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四章 灭口
    为什么风语者突然就要针对自己?是什么事件让他改变了中立的想法?他是怎么驱使一个灰烬之徒来送死的?现在灰烬之环和南风之环分裂了没有?

    瞬间大片的疑问浮现在了罗兰心中。

    然而这都并没有什么软用。

    就像是之前被爱德华蒙骗一样,并不是罗兰真的看不穿爱德华布下的局,只是罗兰极度缺少情报。他能得到的信息基本上只有他亲眼所见的部分和在游戏里经历的部分,面对风语者爱德华这些人的谋划,罗兰就像是一个睁眼瞎一样什么都要靠猜。

    罗兰暂且压下了心中的疑惑。

    现在知道的实在太少了,分析也是瞎分析,就算得出了什么结论,多半也是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证据的脑补。这些东西给不了罗兰任何东西,只能误导他的方向。

    虽然罗兰不知道为什么风语者突然就要对付自己,不过这姑且算是个好事。

    一直神神秘秘保持沉默的风语者反而比如今向罗兰展露敌意的风语者更让罗兰感到毛骨悚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罗兰的身份,但他不仅没有当场拆穿罗兰的伪装,在借助罗兰的手赶走了灰烬之徒之后却也没有向罗兰出手。这份旁观的姿态让罗兰摸不清他的底细。

    现在好了。他现在既然执棋入局,罗兰便也可以反过来对他造成影响。

    而且从风语者初步的试探来说,他对罗兰的敌意似乎依旧不是很深。比起想要弄死罗兰,他更像是想要拖住罗兰或是打乱罗兰的计划。

    事实上。他的确成功了。

    罗兰之前打算把这群“受人误导”的正规军交到萨亚侯爵手上,漂漂亮亮的卖他一个面子。。可现在。罗兰的打算已经完全破灭。

    现在罗兰不仅不能再保护他们,反过来还必须一个不剩的干掉他们。

    在他们的认知里。大约罗兰就是那个杀死了他们战友的凶手,而且他们也的确看到了罗兰的脸。

    就算是他们将这个信息上报之后,他们的上级对罗兰是被诬陷的还是真是凶手起了几分疑心,他至少也要将罗兰带回去询问。

    但罗兰又不能真跟他去。虽然罗兰的确没有杀这些人,可罗兰却是一个牧师,还是非法入境的。到了那时,罗兰依旧是要坐牢。

    可如果罗兰逃走的话,那就等于是坐实了罗兰是凶手这个猜测。这就等于是把之前那几百条人命的锅甩在了罗兰身上。罗兰牺牲了赫尔兰和奥兰多,好不容易才让自己这个身份变得干干净净的。要是坐实这一百多条人命,罗兰就真的白忙活了。

    别的不说,起码在卡拉尔罗兰是别想正大光明的出现在阳光下了。可偏偏德鲁伊是最容易转化成圣者牧师的,罗兰又不能放弃这满地乱蹦跶的资源。

    这是阳谋,罗兰别无选择。

    早知如此,罗兰就开着沉默祷言和绝望祷言杀进来了。那样不仅效率高,而且还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沉默祷言的范围足以笼罩大半个伯爵府,罗兰顶着毒火和圣火在里面来回冲锋两轮就什么都不剩了。

    但现在,罗兰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把那几个人灭口才行。

    可问题是。罗兰根本不敢动。

    他现在这个位置正好是晶巢大脑的上方,晶刺伤不到他。而且晶巢在收回晶刺之前是被固定在原地的,也就是说这里是绝对的安全。

    但如果罗兰想要踩着冰刺离开这里或者等晶巢将血液抽干后将自己的晶刺收回,那晶刺只要再稍微伸长一些。罗兰就会被直接贯穿。

    足足一百二十米的长度,罗兰跳是肯定跳不过去的。

    ……不,等等。

    罗兰眼睛一转。有了新的想法。

    反正也不准备留下活口了,不如直接用神术吧。

    看着那些抽干了血液、重新变回晶莹透亮的白色晶刺缓缓下沉。罗兰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银白色的圣火渐渐燃起。

