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九十四章 患者
    “起床了,本”

    “好的妈妈,我这就起。”

    本杰明以有些沙哑粗糙的嗓音向楼下喊道。

    他只感到自己的嗓子异常干哑,仿佛里面有沙子在滚动一般,光是说话就能感到嗓子里面传来隐隐的疼痛感。

    连带着,他感到自己的喉咙都变得异常疼痛。双手使不上力气,轻轻拂过自己的胳膊就能感到皮肤里面传来微弱的刺痛。

    本杰明刚想撑着床坐起来,就感到额前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感,脑仁仿佛变成了撞在罐头里的油桃一般当啷啷的晃动着。从胃里翻涌上来的恶心和反胃感险些让他吐了出来。

    他连忙将嘴巴紧闭,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双手在胸前连连向下抚动,好不容易才把恶心的感觉压了下来。

    “我这是……感冒了吗?”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错,因为卡拉尔的大结界,卡拉尔的冬日相比较其他地方可以说是无比的温暖。只要呆在家里,他们基本上是不会着凉。

    至于本杰明会感冒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昨天晚上的确出去了一趟为了他的伟大事业。说的现实一点,也可以说是为了挣钱。

    谁都不知道本杰明的另外一种身份。刚过完十六岁生日不久的本杰明是河鳄帮的顾问这件事没有任何认识本杰明的人知道,本杰明也没有把自己的身份说给别人听。这是他的秘密。

    和那些喜欢吹牛却笨的要死的孩子不同,本杰明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小脑袋异常聪明。但同样因为这个原因,本杰明从来就没有朋友。他也从来不屑拥有一个朋友。

    光是和那些鼻涕虫在一起用结结巴巴的方言说一下谁昨天吃了什么谁前天挨揍了之类的话题,本杰明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会变傻。“总是沉默的本杰明”他的“朋友们”是这样称呼他的。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不起眼的、从来不说话的孩子会是灰松镇最大的地下帮.派的顾问;没有人知道这个看上去异常老实而柔弱的孩子已经见过了两位数的死人,并且触摸过、殴打过他们的尸体。

    本杰明和与常人相比异常冷静的头脑只要稍微运转。便能从旅人的姿态和神色看出这些旅人大约带了多沉重的东西、以及他们的年纪有多大、大约有多少钱、性格如何、有没有挂着人命和通缉。因为河鳄帮总是挑那些懦弱又怕死的肥羊下手,而且先下手为强从不留活口,他们至今为止从没有失败过一次。

    灰松镇的人总是议论说,河鳄帮的人手上有人命什么的……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些给人以鬣狗印象的男人们手上不仅有人命,而且不仅有一条人命。他们一共有九个人,但在三年间却一共杀死了十四个旅人。平均下来每个人都杀过一个人。

    本杰明因为自己的异常而感到骄傲。

    自己与同龄人截然不同的经历让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是不同的。这种和其他人的异常给了本杰明一种非常强烈的优越感。

    这种恶棍的特有的潇洒本杰明称之为自由让他们深深沉醉于其中。

    他们从不祈求宽恕,也不奢谈未来。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自己已然是罪不可恕。这九个年轻人早就已经没有未来了。

    正因如此,他们的行为越发肆无忌惮。

    昨天捕杀的那个灰色头发的小孩子已经是今年冬天杀死的第五个人了。

    因为他们注意到德鲁伊并没有在意这些失踪的外国人,他们对现场的处理也越发漫不经心。到昨天的时候,他们甚至连把尸体切碎了扔进下水道都省了,就这样把尸体丢在大街上。

    到现在为止整整三年,都没有德鲁伊查过失踪案。他们因此认定,就算把尸体扔在街上也不用管。毕竟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也不想干这种恶心人的事。

    但是。一定会被发现的。

    和抱有希冀的伙伴不同,本杰明从一开始就明白,这样必定会引来德鲁伊的追查。但在一种少年人的自傲的驱使下,他并没有和自己的伙伴直言这件事。而是保持了沉默。

    因为他等待着德鲁伊的加入。期待着更加强大的力量加入到这场游戏中。

    就像是一开始厌倦了和那些同龄人的鬼把戏一样,本杰明对于这种猎命游戏也已经完全厌倦。他感觉不到风险,感觉不到敌人。就像是自己跟自己下棋一样,他完全感觉不到游戏的乐趣。

    没有对手的可悲的。因为期待着强大的德鲁伊加入到游戏中。本杰明故意没有提醒自己的同伙处理到尸体,而是静静的期待着尸体被发现。

    为了给德鲁伊设下第一道谜题。在最后分赃完毕、大家换好衣服各回各家的时候,本杰明重新绕了回去,想要将自己认识的某人的物品丢在现场以误导侦查。

    但是这时,令本杰明感到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尸体不见了。

    不光是尸体。在本杰明蹲下来用手触碰地面的时候,他发现原本湿漉漉的地面上的血液也不见了。

    毫无疑问,当时一定有某人跟在他们后面,还帮他们整理好了现场。也就是说有人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身份。接下来面对的,很可能是接连不断的勒索。

    本杰明这样冷静的推断。

    至于尸体自己站起来跑了之类的鬼话,本杰明表示自己从七岁开始就已经不相信了。

    他蹑手蹑脚的在附近溜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任何与尸体相关的痕迹。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亦或是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幻觉可分到的银币却又实实在在躺在兜里。

    而在他从窗户翻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

    也许是因为睡眠过少,再加上昨天晚上着凉引起的感冒……无需在意。今天晚上的会议还是要去开的。必须要通知他们尸体不见了这件事……

    本杰明撑着身体从床上爬下来,双腿刚一着地,就感觉到麻嗖嗖的感觉从脚底涌起,一路传到后脑。

    剧烈的眩晕感让他眼前一黑,麻嗖嗖的感觉从牙齿一路蔓延鼻腔。本杰明似乎能感觉到干涩的眼皮和脖颈间的血管在剧烈的律动。当时他就短暂的失去了意识,过了三四秒才清醒过来。

    “不行,我需要一些热汤……”

    本杰明喃喃着,用双手揉了揉眼,却感觉越揉眼睛越痒,而且越来越酸,不一会便有眼泪涌了出来。

    这时,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病比较严重。

    但他却不能现在叫医士来看。否则他们一看就能知道本杰明昨天晚上长时间的吹了夜风,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必须拖到明天……我先喝点热汤然后睡一觉吧……”

    本杰明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浑然不知自己脸颊上有一道被猫抓过一般的纤细新鲜的血痕被他揉的开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