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六章 阴影之下
    罗兰跟着赤梶花一路回到了萨亚侯爵的府邸。

    不知为何,萨亚侯爵不在家。于是罗兰和赤梶花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客厅,在恭敬的安顿好他们之后,管家便下去准备茶水和糕点了。

    罗兰向身边淡淡的扫了一眼,发现赤梶花紧闭着嘴好像什么都不想说,于是罗兰也干脆闭上了眼睛整理一下思绪。

    在罗兰同意跟着赤梶花离开之后,一股淡淡的危机感便开始在罗兰心中浮现。那是一种有人针对自己在谋划什么的感觉,但罗兰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生命危险。

    感知属性突破二十以后,罗兰的直觉就发生了某种质变。尽管他还没有得到“直觉敏锐”、“直觉闪避”这一类的直觉系特性,但罗兰已经可以预感到自己身上将会发生的一些危机了。

    在这种危险预感出现的同时,罗兰就意识到,自己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圈套中——或者说,陷入了一个新的布局者的圈套中。

    想想看——先是让罗兰去找伯爵,然后让伯爵来一个定时自.爆,又叫了一队不明番号的正规军和一个吸引罗兰注意力的靶子围观了罗兰的“罪行”,在罗兰按耐不住出手之后晶巢则出手杀死了大半的正规军,逼迫罗兰动用神术灭口……最后再让赤梶花在特定的时间出现在特定的位置。

    原本环环紧扣的谋划,但加上最后一个环节之后却变得满是破绽。

    花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和精力,要说最后只是为了陷害罗兰。罗兰自己都不信。这种布局既麻烦变数又多,收益还弥补不了自己的损失。稍微想一想罗兰就能感觉到不对劲。

    从晶巢那一步为止,都是为了逼迫罗兰使用神术。其目的无非是让罗兰被通缉或是离开城市。如果风语者知道约瑟的事的话,那么还可能是为了把罗兰暂时逼走然后准备抢钱。非常干脆利落,在完成了某种与罗兰有关的阴谋的同时,顺便还让一队正规军死在了黎赛罗城里,给萨亚侯爵造成非常大的麻烦,并让黎赛罗在没有城主的情况下陷入了混乱状态,也许还有实验晶巢的功能性和借刀杀人的目的。就算罗兰跳到局外,以上帝视角回顾一圈也只能说一句漂亮。

    从接受了萨亚侯爵的任务之后,罗兰就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在罗兰做出的每一个唯一解的前面都有风语者所设的下一个陷阱。罗兰只能按照风语者的谋划一步步走下来。除非罗兰什么都不管,直接掀桌子。

    但加上赤梶花之后,整个计划就显得特别蠢。

    要知道,赤梶花和萨亚侯爵是一类人,这种人有他们自己的想法,而且思路惊奇,很难判断他们的行为模式。

    而且风语者根本指使不动赤梶花。罗兰只能说,让赤梶花最后“碰巧”出现在那里的人,一定不是风语者。风语者的目的在晶巢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完成了。无论罗兰有没有将那几个人灭口,最终结果都是对他有利的。

    可在赤梶花强行插入进来之后,风语者的计划就已经失败了。

    赤梶花突然出现在伯爵府中,并且被爱德华针对。这说明他的存在是为了预防些什么。这种预防肯定不可能是风语者布下的,那么就只剩下那敌我不明的“第二个人”了。

    稍微总结一下这“第二个人”的特征:他或者她对罗兰有一定了解;;与风语者立场相反;认识伯爵或是在卡拉尔的地位比较高,至少能够让赤梶花住在贵宾房。

    综合一下。如果排除那些罗兰没接触过的人,剩下的人唯有一个。

    “法琳娜……吗。”

    罗兰沉思着。目光深邃。

    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就在罗兰思考着的时候,管家已经端着一小盘茶点和一壶茶走了过来。

    那是一小碟带着浓郁花香的粉红色片状糕点。看上去就像是被压扁的花朵一样的形状。罗兰捻起其中一片放入嘴中,软糯清甜不腻的味道在舌尖化开。然后罗兰端起小巧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晶润红亮的茶汤。

    感受着舌尖传来的浓甜味道,罗兰便是一愣。

    【你被中量毒物感染,检定体质……坚定成功,重复坚定体质……坚定失败】

    【因为你的特殊职业(告死鸦),你具有半亡灵模板】

    【你没有被感染】

    【检定感知……检定成功;检定毒物常识……检定成功。你感觉到毒物来自枯白之颅】

    枯白之颅?