    晶巢是通过声音和温度定位猎物的。罗兰本身没有温度。那么只要消除自己的声音就可以逃脱晶巢的锁定了——

    “人们在庭上发出言语,从民之间传出知识。”

    “而今日,我在民中赞美导师,述说她的荣光,传扬她的伟力。”

    沉默祷言从罗兰口中缓缓吐出,银白色的光环顿时从他脚下炸开,将周围八十米的范围内染成了纯粹的银白。

    银白色的光晕如同泛起涟漪的水面一般微微波动着,罗兰毫不犹豫的继续咏唱:“人们只得应和,高声称是,直至长眠。”

    “于是世界再无言语,也无声音可听。”

    简短的祷言结束的同时,微微波动的水面终于完全安静下来,如同镜面一般毫无波澜的银白色大地上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与此同时,以罗兰为中心,周围所有的声音完全消失。

    大约是捕捉不到罗兰的心跳声,晶巢疑惑的愣了几秒钟,然后便茫然的将晶刺慢慢收回到地下。罗兰一直耐心的等到所有的晶刺完全消退也没有鲁莽的冲出去。

    正如罗兰印象中一样,在晶刺完全消失进地下的三四秒钟以后,就像是打了一个饱嗝一般,冰刺同时向上整齐的浅浅刺出一点然后又收回。如果罗兰刚才冲了出去,现在这些冰刺刚好够钉住他的小腿。

    又过了几秒钟,罗兰心中的那种危机感也渐渐消退。

    大约是走了吧。

    这时,罗兰才开启了冲锋,一道黑色的阴影猛然向着那几个逃脱的军士逃跑的方向冲了过去。

    虽然说起来很长,但罗兰算上思考的时间也不过耽误了七八秒而已。他们虽然已经跑出去了很长的一段距离,可伯爵府周围本就人烟稀少,再加上之前出了人命,现在周围的街道已经空出来了一大截距离,并没有任何人看见他们。

    罗兰心中大定。

    眼看着冲锋马上就要达到最大距离,但罗兰一点都不慌。在冲锋结束以前,罗兰的沉默光环正好将他们笼罩。

    正好前面有一个路人路过。他们拼命呐喊着,也不管罗兰可能将这个路人一并灭口的可能性,只是下意识希望能有人把这里有一个牧师的消息传出去。

    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就仿佛时间静止或是陷入了幻觉一般,别说是说话的声音了,就连喘息的声音、心跳的声音和脚步声都一并消失。

    下意识的,他们的脚步一慢。一低头,正好看到了脚下被银白色浸染的地面。

    于是他们恍然。

    就在这时,清冷的祷告声从他们耳边传来:“我的**以虫子和尘土为衣,我的皮肤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求你想念,我的生命不过是一口气,我的眼睛必不再见福乐。观看我的人,他的眼必不再见我;你的眼目要看我,我却已然不在人间。”

    他们回过头来,看到罗兰不急不慢走过来,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传出来。

    地面顿时被浸染成了乌黑。身体仿佛瞬间被抽空,在他们惊慌的目光中,他们的皮肤变得暗沉且松弛,身上被腐朽出了许多的黑色空洞,蚂蚁从中密密麻麻的爬了出来,将他们全身覆盖。

    弹指之间,他们就站立着化为了枯骨。

    就在罗兰松了口气,撤掉领域的时候,他却听到了一个惊讶的声音:“……罗兰?”

    罗兰回过头去,发现赤梶花举着一个组转好的巨弩,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自己。

    ……连环计?还是巧合?

    罗兰突然感觉有点心累。

    “这个……我想我可以解释。”

    罗兰耸了耸肩,圣火已经开始在血液中奔流。

    但出乎他的意料,赤梶花点了点头。

    “我给你一杯茶的时间,”赤梶花深深的望了罗兰一眼,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去,“跟我来吧。”

    罗兰愣了一下,然后沉默的跟了上去。他的目光在赤梶花毫不设防的后背上钉了接近十秒钟,才若无其事的移开,同时散去了体内流转的圣火。

    他决定相信这个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