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九十三章 弥彰
    一时间,在仓库里的气氛沉滞了下来。

    一阵风吹来,仓库里面尘土飞扬,带动着仓库的门自己缓缓合上。

    顿时,外界的光被截断,仓库里面重新变成了一片昏暗。正午的阳光透过脏兮兮的窗口洒进来,硬生生的变成了黯淡单薄的昏黄。

    罗兰看不清赤梶花的表情。但他能听得见拳头攥紧时咯吱咯吱的微弱响声。

    “可恶啊!”

    赤梶花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气流激起了尘土,罗兰顿时就闻到了更加呛人的尘土气味飞了出来。他不禁伸手挡住了口鼻。

    还不等罗兰想好要说什么,赤梶花便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抬腿便要往外冲。随着咚的一声巨响,虚掩的仓库大门被他用力拍开,发出剧烈的吱呀声,正午的阳光顿时就重新涌了进来。

    “阿尔苏!你这是要往哪去!”

    罗兰眯着眼睛盯着赤梶阿虎,在他身后高声喝道:“你别激动!我们先商量一下!”

    “……来不及了。”

    过了许久,赤梶花异常沙哑的声音才传来:“等到他们离开现场,就真的来不及了。”

    白色的阳光将他的身形完全包围。在灼烈而明亮的光线包裹下,赤梶花身体的轮廓都变得模糊。

    他伸出一只手臂,挡住了弹回来的大门。而另一只手的手臂肌肉紧绷,带动整个上半身都在颤抖。

    “没有什么来不及的。或者说,反正已经晚了。”

    罗兰冷静到冷酷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事态已经失控,这是事实。你做的再多也只能阻止损失进一步扩大,仅此而已。”

    “现在瘟疫才刚刚开始而已,没有几个人被感染……现在还来得及。”

    赤梶花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听上去如同饥饿的犬类生物在威胁某物时的声音一般。

    “那么。你要怎么做?杀了被感染者吗?将他们杀死、焚烧,然后深埋吗?你怎么对他们的家人解释?”

    罗兰步步紧逼。

    “那也总比把瘟疫传染开了好!杀死十几个人总比看着数万人死掉要好!”

    赤梶花回过头来,近乎失控的嘶声大喊:“那你要我怎么办?他们是因我而死的!如果我不签那个字。他们就不会死!瘟疫就不会传染开!你是叫我昧着良心逃离这里吗?!”

    “别把自己看的太了不起,阿尔苏。”

    罗兰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就算你不签字。伯爵也会找到其他人签字的。你改变不了任何事。”

    “你……”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就静下心来听我说说看。进门之后,从堆积的绷带缺失的形状我们可以大概估计出,被拿走的绷带大概有十八组到二十二、三组。这些绷带足够包扎300人。我们之前拆开的绷带是三组,里面有三处被血痕污染。也就是说,被感染者大约不到二十人。”

    “那么,你要怎么做?把那三百人的绷带全部拆开看看其中谁的绷带是被血痕污染的?别开玩笑了,处理好伤势并且包扎起来之后。那种程度的血痕早就被伤者自身的血掩盖起来了。”

    罗兰的声音如同来自深渊,让赤梶花全身发冷,颤抖,绝望:“你找不到那二十人的。而且假设有血痕的那一面没有被扎在里面,而是露在外面,那么除了伤者之外,医士和附近的伤者都会被感染。只要你漏了一个人,那么最终他患病死去七日之后,瘟疫依旧会爆发。被你误杀的人会毫无意义的死去。”

    “听了这些之后,你依旧决定要用你自己的手法拯救他们吗?”

    赤梶花沉默了。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轻声说道:“我要试试看。”

    “如果我不试试看的话,我不会心安的……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我也必须试试看。”

    “那么。我最后提一句,我的朋友,”罗兰懒洋洋的声音从阿尔苏的身后传来,“小心不要碰到血痕,不然你也会被感染的。”

    “谢了,罗兰……”

    赤梶花苦笑道,但他身上的颤抖已然平息,声音也不再失控。

    在他临出门前,他最后冲着罗兰问了一句:“抱歉。我的朋友……我保护不了你了……你还会为我祈祷吗?”

    “假如你死了,通知我一声。”

    罗兰答非所问:“我会让你得到安息。”

    仿佛得到救赎一般。赤梶花笑出了声。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在他脸上盛开。

    “谢了!兄弟!”

