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章 昔拉的正义
    “我就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你这便是有罪了。”

    昔拉眼中隐隐闪烁着光芒,语气肃穆:“无需辩解——无论原因如何,你烧了邻家的房子,这便是罪。你虽没有伤他的性命,但火却蔓延至数家,将他们的家产化作虚无。你既无法偿还他们的损失,若不把你投入这牢中做永久的劳役,他们心中的愤懑又如何去平息?”

    此刻,昔拉的双手被枷住,脚腕被铁链锁住,锁链的另一头深深的钉在墙体上,如同一个将要被处刑的罪人一般。

    他身上穿着破烂且沾有泥垢的白色麻布长袍,他撕开的袖子上能看到被鞭挞的血痕。但他的脊梁依旧挺直,声音沉稳有力,如同他还穿着他的红衣站在讲堂上一般。

    “况且,他们已然失去了他们的家。他们的妻女将因此而受苦难,生病且不得治,遇灾年不得果腹。日夜劳作也不得温暖。你给他人平添了麻烦,毁害了他们原本幸福的生活,你自然是有罪的。”

    “但是,大人,”一个瘦弱的少年跪伏在他面前,声音中满是苦闷和忧愁,“我烧他们的房子,是因为他们的言语和行为伤害了我的爹娘。泰尔教诲我们,要尊重我们的父母,将他们如同自己的心和肺一般保护……那我的行为又有什么错呢?而且他们让我进牢,也不能偿还他们的损失,还不如让我工作给他们还钱造房子。”

    “不,并不是这样。”

    昔拉叹了口气,摇摇头:“他们的错误。需要让他们偿还。你并没有审判的权利,也没有执行的权利。若是这个世界上人人如此,那么世界早就乱了……这个世界需要律法。违反律法的人必须得到惩罚,就比如我,以及你。的确,让你进牢对他们并没有任何好处,却可以提醒后来的人不要违反律法,正如人活在世上便是为了受苦,可他们受过的苦,总能让后人少受一点苦。这便是人活在世的意义。”

    在昔拉面前许多人虔诚的跪伏着。这些人同样身着麻衣,手上却没有戴着枷铐。黯淡的夕光从上方狭小的窗口挤进来。零星的还有雪花飘落,把他们的皮肤冻得通红。

    这些人都是犯下重罪,但却罪不致死的人。

    无一例外,这里包括昔拉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罪人,除非教宗亲自赦免,否则他们终生不可离去。

    曾经他们狡猾、邪恶、心狠手辣,但这些足以割伤自己和他人的锋锐在多年的囚禁中已经被磨平。在这里,他们需要终日劳动,终身劳作以赎罪。每个月都有因为繁重的劳逸和疾病而死的人。

    昔拉是这里唯一的例外。他不用劳作,但他却比这些人都要辛苦。

    他被送进来的时候,舌头被割下,双手双足的骨头被打断。眼睛被挖去。可只是过了一夜,他身上的伤势就自然恢复。

    这是毋庸置疑的神迹——因为在这座监狱里有一半人都有或者曾经有泰尔的圣职,所以这座监狱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封禁泰尔牧师的神术。

    在这里。祈祷是没有用的。再虔诚的牧师的声音也传不到泰尔那里去,因为它是被朱庇特的权柄所加持的圣地。

    所以昔拉的“神迹”显著的激怒了典狱长。

    因为这等于是说。他所掌握的并不是泰尔的神术,或是说昔拉比朱庇特四世的权柄更高——无论哪一种。都足以让他发自心底的对昔拉感到厌恶。

    “不要迷惑众人了,异端!泰尔若还眷顾你的话,你便以大奇迹从这里出来吧!如果不能的话,就说明你的神不在这里!”

