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十八章 折回
    “我不该饶过他的……”

    罗兰喃喃着,面色阴冷。

    旁边的赤梶花闻言,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你说什么?”

    “……抱歉,是我连累了你,”罗兰深吸一口气,嘴角浮起一丝尖锐冰冷的弧度,“他们是来找我的。”

    “私敌?”

    阿尔苏眯了眯眼,肃声问道。

    罗兰沉默的点了点头。

    是的,他认识那个人。

    尽管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罗兰曾经差一点就把他杀掉了。

    这个金发青年,就是在罗兰在顽橡迷锁里面遇到的那个带队的灰烬之徒。罗兰曾经用时间差和心理战术狠狠地戏耍过他,但因为顾及到马可和风语者的怒火,罗兰并没有对他们大开杀戒,而是选择将他们吓退。

    现在罗兰有些后悔了。

    当时罗兰刚刚降临法恩斯世界,思维方式还没有完全转换。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实际上有很多的漏洞。现在回过头去想想,就算不杀他们,至少罗兰也要把那几张纸条拿走才行。作为只有罗兰才有的东西,那几张纸对罗兰来说实在是过于具有标志性了。

    因为只有罗兰持有那几张纸,可以视作这是罗兰的贴身个人物品。对那几张纸条使用预言类的神术的话,罗兰的信息有很大的几率会被侦测到。

    现在恐怕就是他们来算账了。

    只是罗兰不知道这是他的个人行为,还是灰烬之徒的集体行动。他必须知道这件事,才好对后面的事做出安排。

    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么罗兰有的是办法去解决;可如果是后者的话,罗兰就必须得抱有一些余力。才能让自己面对突发情况的时候不至于过于狼狈。

    必须得想个办法……想个办法试探一下他们。

    ——然后,就杀了他。

    看了一眼沉默着的罗兰。赤梶花也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手用力抓了抓罗兰的头发。

    “别怕,罗兰。”

    他咧开嘴,秀丽却不会被认作是女性的面庞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别怕,”他重复道,“不过是一群宵小之徒。罗兰,你记住,你是赤梶花阿尔苏的弟子——”

    “记住,如果有人要算计你。你就拿剑去砍他;你要是砍不过他,你就叫上我一起去砍他!”

    闻言,罗兰一怔。

    “……啊。”

    感受着自己头顶上传来的温暖,一时间罗兰竟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姑且就把这句话当成善意收下吧。

    “你先去找萨亚侯爵吧。我有事要处理一下。”

    罗兰沉默许久,然后低声开口说道。

    那个领头的缇坦人是一个邪教徒——这对于萨亚侯爵要求的调查来说是一个相当程度的进展。但如果仅仅只是这一句话,并不足以让萨亚侯爵庇护罗兰。

    一边是自己国家的正规军,一边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外国人。该信任谁一望便知。

    罗兰需要更多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他是一个邪教徒,才能彻底的让萨亚侯爵站在自己这边。正好罗兰需要去调查一下那个灰烬之徒的虚实,看看针对自己究竟是他的个人行动还是灰烬之徒的集体行动。并且采取一些对策。

    于是罗兰开口对赤梶花说道:“你沿着这条路往前走接近不到一千米,在看到一个巨大的橡树的地方往那个方向拐,你就能看到萨亚侯爵的宅子了。”

    “好!就该这么干!”

    大约是误会了什么,赤梶花突然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我在萨亚大师家里等你的好消息。”

    这么说着。他用力拍了拍罗兰的肩膀,就朝着罗兰刚才指的地方迈步前去。

    罗兰嘴角一抽,也懒得去解释什么。

    反正就结果来说差不了很多。罗兰早晚也要干掉那个家伙。唯一的不同就是大约不是砍死他。而是用圣火烧死他。

    在赤梶花离开了罗兰的视野之后,罗兰便毫不犹豫的第二次跑了回去。

    过了几分钟。赤梶花轻盈的越下,落在了罗兰之前站着的地方。

    在他之前脱离了罗兰视野之后。便计划要直接赶回来。

    和之前不同的是,赤梶花手上提了一个金属质地的小箱子。看上去并不是很大的样子。

    他并没有告诉罗兰,他之前隐隐产生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似乎有什么伟大的存在正在一直凝视着罗兰一般。虽然罗兰自己没有感觉,但赤梶花光是暴露在那个视线里面就会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果不其然,在他离开罗兰身边之后,那种饱含莫名其妙的恶意便消失不见。

    “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啊……”

    犹豫再三,赤梶花叹了一口气,提着自己的手提箱无奈的沿着罗兰的路线走了回去。

    此刻,那些看不出番号的正规军的精神几乎已经完全崩溃。

    从横廊开始,伯爵府的惨烈程度便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就像是墙壁变成了怪物一般——一些比较完整的胳膊和腿零零散散的在房间中分布着,插进坚硬地板中一半以上,就仿佛他们的主人被活埋了一般往上努力挣扎一般。

    但是,不一样。

    就像是吸管埋入了雪泥一般,柔软的手臂非常柔顺的插入了地板和周围的墙壁之中,皮肤没有丝毫破碎,建筑物的表皮也没有丝毫剥落,地板的纹理清晰可见。

    哪怕是活化建筑这种级别的神术都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事情。

    最显眼的却不是这些装饰物,而是在原本挂着鹿角的会客厅上面挂着的东西——

    一男一女,赤.裸的连接在一起的两人被一根粗糙烧焦的木头长矛贯穿,从男人的后背刺进去,从女人的后背刺出来,然后钉在原本挂着鹿角的壁炉上面。

    但是,他们的眼睛、舌头、耳朵都被割下,五官一片焦黑,头发被完全的烧成了灰烬。

    以他们的尸体为中心,什么东西燃尽过后的灰烬成放射状在整个房间里面扩散开来,零零散散的血迹散布在地上,将灰烬浸湿,变成了黑色的污垢。

    “是邪教徒!”

    那个金发的男子肯定的说道。

    “奥克利福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一个刚刚吐过,面色极为难看的中年男人凑到了奥克利福的身边低声问道。

    奥克利福毫不犹豫的答道:“很简单,只要你们……”

    他话音未落,银白色的火焰凝聚成的箭矢便猛然穿透了窗户了墙壁,向着奥克利福身边四面八方的射来!(未完待续。)

    ps:  不知为啥我今天困的快不行了……坐在电脑前不停的瞌睡,一会睡过去两次了……

    如果到零点还没有更新第二章就说明我彻底睡过去了,你们就不用等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