    从罗兰的回答中得到了力量,赤梶花摸了一下背后的斩剑。露出了迷醉的笑容:“如果我还能回来的话,我请你喝酒!”

    说完,他便关上了门。

    在昏暗的仓库中,罗兰毫无顾忌的枕在那些绷带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啊。我等你。”

    他的声音从容而平静。丝毫不担心赤梶花会遇到意外。

    因为罗兰从一开始就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血痕。

    证据就是,在罗兰碰到那三处血痕的时候,他的瘟疫之巢没有触发,他更没有进入感染状态。

    换言之,这些绷带上的血痕都是伪造的。根本没有任何感染力。

    假如罗兰没有猜错的话,法琳娜的剧本是这样的:先给赤梶花瘟疫的消息,让他想办法把目光转移到绷带上,并且意识到这些全新的绷带中藏有某种猫腻。

    在赤梶花发现绷带中的血痕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会想到瘟疫的消息,他便会因此迎来第一次的绝望。

    而之后,在短暂的抉择中,赤梶花选择“净化”掉所有“感染者”,甚至所有伤者,以免瘟疫爆发。在他完成这件事之后,理所当然的会被卡拉尔通缉。当他却不会离开这里,而是至少停留一周观察自己是否清除掉了所有瘟疫携带者,在得到一周后仍然没有某人化为灰烬的消息后,他才会深深的松一口气。并且离开这里。

    这时候,真正携带了血痕的多多才刚刚到达这里没几天,并且带来了正品的血痕综合症。周围的城镇已经被感染,在赤梶花到达临镇之后,便会发现真正的血痕综合症是什么样的。

    他立刻会意识到,自己之前“净化”的感染者实际上并没有感染瘟疫。于是第二次的绝望到来。

    而在他急匆匆的返回黎赛罗的时候,这里大约已经化为一片死地了。

    绝望将会彻底的淹没赤梶花,而法琳娜这时才刚刚到达这里。面对已经崩溃的赤梶花,法琳娜轻而易举的就能将赤梶花的仇恨引向罗兰或是其他人比如说教授。

    而这是,罗兰已经前往财富之城或者白狼大公墓,离开了黎赛罗。自然不会阻止法琳娜的行为。

    于是,极端的瘟疫净化者赤梶花就诞生了。

    在即将到来的瘟疫复兴中,他将成为天灾一般的存在。光是他的存在就会将罗兰的许多计划打破。毕竟罗兰只是要用瘟疫使一般的民众绝望、并且放弃一千余年的神明的信仰。只有失去了信仰的神明才会变成凡人被拉到地上被杀死。而在神明被肃清或全部拉在地上之后,罗兰等三圣的牧师便会出手治疗瘟疫,重新攫取凡人的信仰。

    可是,如果那些人都被赤梶花屠杀或被法琳娜的瘟疫迅速的杀死的话,众神依旧会被拉到地上,可要重建秩序就变得不可能了。

    一旦人的数量少到了一定程度,根本无法抵挡恶魔和黄昏种的入侵。罗兰可以说是在等死。

    但现在罗兰已经看破了法琳娜的计划,他自然不会让法琳娜动赤梶花分毫。在赤梶花陷入完全的绝望之后,罗兰只要先于法琳娜开一顿嘴炮洗脸,赤梶花就能被罗兰直接带走如同卡卡里特一样。

    罗兰刚刚对赤梶花说的话不过是在演戏罢了。他的目的就是起码让赤梶花行动不要那么冲动。或者说行事干脆利落一点,不要留下什么尾巴,给自己增加一些额外的麻烦。

    罗兰完全可以晚一些去财富之城,毕竟受难之树就在那里,罗兰不管他他也不会突然飞走。白狼大公墓只要一个晚上就能攻略完毕,罗兰赶路的间歇就能完成这件事。

    他就是拼着耽误时间,也要把法琳娜的果子掰了。

    当然,这是罗兰之前的计划。

    在听到赤梶花的那句“兄弟”之后,罗兰就改了自己的计划。

    赤梶花这个果子要掰,但不能让他这么苦逼。而要达到这一点,只要罗兰引导赤梶花逃走的时候避开多多路过的城镇就好了。

    这并不困难。只要罗兰想做到。

    至于现在的话……

    罗兰决定趁着赤梶花完全忘记了罗兰这个“嫌疑人”,他先去外面找一趟约瑟。等他回来,大约便尘埃落定了。

    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恐怕“阿尔苏”依旧要像历史中的自己一样,改名叫艾拉索尔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