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一章 普通的猎人
    毫无预兆的,银白色的火焰凝聚成的箭矢猛然穿透了窗户和墙壁,向着好像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奥克利福飞射而去!

    在箭矢即将命中的前一刻,墙壁和窗户被击穿的声音才刚刚传来,大团大团的亮银色火焰在墙上燃起,贴着墙壁缓缓爬行。奥克利福刚刚回过头来,就被数发银白色的火焰箭矢击中。身体被火焰的箭矢直接贯穿,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发出了惨烈的哀嚎。

    在他的哀嚎声中,奥克利福的双眼猛然爆出一小簇银白色的火焰;随着他连续不断的咳嗽,银白色的火花被他零星的咳出来。仿佛是炉底的火苗被通了风一样,爆裂的银色火焰从他身上猛地迸发出来,眨眼间便将他的身体完全淹没,化作一人高的巨大火球。

    “大人!”

    “奥克利福阁下!”

    奥克利福周围的军士们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在短暂的懵逼之后,他们开始慌慌张张的动起来,想要将奥克利福的身体从各个方向挡住。并试图泼灭不断发出哀嚎的奥克利福身上的火焰。

    他们捡起周围的毯子便拼命的甩向爆燃着的奥克利福,一些人则将刚刚找到的水泼在奥克利福的身上。

    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

    那银白色的火焰碰触到水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既不会突然变得猛烈也没有变得衰弱,就像是这些水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就直接被火焰吃掉了一般。

    曾经有一瞬间。军士们怀疑这火焰是某种幻术——可随着他们中意志最坚定的一个人在尝试性的碰触到火焰之后手掌立刻被引燃。只用了不到十秒,那些银白色的火焰就如同蚁群一般咬碎了他的整个身体。他整个人都被引燃。并且就在原地化作了骨灰。

    这火焰是真的!而且无比致命!

    军士们立刻意识到这了这件事。

    但随后,他们心中就不免产生了几分疑问。

    仅仅只是擦到了火焰的边而已。就产生了这么大的伤害……那么,在火焰正中心的奥克利福过了这么久,到底还能不能活下来?

    不,活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隔着这么远,这些士兵都能感受到那无比灼烈的炽热感。他们警惕的望着那团巨大的火焰,一边以后,一边缓缓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周围地上的那些尸体碎块、鲜血和骨骼如同阳光下的积雪一般缓缓消融。但那种让人恶心的气氛却没有丝毫改善。

    他们心中疯狂敲响警钟,一种被什么东西盯上了的感觉从那团火焰的中心传来。

    就好像是,那火焰并没有烧尽什么。而是唤醒了什么一般。

    下一刻,被银色的火焰爬行着灼烤着的墙壁轰然坍塌。士兵们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被火焰烤脆了的墙壁。

    然而不过是瞬间,一股焦臭味便将他们的注意力扯了回来。

    但是已经晚了。

    银白色的火焰如同心脏跳动一般抽动了两下,便怦然碎裂。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焦红色的熔岩一般缓慢流动着的物质。

    在他们再次回过头来的时候,一只由熔岩形成的大手已经悬在他们的头顶上缓缓压下。被选为目标的那个士兵在气势的锁定之下就连动都动不了,只能一脸恐惧浑身颤抖的等待着自己被熔岩烧成熔渣。

    他的发丝因为高温已经发黄变枯打卷,皮肤通红且滚烫。

    可就在这时,一道银白色的光刃便在他的视野中猛然出现。

    随着一个斜斜的圆弧一闪而过。那只由熔岩形成的大手猛然被割断,抽搐着滑落在地上,化为一滩熔岩,并将地板引燃。发出了亮红色的火焰。

    那个士兵张大嘴巴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一脸惊愕。

    银蓝色的长发,祖母绿一般晶莹发光的双眼。那精致如人偶一般的面容——正是刚刚逃走的两个人其中之一!

    “等等,你是……”

    “你别管我是谁。”

    罗兰开口。干脆利落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也不管你们受到了怎样的蛊惑。总之你们不过是被牵连过来的普通人,现在开始。就是我和这个怪物之间的问题了————已经没有你们的事了。”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没有丝毫迟疑。

    一时间,原本想过来控制住罗兰的周围的那些士兵顿时便犹豫了。

    没错,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和这个家伙不熟。只是前几天他们的上司突然跟他们说,要让他们暂时听这个所谓“来自南风之环的派遣官员”的调度,他们才会到这里来的。

    他们甚至对“南风之环”究竟是什么东西都不确定。只是听说这是一个在卡拉尔南部接近缇坦的地方比较活跃的一个德鲁伊学派。针对各类德鲁伊学徒而开展的一个研习性学派,对各类地理、地质和魔物生态学有很深的理解,前段时间还曾经以卡拉尔的外派德鲁伊学派的名义在缇坦使用神术修过排水道,有效修正了缇坦人对德鲁伊“穿着兽皮拿着木拐杖吃人肉跳大神”的错误印象,并连带让他们对整个卡拉尔都有所改观。

    当然,以上这些一大串的光辉历史,真正管用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德鲁伊学派”。

    作为一个卡拉尔人,尊敬德鲁伊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本能。因此他们并没有怀疑上司的这段话,而是非常专注的去执行了。

    可现在看看……这个由奥克利福在中箭后咆哮着转化成的熔岩人形,并不能让他和普通卡拉尔人脑中睿智慈爱的长者联系在一起。

    “我能问一下,奥克利福阁下……他究竟是什么吗?还有您究竟是……”

    一个留着及肩短发的青年男子有些犹豫的问道。

    罗兰面色凝重:“他是一个能够控制心灵的人形魔物,我已经追捕他好久了。至于我我的话……不过是个普通的苏泽猎人而已。你们无需在意。”

    一边说着,罗兰手腕一沉一挑,闪烁着银白色锋刃的灰色长剑在空中划过数道痕迹,将那个熔岩的人形的双手直接割了下来。

    ……普通的猎人?还而已?

    周围的人不禁汗颜。

    ……开玩笑呢?普通的猎人有能随意干掉这种怪物的?

    而且猎人不是都出自法拉若吗?苏泽的猎人是怎么回事?

    “苏泽的猎人都是怪物吗?”

    罗兰隐约听到有人在自己身边喃喃道。

    他微微一笑,紧接着脸色一肃:“你们都呆在我身后。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让你们遭受苦难。”

    罗兰在旁边已经等了很久,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切入进来的时机。

    这个奥克利福不过是个小角色,罗兰需要知道他背后站着的究竟是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