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五章 变迁
    “你先呆在这里吧。”

    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用单手拿着钥匙,笨拙的尝试了两三次才打开了走廊尽头的大门。随后她就拎着多多的后领,将多多推了进去。

    出乎多多的预料,自己并没有被关到地牢里。

    这个房间以棕色和白色打底,整个建筑包括里面的家具是完全的木质结构。房顶上还有用白色的槲寄生和绿色的藤蔓缠绕形成的巨大圆环图案作为装饰,多多甚至能感受到浓烈的正能量在房间内回荡着。

    如果是过去没有被激活血脉的自己,现在怕是已经变得衰弱了吧。

    “老师一会就会过来,你在这里等着,”那个女孩子板着脸,稚嫩的脸庞上是标准的公事公办的冷淡笑容,“还有,你最好别起什么不好的想法。”

    “当然。我可不会在一个大德鲁伊的眼皮子底下弄出什么大新闻。”

    多多耸了耸肩。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要不是你家老师是一个大德鲁伊,你现在就要小心啦。

    那个女孩子自然也是听出了多多的潜台词。她哼了一声,厌恶的瞪了一眼多多,转身离去。

    多多注意到她穿着简朴的纯白色布袍,在布袍的下摆和袖口有蓝色和绿色的圆环。这是最标准的德鲁伊学徒的穿着。

    当然,即使是学徒,在卡拉尔她也有拥有相当于骑士的地位。像是这样的德鲁伊学徒占据了卡拉尔所有德鲁伊的四成以上,在一般规模的村子里,就是他们负责教授农人种植的知识。分辨毒物和草药,简单的预测天气并且给种子施加祝福。

    和牧师相比。这个阶位的德鲁伊哪怕战力也许会欠缺一点,可他们能做到的事远远比见习牧师要强得多。见习牧师要么是连教义都没法熟练的背过的信徒。要么是谁在神学院研习的学生,根本就是不堪大用。

    那些行事过于随便的邪神姑且不论——一般来说,想要成为一名善神的神职者,需要经过严苛的历练。

    首先他们要进入所侍奉神明的神学院研修五年,对各类经典倒背如流,养成了日夜祷告的习惯,谨记各项禁忌并拥有独立主持圣事的能力,并且能够熟练释放正式阶的神术后,他们才能从神学院毕业。被授予神父的圣秩。

    有一些特例是野牧师。

    他们多数是被神明直接感召,多多就属于这一类。还有一些则是信仰比较虔诚同时感知敏锐,在神殿做祷告的时候就接触到了神明的本质,自然而然的觉醒为见习牧师。如果他们经历过系统的培养,很容易就可以进阶到正式阶。但遗憾的是,一般能达到自然觉醒的感知属性,大多都已经有了青铜阶甚至白银阶的其他职业的职业等级,这让多数见习牧师止步于此。

    而对于前者来说,就没有这样的限制。只要神祇许可。他们的实力就能拔着高的往上涨,无论他们是否虔诚、对经典的掌握是否熟练,平日行事有没有触犯禁忌。因为这是神祇的权利。

    但反过来说,他们没有在神学院进修的经历。来据不可考,人品不可信。就算成为了白银阶的牧师,最多也不过就是授予神父的圣秩。终身不可亲吻主教的权戒。而更多的野牧师则是压根就没有圣秩,连自己的教堂都没法拥有。祷告都只能在家中或前往其他牧师的教堂进行。

    而德鲁伊不同。和牧师相比,他们学习的更多是实用类的知识。

    比如怎样通过触感分辨不同类型的土质啦。什么样的环境适合种植什么植物啦,某个森林中捕杀多少生物才不会对环境稳定性产生影响啦之类的。而且通过在石片和木板上刻着的符文可以进行占卜,虽然对于德鲁伊来手,占卜不能牵扯到他人和自己,但仅仅是占卜天气和天灾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不甘心,但多多必须承认,即使在埃尔卡特的全盛时期,督依德也绝对没有发展到如此繁盛的地步。从一个职业的角度上来说,德鲁伊已经算是超越了督依德。

