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卡拉尔
    身为一个信徒,罗兰首先要做的,就是相信。:6d

    他要全然的相信导师,无论是在哪种意义上。若是他自己都不相信导师,又能抱着怎样的心态去劝说自己旗下其他的信徒?

    看着悬停在身前的攻势,罗兰微微一笑。

    赌对了。

    自己果然是这方面出了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罗兰的信仰出现了动摇。

    就算一开始罗兰只是抱着抱大腿的心态去信仰导师,但他也的确是万分坚定的相信着导师可以帮到自己,至少他还相信着长眠导师的伟力,而非是像现在这样,将来自导师的力量作为一种负担。

    在异教徒面前对自己的信仰藏藏掖掖的,不敢将导师的力量全然的显露出去,而是当做一个需要坑人才能卖出去的商品一般进行美化,这本身就是一种相当程度的不敬。

    信仰导师给你带来麻烦了吗?信仰导师是一件见不得光的事吗?

    从这一点上,罗兰和那些隐姓埋名的邪教徒实际上没有多少区别,那么导师就等于是邪教的邪神咯?

    如果罗兰和导师的立场呼唤,罗兰也会因此而感到不满。

    罗兰还不如当年的法琳娜做得好。作为一个在****土生土长的无神主义者,罗兰从一开始就拿错了剧本,将自己的底线定的过低了。

    好在,现在悔改还来得及

    “我赞美导师!我师我主奈若拉,我赞美您!我以全心全意赞美您!”

    在洗礼咏唱才祷念到一半、羽毛刚刚转化为剑刃的时候,罗兰毫无预兆的打断了自己的咏唱,转头开始赞美导师:“我师我主奈若拉,您有能力坚固我。愿荣光尽归于您”

    但是,奇异之处就在于,罗兰的赞美词并非是任何已有的祝祷词,也并非是罗兰所开创出的新的祷言,而只是单纯的赞美而已。而罗兰明明打断了自己的神术,但他的神术却没有取消。甚至那些悬浮在空中不断旋转着的剑刃还在闪烁着越来越强的光芒。

    这个原理很简单,因为这虽然不是任何祷告词,却也是对导师的祈祷。

    导师在《教诲》中曾说过:“你们当以信称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那些按祷告词赞美的。不可以说他们不信导师;但那些祷告时不按祷告词的,却也不能说他们不信导师。

    既然你们说,自己是发自内心的信仰导师;既然你们说,导师必可得知每个人所想,那么是否遵守祷告词。又有什么区别呢?

    罗兰想到这里,眼中闪烁起了越来越强烈的光芒。

    导师有一段时间没有主动出现在罗兰身边了,这种关系的淡化,并非是罗兰少做了什么,而是他多做了什么。罗兰的自作聪明,让他渐渐失去了导师的眷恋。

    在那段时间里,罗兰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信徒一般,遵照神圣的时间祷告、忏悔与赞美。可那些流于行为上的越多,最终入到心里的就越少。如今回想一下,罗兰和导师的距离最近的时候。毋庸置疑便是罗兰在白塔中传教的时候。

    没错。神术的确需要祷告词才能释放,但这本质上属于导师的恩赐,而非是一个有着触发词的死板的程序。

    若心中有着信仰,便无须在意表达的形式。尽管在一开始的时候,罗兰只是为了抱大腿而找上了导师,但到了现在,罗兰对导师早已有了几分真正的信仰。

    在大公如同惊涛骇浪一般连绵的拍击之下,罗兰没有丝毫动摇。

    银色的壁障如同分隔两个世界的界限一般,大公的所有攻击全部被吸收,如同咆哮着的海浪一般的攻势被分散。完全被挡住。

    尽管没有回头看,但罗兰却千万分的相信,此刻导师就站在自己身后,庇护着自己。

    “仅愿主怜此悲魂!”

    看着大公已然陷入了僵局之中。罗兰毫不迟疑的高声祷告。

    那一瞬间,在罗兰身边升起了剑的丛林。

    全部都是剑刃。密密麻麻的剑刃,每一把都带有导师的祝福和加持。

    闪烁着森然的寒光,燃烧着熊熊的圣火光是一把就是足以夺走白银阶强者生命的绝好的利剑的数千倍就这样从四面八方指向了大公。周围的空间都近乎盛放不下,莉莉娅在一旁看着,就感觉到自己的视野中传来了阵阵刺痛。

    无数密密麻麻的剑刃重叠在一起。那场景足以让任何密集恐惧症的患者瑟瑟发抖。

    仅仅是一瞬间,战况瞬间反转。

    被数百上千的剑刃指着,此刻的大公就如同被重重围困的勇士或者说烈士一般。

    那些黑色的羽毛所化成的剑刃微微一滞,然后毫不犹豫的向着中心的火力点倾斜。

    被逼无奈之下,大公只好凭借自己无双的武艺试图进行防守。不防守没办法,那燃烧着熊熊圣火的剑刃绝对可以轻易将自己的身体贯穿,飓风的护甲没有任何意义。

    他身处一只被飓风缠绕着的无形的大手,将其中一把剑刃抓住,咆哮的飓风顿时便从那把剑上面涌了出去。大公选择用它来迎击其他的剑刃,和自己的斩剑一长一短的相互弥补。

    而被仅仅的握持着,那燃烧着白色圣火的短剑也狂暴的喷吐着圣火,大公的手心传来了被烧焦一般的吱吱声,但他却没有丝毫迟疑。一个人硬生生的在无数的剑刃所化成的暴雨之中撑住了一瞬间。

    但他的武艺毕竟是有极限的。

    那只是凡人的技艺,无法用来创造奇迹。

    准确点说,大公流畅的防守只持续了三秒不到。之后便有剑刃突破了他的反手,刺入了飓风的中心,然后爆成了一团圣火。随后大公的动作便出现了更多的破绽,更多的剑刃刺入了进来。

    大公身上的飓风渐渐平息,他的气息渐渐变得衰弱。

    这时罗兰才能看得清,大公身上的盔甲已经被完全卸除,仿佛空无一物的银灰色飓风的中心,却隐隐约约的留着一个人形的空洞。

    灵魂体吗……仅仅依靠纯粹的灵魂中储存的本能,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罗兰心中微微一动,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也许可以修复这个灵魂……作为使魔也是不错的选择。

    他走上前去,在莉莉娅的惊呼声中,将手深入了虽然削弱了很多但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说依旧狂暴的飓风之中。

    他的右臂艰难的在飓风之中探寻着,他眼中的灵魂视界已然开启。

    终于,罗兰伸手搭在了那个空洞的人形的额头上。

    “安息……”

    随着罗兰第二次对大公使用洗礼咏唱,他的神色变得神圣,声音变得无比纯净,眼中有至纯洁的圣火在燃烧。

    在罗兰的低声祷念中,飓风迅速停息,那个空洞的人形渐渐闪烁起了水银般流动的光芒,然后逐渐凝实。

    罗兰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这完全不是使魔成型的流程……倒是有些像是圣人降临的样子。

    “……愿主宽恕。”

    “愿主看护您,应允您”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罗兰身前传来。

    下一刻,一个眼中闪烁着纯净光芒的少年骑士便在光芒中成型,在罗兰诧异到茫然的目光和导师愉悦的大笑声中一字一句的介绍道:“圣杯骑士卡拉尔,奉导师之命重回于世”

    “向您致敬,吾主。”)

    :/30/30738/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