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二章 信仰神的怪物
    更加灼烈的飓风缠绕成束状,凭依在大公的剑刃上。

    银灰色的骨髓一般流动的毒火被莫名力量所扑灭下一刻,狂暴的焦热的暴风以大公为中心高速盘旋飞舞,里面原本已然变得清晰起来的人影再次模模糊糊的消失在了风眼之中。

    比起蛇和漏洞,更像是由飓风形成的巨大的钻头狠狠地钉在了地面之上。

    不光是地面被压力震得哗啦啦的开裂,就连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颤动。就像是站在施工现场的钻头附近一般,罗兰只感到自己脚下的地面以越来越激烈的频率颤动着。

    终于,在压力达到临界点之后,地面砰的一下爆裂了开来。在一瞬间,以大公为中心,地上瞬间绽开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密密麻麻的裂缝,而且每秒裂缝都在变的更加深、数量不断增加!

    仿佛来自地心一般的剧烈抖动之下,地上的许多细碎的尘土和碎石就像是疯狂敲击着的鼓面上的沙子一般高频的颤动着,以模糊的姿态悬浮在空中。

    但仅仅只是片刻,漂浮着的土石便被吹拂着的暴风卷飞,和零零散散的毒火一同被吸入银灰色的疯狂旋转着的飓风之中。被大公的力量约束着的飓风就像是被投入了碎沙的电锯一般,强烈的震动着,发出令人不安的刺耳声音。

    在这令人胆寒的一幕前,罗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反而露出了狂热的笑容。

    毫无疑问。那是仅有狂徒才有的笑容。

    那是疯子面对即将崩塌的大厦、面对被即将炸塌的桥梁时的笑容。就算是自己也在上面也无所谓。

    即使下一刻大公的剑刃就要撕碎自己也无所谓。

    他高声疾呼:“无忘咏唱、无忘祈祷、无忘长眠!”

    “委任于吾,学习于吾,服从于吾歇息于吾手!”

    就在这时。大公的剑刃终于完全的撕碎了飓风,直直的冲着罗兰刺了过来。

    然而罗兰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他口中祷告声不停。眼中银白色的圣火熊熊燃起。他身后的光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成了黑水晶般的羽毛,以让人拥有强烈的违和感的极速迎上前去。从四面八方夹住了如同炭火一般隐隐散发着红色微光的剑刃,将其停在了空中。

    看上去如同黑水晶般纯粹而精致、却依旧带着一丝柔软的羽毛就像是无数细密的钢刷一般,将大公的剑刃狠狠地架在了原地,冒出了大量的火星。

    源源不断的神恩从罗兰这里灌注过去,那些黑水晶一般的羽毛变得越发锐利而坚固。

    可及时如此,依旧能看到剑刃渐渐从羽毛的缝隙中滑脱,然后刷拉的一下从中拔了出来。

    下一刻,随着大公向前踏出的一步,狂暴的飓风猛然向四面八方爆裂开来。那瞬间罗兰感到窒息。他的身体感到了非常强大的向后的推力,险些就站不稳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灰烬化之前的狂暴是飓风吗……

    罗兰脑海中隐约出现了这样的想法,但却没有时间过多的思考了。即使罗兰稳住了身体,但此刻大公的攻击已然到来。

    没有被反制的情况下,剑刃裹挟着狂躁的飓风袭来,就像是挥舞着巨大的棍棒一般。

    罗兰下意识的抬起剑刃挡住了大公的突击,但之后他的剑刃便被单方向的旋转着的飓风向旁边偏斜了出去。

    之后,大公向前坚定的踏前一步,狂躁的飓风席卷。终于将罗兰向后击退了出去。

    虽然仅仅是击退了一米多不到两米,但在罗兰还在向后滑行着、没有重新掌握自己重心的时候,大公的跳劈便已然来临!

    以仿佛要将天地一起劈开的觉悟,通天彻地一般的银灰色飓风凝聚成柱。向下重重的砸了下来!

    然而罗兰却没有丝毫要闪避开来的意愿。

    他已然有了觉悟

    是了。不适用真正的实力,仅仅用普通意义上的真正的白银阶水平的战斗力,还有自己的战斗经验。就要将没有灰烬转化的大公轻而易举击败什么的,这样的想法未免也太过傲慢了。

    罗兰又不是什么真正的天才。他就算有和黄昏战斗过的经验。但那毕竟是在游戏中。况且,把他在游戏里的战斗经验全部加起来。满打满算也不超过十年。

    想想那些得到了冠军之喉进阶的荣光之剑和那些得到了影武者职业的潜行者,还有那些货真价实的武器大师,哪一个在进阶到白银的时候没有经历过十几年的历练?

    而在罗兰眼前沉默着进攻的“活化铠甲”,更是一生都生活在战场上的勇士,是刽子手,是被人崇拜的英雄。他一生杀过的人或许被罗兰见过的人都要多。

    那么,罗兰究竟是凭借着什么,才会优越到试图以对方的长处、自己的短处击败对方呢?是因为那“不过区区白银阶”的阶位吗?

    别开玩笑了。罗兰自己就是越阶击杀的典范,又凭什么别人不能拥有这样的能力?

    罗兰此刻的力量几乎全部都来自导师、系统和自己的先知先觉。若是把除此之外的“战斗经验”或是神术操纵技巧什么的当做优点拿出来炫耀的话,未免就太过上头了。

    现在罗兰已经冷静了下来。在那之后,他不由得开始感谢起了大公。

    若是没有他的逼迫,罗兰还发觉不到自己已经开始得意忘形了。

    他是一个牧师。是圣者的教宗,是长眠导师唯一的代言人。

    他的一举一动就代表了导师的脸面。

    畏惧自己成为怪物什么的,担心这样会让人对自己疏远什么的,这样懦弱的心理从一开始就不该出现。

    他是教宗,不再是那个普通人了。没有必要谨小慎微的去行事,而要如雷火一般去行事。

    罗兰要做的,只是不要让众神发觉圣者已经回归这件事而已。一旦他们有了警惕,选择将自己的信徒藏在深山之中的话,罗兰就有大麻烦了。

    唯有绝大多数人失去了对神明的信仰,他们才会无法抗衡奥姆之墙的检定,被放逐到地上。罗兰可没那个时间一点一点去搜他们,最正解就是在他们意识到不对之前让局势开始崩盘。

    换言之,让罗兰束手束脚的地方唯有神明的眼皮子底下。而卡拉尔和白塔一般,都是众神看不到的地方,罗兰就算使自己的基石要素暴走了,化身成为告死天使也没有问题。

    因为罗兰是教宗。

    是信仰神的怪物。

    万千思绪在罗兰心头闪过,越发狂暴的战意从胸口涌起。

    大公是波ss,罗兰也是波ss;大公是白银阶,罗兰也是白银阶。那么,既然大公已经开始暴走了……

    罗兰眼中有一丝翠绿的痕迹闪过,一瞬间压过了熊熊燃烧的圣火。

    看着即将要将自己劈碎的裹挟着飓风的巨大剑刃,罗兰连眼睛都不眨,只是站在原地,以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高呼道:“汝之罪将注油且记印”

    “呵……”

    轻柔而慵懒的笑声在罗兰身后传来。

    “就是这样。这样才是好孩子。”

    伴随着许久未见的导师的愉悦的声音,在大公剑刃落下之前的地方,银色的壁障安静的升起。将剑刃的力道完全吸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