    因为牵扯到一些复杂的技能传承和牵连很广的秘密,督依德是没法公开进行传承的。而德鲁伊不同,作为继承了督依德的本质和精粹的卡拉尔本土职业,它在卡拉尔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发展。

    从一个记录历史,研究奥秘的学术职业变成了现在切实涉及生产生活的技术职业,从督依德到德鲁伊的变化,正是因为卡拉尔的危难局势的压迫。

    班萨、缇坦、苏泽,甚至还有法拉若。卡拉尔周边范围内,没有一个势力是对卡拉尔抱有善意的,唯一与卡拉尔建交的法拉若还是为了抵抗班萨侵略的原因。

    班萨的王室自古以来就深深的厌恶山民。民间还好,法拉若人的旅馆和酒馆在法恩斯世界各地都能见到。但是那些拥有红龙之血的王室却是深深的憎恶这群红头发的恶魔,拥有“龙饵”之名的恶魔。这种来自血脉深处的敌对几乎已经化作本能,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深刻。班萨对山民的战争已经谋划了很久,虽然至今还没有正是动身,但谁都知道一旦班萨下手便必然是雷霆之怒。

    所谓唇亡齿寒。班萨如果想要攻打法拉若,要么就要从苏泽绕过去,要么就是穿过卡拉尔境内正面碾过去。苏泽已经举着刀盯着班萨很久了,要是班萨对苏泽有什么想法当时就能把它爪子剁下来。所以班萨没有选择,他们只能选择从卡拉尔一路向东碾过去。

    孤山长者和泰尔的关系并不算好,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反倒是希维尔很尊敬洛达汗这位长者,神职已经完整的她并不打算帮助班萨王室出兵攻打法拉若,而是一直在和稀泥。

    否则的话,拥有世界上最铁血的军团、最痴迷战争的君主、最不择手段的将领的班萨早就将卡拉尔直接碾平压了过去。他们之所以一直没有发兵,只是因为历代君王顾及到虎视眈眈的苏泽的原因。

    换言之,卡拉尔割了班萨三分之一的土地还能活的这么舒服,并非是因为班萨不敢打卡拉尔,而是因为希维尔不想打法拉若。

    正是因为德鲁伊从一开始就认识到了卡拉尔的危机,他们才会越来越向实用的方向去发展。德鲁伊精简了古埃尔卡特一百三十二的符文,将其化为二十七个现代符文,同时舍弃了六分之五的历史和近乎全部的哲学内容,将可以用炼金术解决的复杂问题从草药学中剔除了出去,发展那些“唯有德鲁伊能轻松完成”的技术。在这种实用主义思想的带领之下,德鲁伊仅用了一百年就赶上了一千年的炼金术传承——从个别方面上甚至还有超越。

    多多极为认可这种先进的思想。他一直希望能将这种思想带回到现在变成一滩烂泥的埃尔卡特中去。

    可惜……并不是每一个亡灵都能像多多一样适应新思想的。就像那些女王派的亡灵一样,似乎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世界还是一千年前的世界……真是可笑。

    法恩斯,早就不是以前的法恩斯了啊。

    就在多多叹息着的时候,门打开了。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以多多的见识也不由惊叹的美人。

    棕褐色的长发在身后扎成高马尾,一直垂到到腰间,额前斜斜的长发遮住了半只眼睛,月白色的长袍经过一定量的裁剪,在领口腰间露出些许的雪白。弹性良好的布料强调出胸口傲人的曲线,她茶色的眸子里满是温和的笑意。

    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气质,在多多认识的所有人中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约能和她的魅力相较的也就只有女王大人了。

    “欢迎来到拉姆,客人。”

    她向多多展露笑颜,坐在了多多的身边。(未完待续。)

    ps:  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好,总感觉剧情表达不到位……不过今天我感觉状态好多了,可以把关键剧情处理一下了……我也水够了(~ ̄▽ ̄)~

    真的好多了……不是flag_(:3∠)_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