认识啊的来着。”

    说道这里,胖子干干的咳嗽了两声,将声音压低:“对了,那位大人是不是平时挺冷淡的?不说话对吧?”

    “啊?他挺健谈的啊?”

    多多一脸茫然。嘴角不自觉的翘起然后压下。

    胖子作恍然状,右手猛地砸了一下桌子:“哦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这种事我都记错了。”

    一边若无其事的说着,他背后的汗出的更多了。

    然后,胖子毫不犹豫的拿着多多的文件就放在了自己桌子上铺开卡死在槽内,然后按了按一个按钮,一个闪光的痕迹就凭空浮现在了多多的文件末端。他刚想把文件递给多多,想了想,顺手按了一下桌子上的按钮,用复制的符文把多多的资料存了一份。

    能多认识一个人总是好的。

    尽管他没有权限复制入境者的信息,但他并没有在意这种事。等多多走了,自己把文件打印一份收起来,再把它从办事处的信息库删掉就好。

    这间屋子里唯一一个喜欢多嘴的人现在就在外头。这个小孩又不是办事员,看不懂按钮和按钮的区别,没有人会知道……

    “……你怕什么!说清楚了不就好了!磨磨唧唧的最烦人了!”

    就在胖子这么想的时候,多多打开门,一个清脆而雀跃的女声正好从门口飘了进来。

    糟糕!是莉莉娅小姐!

    顿时胖子的脸色就变了。

    和多多擦肩而过,一个棕色卷发的少女扯着那个带着单框眼睛的办事员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我说胖子,你没事别跟我家阿诺说些乱七八糟的!他可不是你这种……嗯?这是什么?”

    她说了一半,正好看见了桌子上被激活的复制符文,脸色不善的看着胖子,然后她的右手立刻闪烁起了微弱的浅绿色灵光,把手按在了符文上读取着资料。

    顿时胖子脸上的肉都快挤在一起了。

    “莉莉娅小姐……您……您看,这是我一个朋友的信息。他是克雷卡.枯木大人的朋友,我只是帮他存个过境资料,以后办手续会简单很多……”

    “……等等,你说,他是你朋友?”

    莉莉娅脸上突然露出森然的冰冷笑容。

    “对,对啊……”

    胖子一脸茫然。

    “蠢货……根本没有一个姓枯木的德鲁伊叫克雷卡!”

    少女冷冷一笑,声音不大却仿佛一个雷霆劈下,胖子一个腿软就跌在了椅子上。

    “阿诺!把这肥猪抓起来!立刻通知枯萎者有牧师入境——”(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