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六十九章 放弃
    那个蠢货!

    尖利的呼啸声从身后传来。多多低头躲过一只刻满符文的乌黑木箭,然后侧面一跳闪过第二只寂静无声的箭矢,他不禁暗暗咒骂那个肥猪的愚蠢。

    那个胖子摆谱摆的这么大,多多原本还以为他至少自身能力不错没人敢动他才敢这么嚣张。可他真没想到,那个胖子的傲慢居然是蠢出来的……

    这下可好,就连自己都被连累了——

    噼啪!

    就在多多继续埋头狂奔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脆响,顿时一个急刹车,惯性之下险些跌倒。

    下一刻,大团大团舞动着的翠绿色藤蔓从多多眼前的地面上猛然爆开,如同起舞的蛇群一样从多多眼前甩过。

    他甚至能看到那些极为翠绿的藤蔓表面上有一层蛇鳞一样的光滑锯齿,多多甚至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腥味在鼻前掠过。

    是绿藤德鲁伊——

    多多现在才反应过来,背后猛地出了一身冷汗。

    要不是他刚刚下意识的停了一下,现在他大约已经被藤蔓割破皮肤了。

    尽管毒不可能真正的杀死亡灵,却可以让他的身体出现问题。无论是让他全身肌肉麻痹还是腐蚀他的骨头,只要让多多的速度慢下来,就会被后面的德鲁伊抓住。

    而且现在多多唯一的优势就在于那些人并不知道他是亡灵这件事。这给了多多从他们手上逃脱的可能性——就像是他从法拉若战场上逃出来一个原理。

    ……但是,德鲁伊不是不能体外召唤吗?

    多多紧皱眉头连连后退,然后突然发现那个蛇群一样的藤蔓附近的木屑。于是他顿时一怔。

    他连忙向周围打量了一下,却只找到一根普通的铁头箭矢。第一根的黑色木质箭矢却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神术延展?有大德鲁伊?

    多多右手猛然攥紧,随后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双手举起,直接放弃了逃跑。

    德鲁伊进阶到了大德鲁伊,就可以如同和常人讲话一般和大地与自然生物进行沟通,并且可以通过一个小型仪式在卡拉尔大结界内部任意传送。

    如果没有那个大德鲁伊的话,多多还真跑得掉。

    在德鲁伊中,唯有白银阶以上的枯萎者或者黄金阶的大德鲁伊可以通过诅咒锁定某人。只要多多在枯萎者赶来之前甩开他们,并且不伤害任何自然生物,不到一个小时这片大地就会失去对他的记忆。

    但现在,一个大德鲁伊——尽管是绿藤德鲁伊——已经锁定了多多。那么再跑就没有意义了。

    大德鲁伊的自然之心已经升格成了橡木之心。到了这个程度,最弱的神术职业便能够顺利翻身,在荒野环境中将成为神术职业中最强的一个。

    他们就如同自然之子,任何对他们带有敌意的行为都会被周围的植物侦测到并传送给他,动物和植物会自发的保护大德鲁伊,同时任何自然环境伤害都对他们无效。

    而且就像是马可一样,大德鲁伊觉醒了起源之后,他们的自然化身甚至可以变身领主级的元素生物,并且同样享受到元素生物的不死性。被杀死后会在元素位面重生而不是立即死去。

    可惜,德鲁伊有需要沟通希格斯、不能杀人升级和需要远离城市这三个致命缺陷,因此罗兰根本就不可能选择他们。但这并不影响一个大德鲁伊对于普通职业的压制力。

    世界总是公平的。不能杀人获得经验,德鲁伊想要升级只能刷功绩。在游戏里还可以通过大量氪金强行冲功绩。在现实里就是实实在在的水磨功夫。对于这些年老成精的笑面虎来说,他们比普通的德鲁伊难忽悠的多。