    这便是典狱长对因神迹而恢复的昔拉进行了长达数日的鞭挞之后,看到身上的伤势在每天日出升起时复原的昔拉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某种未明的原因,最后一天昔拉身上的鞭痕却并没有向一开始一样恢复。

    不过因为典狱长连看都不想看昔拉一眼,过了这么多天他都没过来,所以他并不知道发生在昔拉身上的变化。

    因为他个人的恶意,昔拉的食物被他直接划去。而连续数日没有进食的昔拉最终还是引起了其他罪人的注意。于是以一个枢机的觉悟,即使饥饿且干渴,但昔拉依旧扯着嘶哑的嗓子对这些罪人们讲经,开导他们,安慰他们。

    在短短的三日内,无比纯粹的昔拉便彻底得到了这些罪人的信任。他成为了这些罪人所崇敬的目标。

    每天每顿饭,这些罪人都自发的将食物和饮水让给他,并因此而感到激动。这种行为给他们带来一种赎罪的满足感,很快,这种行为就自发的形成了一种秩序,罪人们每天劳作、回来听课、劳作、回来听课,精神状态有了明显的改善。

    昔拉看着这些人,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他也曾经认为这些犯下大罪的人都是不虔诚、不善良的。而罗兰的一句话改变了他:“你为什么会认为,只有泰尔的正义才是唯一的正义?”

    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昔拉,引发了他的思考。

    泰尔是唯一的正义之神,正义的概念便是由泰尔所定义,似乎说泰尔的正义是唯一的正义并没有错。

    可是,这意味着所有泰尔的敌人都是不正义的吗?如果他们正义,那么为什么要去攻击他们?如果他们不正义,岂不是说班萨以外的人都是罪不可恕的?

    而在如今,看到这些虽犯下大错,心里却依旧有着良知和道德的罪人,看着这些虔诚的侍奉着泰尔却被关押着的前牧师和前圣殿骑士,在昔拉心中,“正义”的概念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果是之前的他,绝不会对这些“罪人”们多说一句话。光是和他们处于一室昔拉就会感到空气变得污秽。但现在,昔拉已经意识到,这些人都不过是一些可怜人而已。

    他们固然有错,但错绝不全然在他们身上。

    比如说这个少年,他的母亲瘫在床上,父亲则是一位匠人。一次他的父亲捡到了别人的首饰,便决定留下来贴补家用,不过随后就被失主找上门来一顿暴打,手也被打折无法工作。后来才知道,那个首饰是非常贵重的附魔物品,他的主人是一位大商人。一个小偷偷了他的东西之后立刻被发现,然后便在匆忙的逃跑路上丢了下来,没有被商人的手下看到,却被他的父亲捡到。

    虽然他的父亲是被商人的手下所打,但少年并不敢报复商人。可就在这时,他得知了正是邻居向那个商人检举,说是他的父亲将首饰带了回来,因此商人才把他的父亲当成了那个小偷,并按照惯犯的惯例废了他一只手。于是少年便恶向胆边生,一把火烧了邻居的房子。

    可随后,大火蔓延。因为天气干燥,最后大火烧毁了半条街才被扑灭,数十栋房子被烧毁,甚至有小孩和老人被烧伤。少年造成了他这一辈子也赔不完的损失,要不是他的父亲和母亲跪在地上苦苦求情,在加上他并没有真的烧死人,少年连进入监牢等待****的机会都没有,而是直接会被处死。

    可是,他真的有错吗?要说错的话,的确是有——在泰尔的教义中,放火的确是重罪,但他却并非是因为纯粹的恶意而放火,不如说他的放火本身是一种复仇,而这种复仇却同样是被泰尔允许的。

    他的邻居也的确犯下了罪。污蔑同样是罪行,但却很轻;商人也有罪,驱使手下伤人,需要处以罚金。可商人和邻居都认为少年的父亲是小偷,在他们看来,他们同样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的。

    看看这里的这些人吧——这些不被宽恕的罪人和异端,他们所有人都抱持着自己的正义,他们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没错。

    正义真是一个难懂的东西。

    昔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并因此感到迷茫。(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