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八十章 拆局
    罗兰其实并没有像阿尔苏和马尔诺斯所想的一样老实的过了一夜。品书网

    不,准确的说,他自己的确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哪里都没有去。但是,就在后半夜,艾露卡多回来了。

    她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但同样也肯定了罗兰的猜测。

    那就是,自己一开始让她散布出去的瘟疫出现问题了。

    其实在罗兰确定爱德华还活着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这件事自己的黄昏之血是从爱德华身上拿到的,既然爱德华还活着,就意味着黄昏之血根本没有灭活。

    这意味着罗兰的每一份狂躁症都等于是给爱德华增加了一条命。所有感染了狂躁症的人都流淌着爱德华的血液,他可以在所有感染者身上重生,如同他降临在了塔纳斯身上一样。除非罗兰能将所有感染者全部杀死,否则爱德华就不可能死去。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对于罗兰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而且还降低了罗兰杀死爱德华的难度。

    只要罗兰确认爱德华复活在了感染者身上,他就可以直接把致死症状进化出来。到了那时,爱德华没有任何生存的可能。

    既然他本体都已经被感染了,那么之后爱德华制作的所有幼体自然也是被感染的,反而比罗兰全世界去找他要省事的多。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瘟疫的扩散上了

    根据艾露卡多的描述,再对应面板数据的变动,罗兰基本上可以断定瘟疫现在是在地底传播。不然的话导师早就来找罗兰了。

    现在狂躁症只在地底种那边传播就算了地底种毕竟本来就算是半个黄昏种,他们也不是圣者的眷民,被污染也算不上什么。可假如罗兰放任瘟疫传播到地上还不管,他麻烦就大了。

    罗兰现在时间依旧很紧迫,他必须在地下种发起总攻前将“塔纳斯”这个身体杀死,逼迫爱德华在地下种身上复活,然后才有机会用突变的瘟疫杀死他。可一旦地下种的大军在地上开始建造要塞,罗兰就必须立刻杀死他们以防他们传播瘟疫。

    换言之。现在给罗兰杀死爱德华的时间,就是地下种的第一波和第二波的攻势被击破、第三波的主力在正面战场上将法拉若的第三第四军团全灭为止。

    现在罗兰不由得开始庆幸自己没有点出来水源传播和适应干燥环境,这至少能给罗兰多争取一点时间。

    罗兰现在记得自己见到马尔诺斯的时候,他曾经说过“他等的就是告死鸦”。这句话再结合“亡灵在黎赛罗投放瘟疫”这两点,罗兰就能猜出来法琳娜的布置。

    如果罗兰没猜错,她一定会派几个或是骗几个告死鸦在黎赛罗及周边地区开始投放瘟疫。而且恐怕投放的就是她的血痕综合症。

    这并非是给罗兰找麻烦,而是一种宣战。

    她将血痕综合症的样本给罗兰;然后让罗兰去解除她的瘟疫。否则罗兰自己布置瘟疫的计划就被她打乱;但同样的,如果罗兰能成功解除她的瘟疫。那她就等于是直接让罗兰取得胜利。

    这种仿佛你问我答一般的温和挑战方式,实际上是在考验罗兰的全盘经营能力。因为法琳娜的血痕综合症不像罗兰的瘟疫,它具有相当强的致死性。而瘟疫一旦度过了前期的缓慢传染时期,在进入到中期的时候传染速度会成指数性的提升,罗兰光是自己东奔西跑的救火肯定是来不及的。他只能先救一部分人,然后去班萨建立完教派之后才能带着一批告死鸦回来救死剩下的那部分人。

    也就是说,她让罗兰以放弃一些人的前提拯救另外一些人,以此来考验罗兰身为教宗的能力。而如果罗兰能直接抓住她,也算是罗兰赢了。

    但罗兰也能看出来。法琳娜绝不会轻易认输。

    这个女人实在是过于骄傲。罗兰敢肯定,假如最后她在和自己的赌局中输了,那么她恐怕既不会狗急跳墙的和罗兰翻脸、却也不会投入罗兰旗下,而是会牺牲自己将罗兰的形象光辉化就像是“奥兰多”一样,和历史上的她一样成为“黑鸦女巫”、“瘟疫之源”而被罗兰杀死。

    如果罗兰没猜错的话,法琳娜肯定是猜出来奥兰多就是罗兰了。罗兰甚至敢肯定,那个被派过来传播瘟疫的告死鸦一定是罗兰认识的人。

    要么是卡卡里特。要么就是克劳迪娅,甚至也有可能是多多,约瑟也不是没有可能。

    罗兰最大的问题就是身边没人。法琳娜敏锐的意识到了罗兰这个最大的弱点,所以他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是以此为立足点的。

    比如说,在被软禁的情况下,如何说动赤梶花和萨亚侯爵去追杀爱德华。就是她给罗兰出的第一道题。究竟是选赤梶花还是萨亚侯爵,这是考量罗兰识人能力和思维习惯的一道题。

    法琳娜和罗兰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法琳娜是从一开始就发自内心的不把人命当人命看;而罗兰则是在尊重生命的前提下,依旧选择了杀人。

    但法琳娜的游戏中忽略了相当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艾露卡多。她是罗兰最锋利的利剑,更是罗兰最信任的盾,没有之一。

    罗兰没有发动赤梶花或萨亚侯爵去追捕爱德华的必要。因为艾露卡多完全可以完成的更好。在罗兰所有的计划中,最难的那部分永远是交给艾露卡多执行的。因为说来可悲,罗兰身边有能力的没忠诚,有忠诚的没能力,同时有忠诚和能力的只有艾露卡多一人。罗兰是真的没人可用。

    算上一直对自己没有忠诚的约瑟、被起源冲昏了头脑的卡卡里特、优柔寡断的克劳迪娅、空有一份愚忠的多多,还有掉线了的安若思。无论是谁,罗兰都要分心去照顾他们。

    罗兰悲哀的发现,到头来,自己培养了一个多月的这些人加起来都不如自己一个人能干。可面对黄昏时,个人的战力反而是最没用的,唯一的用处大约就是反斩首战术了。比起提高战力,罗兰反而不如收拢权利更有效率。

    恐怕这样的境地一直在罗兰得到昔拉之前会一直维持下去。罗兰从来都不是一个具有管理能力的人,但他却可以找到具有管理才能的人才。

    罗兰的优势在于他总能清楚的知道他需要的人该去哪里找,以及一个能将他们抢过来的坚硬拳头。

    就像刚刚说的,罗兰其实并没有像阿尔苏和马尔诺斯所想的一样老实的过了一夜。虽然自己一直没有离开房间,但他却让艾露卡多在去追杀爱德华之前干了一件不是很厚道,却很重要的事情他让艾露卡多将自己制造的妖精之吻涂在了马尔诺斯家里的餐具上。在早饭过后,罗兰就得到了两条成功感染的系统提示。

    山民有句话罗兰很喜欢以防万一。这是罗兰提前布置好的保险。不仅仅是在这个事件上,以后如果罗兰和哑刃起了冲突、和卡拉尔起了冲突、组建和平议会后赤梶花试图篡位等等等等

    正如当初对玛肯使用的妖精之吻一样罗兰宁可自己永远都不会用到这张底牌但是,以防万一。万一他们背叛,这将是那枚会爆炸的项圈。

    现在,罗兰需要能足够坚实、能抢走任何人的铁拳。如果罗兰和朱庇特四世一样强,他手下绝不会缺人。

    罗兰很喜欢这样一句话:“世界上的一切悲剧,都是当事人能力不足的原因。”

    暗暗叹了口气,罗兰提着剑走进了阿尔苏的房间。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