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零一章 伊斯魔的痕迹
    罗兰当然不是想让艾露卡多将约瑟救下来。小说

    毫无疑问,约瑟不能留,但罗兰同样不想让艾露卡多对他出手。毕竟他是殉教者,万一他要拼命的话,绝对可以给艾露卡多造成巨大的麻烦,罗兰也有被他杀死的可能性。

    最好的情况就是约瑟和受难之树拼个同归于尽。但问题在于,约瑟也不傻。

    别说拼命了,他不趁机逃走就是好事。

    罗兰让艾露卡多跟过去,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万一要是约瑟直接撕破脸皮准备跑路,艾露卡多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他杀死。

    当然,这种可能性也不大。毕竟罗兰现在很有可能成为教宗,一旦他拿到了教宗的权柄,约瑟哪怕就是自己另立门户招募信徒设立新教,罗兰也能轻而易举废除他们的神术、抹消他们的神迹。到了那时,再虔诚的信仰也会不攻自破。

    退一步讲,罗兰也还有克劳迪娅呢。圣女对信徒的一切攻击全部免疫,约瑟现在这个时候反水没有任何意义。他要是聪明的话,就该等到教派创立以后,罗兰和克劳迪娅发生矛盾的时候反水。

    假如克劳迪娅真的想保他,就算是罗兰也真杀不了他。

    更大的一个可能性,就是他真的按照罗兰的直视,冒着被受难之树先手偷袭一波带走的可能性深入腹地帮罗兰收集到受难之树的情报。用这个证明自己的忠诚。

    那么,艾露卡多要做的事。就是等约瑟进入到受难之树的攻击范围之后,直接从暗中偷袭受难之树将它唤醒。被激怒的受难之树会立即对约瑟发动攻势,若是约瑟不想死的话,他就只能出手使用神术还击。

    面对受难之树哪怕是被罗兰削弱了两次、并且还没有成熟的受难之树,约瑟就是献祭了自己一半的身体也不可能打得过。正如卡卡里特所担心的一样,约瑟根本不可能在受难之树的攻击下活下来。除非燃烧自己的灵魂。

    而一旦开始燃烧灵魂。他就无法停止。等待他的唯有死路一条。

    要么死在艾露卡多手下,要么死在受难之树手下,要么死在自己的手里。罗兰的选择其实很多,他没有必要用一个对自己满怀怨恨的人。约瑟的命运已经注定。

    当然,如果他最后选择和受难之树全力战斗的话,罗兰也不介意把他封为圣人,让后世的人传唱他的荣光。他的灵魂升到导师那里也无所谓,只要别妨碍罗兰就可以。

    而赤梶花那边……罗兰相信,卡卡里特会处理好的。而且卡卡里特不在身边的话。罗兰也比较方便行事。不然他很难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对大公墓的机关和守护者如此熟悉。这已经不是经验所能解释的问题了。

    白狼大公墓距离黎赛罗大约只有半天的路程。如果路上不出意外,罗兰在夜晚降临之前就能到鸦木村。然后正好趁着深夜一口气把大公墓攻略完毕,把该拿走的拿走,该留下的留下。然后直接掉头去财富之城,见面就直接开启暴走,配合艾露卡多,罗兰基本上可以保证自己能在卡卡里特之前杀死受难之树。

    另外一边,黎赛罗城内的动乱已经接近了尾声。

    并不是说人们重新组织起了防线,而是说人已经基本不剩多少了。

    在赤梶花开始大规模的屠杀之后,一种奇异的惯性就主宰了他全身。

    他原本只是想杀死那些绑着绷带的人的。但在挥剑、挥剑、挥剑。不断重复挥剑直到挥剑形成机械般精准的动作过后,一种喝醉了一般的迷醉感主宰了他的整个心智。

    他惊喜而惶恐的发觉,在不断重复的简单的杀戮中,自己抵达瓶颈许久的剑术竟是又有了几分进步的迹象。

    就像是武器活了起来,在自己斩击敌人一般。这种奇妙的感觉让赤梶花迷醉。

    “还不够。”

    冰冷而沙哑的声音从铁面下传来,赤梶花挥舞着斩剑,将一个身上没有一根绷带的少女的头颅劈碎。

    光是杀死绑着绷带的伤者,还无法杜绝瘟疫。

    赤梶花在心底重复告诉自己,还不能放松。

    还有那些给他们包扎的人,还有那些搬运绷带的人……还有那些站在伤者周围的人。

    全部都要杀掉。全部都得杀掉才行

    一个声音反复在赤梶花脑海中响起。

    铁面的屠夫手上的斩剑已然布满了缺口。无辜者的鲜血浸透了剑刃,看上去剑刃仿佛锈蚀了一般,黯淡了许多。

    昏黄色的火光隐约在他的布满血丝的瞳孔中燃起,赤梶花近乎病态的喃喃着,用沙哑而低沉重复道:“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

    他的眼中已然被猩红完全浸染,什么都看不清。他凭借的本能搜捕周围的每一个人,凭借着本能斩杀他们。比起战士更像是野兽。

    和赤梶花相似的声音在他的心底响起。

    孢子可能会扩散,整条街的人都可以杀掉。

    不,应该说,整条街的人都必须杀掉。

    抑或说,整座城、整个黎赛罗,包括自己也一起……

    ……等等,自己也?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赤梶花微微一怔,眼中的昏黄色火焰瞬间熄灭。一阵剧烈的眩晕感之后,他眼前的视野顿时便的清晰。

    “无耻小贼!从我的脑子里滚出来!!”

    赤梶花震怒,低声咆哮。

    他的声音将周围的声音都带动着震动了起来。

    一个有些像蛇,又有些像章鱼的紫色透明的奇异生命仿佛突然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上,从虚空中浮现了出来。

    赤梶花伸手,直接将它捏碎,感受着那个声音彻底在脑子里消失,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谁在算计自己?这是什么东西?是在什么时候?

    但他还来不及理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赤梶花便感觉手中的制式卡拉尔斩剑猛烈的嗡鸣了一下,然后凭空破碎开来。

    赤梶花的眼神渐渐清明。他嘴角微微一扯。

    ……好吧,起码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出的问题了。

    “那个魔鬼,就是死了也不让我安心……”

    赤梶花连回头都懒得回头,便知道自己的身后必然是一片尸山血海。但赤梶花不回头并不是畏惧于这一点,而是他认为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必要注意。虽然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在被控制的行为下做出的,但赤梶花根本不屑于解释这种事情。

    既然都已经杀到了这里,再后悔的话未免显得太可笑了。若是自己是这样胆怯而畏缩的人,那些之前被杀死的人死后都会难安的。

    周围已经只剩下一片寂静。整座城市仿佛死了一般,他再也感受不到四周存在任何人。

    这一条半街的四百人已经被他杀了个干干净净。还好这里是死胡同,前方只有坍塌的港口,赤梶花也不用担心有感染者逃走。

    剩下的人唯有七人。除去六个全身缠上绷带的重伤者,就只有持剑站在他们身前面如沉石的萨亚侯爵。

    “只剩下你了吗。侯爵大人。”

    赤梶花以本音问道。

    “我等你很久了,阿尔苏。”

    但萨亚侯爵没有丝毫意外:“果然……那位大人的预料没有丝毫失误。”

    一股巨大的威胁感袭来,赤梶花的瞳孔瞬间缩紧。

    下一刻,周围的废墟中密密麻麻的正规君站了起来,他们手持十字弩,上面已经架好了附魔的利箭。

    “放弃吧,阿尔苏……不,魔鬼先生,”萨亚侯爵沉声道,“你已经没有丝毫逃走的余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