    刚过边境就被一个大德鲁伊盯上,多多根本不敢往罗兰那边跑——他怕给罗兰带来麻烦。

    都怪那头蠢猪……

    多多恨他恨得简直牙痒痒。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能把那头蠢猪的皮扒下来,看看他身体里面是不是除了肥肉和屎之外别无他物。但不管怎样。此刻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

    在卡拉尔,牧师入境的结果只有被捕和被杀两种。

    现在追捕多多的还是一些不会杀人的守护者。如果多多投降的话只是会被关起来而已。借助他亡灵的特性,他很容易就能逃走。

    多多自从接触了罗兰,就已经和这个时代的亡灵不同了。

    他的眼睛不是灰色的,皮肤也不会腐烂。他有心跳、身体有温度、血液还在流动。任谁来看也无法将他和亡灵联系在一起——但多多依旧能像亡灵一样随意弯折拆卸自己的身体并在后来将其组装。

    现在投降还来得及。等到枯萎者来了,说不定投降的结果也是被这群心理变.态的疯子顺手宰了。毕竟牧师是不享受卡拉尔的法律保护的,就算是某个神祇的牧师或者圣殿骑士在这里遇难或者遭遇了什么大麻烦,圣殿也无法对此进行大规模的报复。尽管受难之树属于预料之外的情况,但财富之城被团灭了的圣殿骑士团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无法释放神术的圣殿骑士,甚至比战士都要弱得多。

    在这个拼施法者和空军的数量和质量的年代,封禁所有的牧师,就意味着会有近八成以上的人不敢进入卡拉尔。卡拉尔的主场优势已经到了能做到的近乎完美的程度。

    但来的人少不代表没有人来。一些被斥为异端的牧师们只能咱是离开班萨或者缇坦,先隐藏身份去卡拉尔住一段日子。

    在很多的宗教观中,异端比异教徒更加不可原谅。异教徒还有教化的可能,而且教化异教徒还是一份不小的功绩。但对于异端,一旦被抓住就不存在被宽恕的可能性,最好的情况也不过就是绞刑而已。

    异端的罪过在于对神旨的曲解和对各位主内的兄弟的离间。尽管他们同样受到神的庇护,但因为他们的存在、他们所引起的争端便等于是减弱神的神圣性,因此对他们的杀伐是可以被宽恕的。举个例子,昔拉就是一个最典型的异端。

    唯一和其他异端不同的是,昔拉因为在最后关头得到了正义的权柄,因此才没有立刻被朱庇特四世干掉。正如之前斯科特所说的一样——这年头,是个教宗就能对手下的牧师生杀予夺。教宗掌握的权柄可以让他免疫一切同神同领域的神术,并且可以随意消解对方的神恩,并且给对方造成反馈伤害。

    如果不躲在卡拉尔,他们家的教宗想让他几点死他就得几点死。

    至少隐姓埋名的躲在卡拉尔还能活下去,等到新教宗上任发布****令的时候,他们再回去也不迟。新教宗上台时,一般来说枢机院都要经历一段时间的动荡。一些主教被提拔为枢机,一些枢机被下放到各教区,一些罪人被从牢中提出来,一些人被押入大牢。每个教宗的都对交易有几分自己的理解,因此每个教宗在形势稳定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写出新的经传,对教义进行重新解释。并且让下面的神父和主教重新学习——而这种重新学习是真的会影响到神术修为的。

    不理解、不认可新的经典的,神恩便会消解部分;而有共鸣、受到洗礼的,自然而然的就会进阶。在法恩斯世界的任何宗教里,教宗都是唯一能和神明产生真正意义的交流的人。因此唯有他们有权利解释神旨。

    但昔拉不同。

    他虽身在牢中,却如同披着主教的衣袍一般,依旧背脊挺直,容光焕发——(未完待续。)

    ps:  昨天眩晕过后,今天身体好像又出问题了……坐在桌子前码着字突然眼前一黑,然后手指使不上力气站不起来还恶心想吐……不过今天没睡过去,因此大约有第二章。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