    这个毒剂罗兰倒是知道。和它的名字不同,这是一个加强版的沉睡毒剂。一旦中毒,他会让中毒者精神变得低落,全身无力,行动缓慢,同时每天需要至少二十个小时的睡眠,就像是变成了老人一样。

    在很多地方,这是软禁一些敌国贵族的标配。只要将微量到中量的枯白之颅混入到每日的茶水中,就足以轻松的将被软禁者控制起来,每天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而且睡觉还可以带来相当程度的满足感。

    为什么要用这个毒剂?

    ……软禁自己?有意思吗?

    罗兰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将红茶全部喝了下去。

    告死鸦免疫通常毒素,别说是枯白之颅,就算是幽蓝微光和巨蛇妖之吻之类的剧毒罗兰都能轻松的豁免。

    反正告死鸦相当于已经死了。他甚至没有心跳,身体也没有温度,血液已经完全被换成了水银,躯干也可以随时转化成水银。比起人类更像是元素生物。

    赤梶花掏出枯白之颅,就说明他对自己没有杀意。那么自己再陪对方磨蹭一下,说不定就能确认法琳娜的存在了呢。

    确认赤梶花根本就不想听自己的解释之后,罗兰也懒得开口解释自己神术的问题。说的越多错的越多,罗兰也不想耗费精力去思考那些无所谓的事情。

    很默契的,赤梶花也没有提及之前的事情,他只是发愣一般的看着窗外。

    “罗兰先生……”

    大约过了一杯茶的时间,他回过头来看着罗兰,深深的叹了口气。

    “真是可惜……你为什么是亡灵呢。”

    “嗯?什么意思?”

    罗兰微微皱眉。

    “从之前你抓住我手腕的时候,我就有感觉了……你的手太凉了。就像是死人一样。”

    赤梶花双手交叉,抵在自己的下巴上,定定的凝视着罗兰,过了许久之后突然露出了笑颜:“不过,看在之前你没有偷袭我的份上,我决定相信你。”

    “你之前已经这么说过了。”

    “这次我是认真的。”

    面对罗兰的冷嘲热讽,赤梶花毫不羞愧的点了点头:“和之前不一样。”

    罗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赤梶花微微一笑,向罗兰礼貌的请求道:“虽然请求有些冒失,不过还请你谅解……我们希望您能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罗兰嘴角微微一扯,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这个一段又是指多长?”

    “不会很长的。”

    说话的是从门口进来的萨亚侯爵。

    他的声音沉稳,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罗兰的身体。

    “哈……”

    罗兰突然有了一个猜想,不由得轻笑出声:“我能问一下,原因是什么吗?”

    赤梶花回过头看了一眼萨亚侯爵,萨亚侯爵点了点头,于是他便回过头来对罗兰认真的说道:“有一位大人告诉我们,有一个亡灵要在黎赛罗释放瘟疫。这次的瘟疫就连德鲁伊也接触不了,一旦开始蔓延,除了烧死疑似感染者之外别无选择。”

    “不是我,”罗兰干脆的答道,“我是幽魂之主的牧师,不是柯蓝沃那个阴沟里的烂泥的牧师。你应该也能感受到死亡领域才对。”

    “没错。”

    赤梶花缓缓点了点头:“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将你的嫌疑排除的。不过以防万一……还请见谅。那位大人并没有说那个亡灵是柯蓝沃的牧师。”

    “可以理解。那我就先留在这里吧,正好可以排除我的嫌疑,”罗兰微笑着点了点头,“毕竟容许亡灵生活的国度也不多,我可不想背负莫名其妙的罪名被通缉。”

    说到这里,好像突然想起一般,罗兰若无其事的开口问道:“对了,‘那位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赤梶花的面色突然一肃,闭口不言。

    犹豫了一下,萨亚侯爵开口幽幽道:“名字我不方便透露。她是一位大德鲁伊……就在不久前晋级的,还是新晋的大地之环的成员之一。”

    已经够了。

    罗兰微笑的点了点头,眼中的光芒渐渐收敛。

    ——是法琳娜。没有其他任何可能。

    “那么,我也该开始应对了呢。”

    罗兰嘴唇微动,无声的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