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五章 贪婪者
    经过两天的跋涉,约瑟重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财富之城。

    出乎他的意料,过了一个月,这里的改变竟不是很多。

    一个月前,这里是废墟;一个月之后,这里依旧是废墟。

    曾经无比繁荣的财富之城,如今已经被烈火焚尽。人们当时在烈火中的哀嚎声还没有在约瑟耳中散去。

    ……他们可知,自己本是不用死去的?

    约瑟的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和罗兰不同,他对这个富饶的城市有着相当程度的好感。

    上等人与下等人之间的差别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对于一百个人来说会有一百个的答案。而对于约瑟来说,上等人和下等人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提出了更多的需要。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离开了群体就什么都不是。无论是巫师老爷的发明、亦或是炼金术师们的小玩意,都是为了给人用的。这类新玩意存在的意义,难道不是因为其他人的需要吗?

    如果谁都不需要的东西,从一开始就不会被发明出来。

    由此可以推出,世界进步的源头,正是人们的“需要”这种与贪婪长的别无二致的东西。

    在约瑟看来,财富之城的人也许的确是“罪人”,但绝对不是“下等人”。在约瑟的眼中,他们全都是相当伟大的人。

    正是因为他们提出了更多的需要,世界才会因此而进步。他们需要更多的粮食,于是世界的粮食就变多了;他们需要更多的娱乐,于是剧团和马戏团就诞生了。他们的需要直接的推动了世界的进步,而至于进步之后,那些新产生的产物给了谁。那又有什么关系?

    按照阴暗之神的理念,强者理应享用更多的资源。况且,凡人在世不过短短数百年,等到他们死了,他们攫取的财富自然就会分散出去。

    就正如王一样。在约瑟心中完美的王,应该是具有极强的野望的王。王要比任何人都更有欲.望。要比任何人都快乐,要比任何人都活的更有实感,要让万人景仰。

    唯有这样,人们才能被王所带领。人们渴望着拥有更高的权力之后的生活,人们渴望亲近王,由此人们心中也会有野望,他们心中自然而然的就会存在前进的动力,他们会本能的向上爬,希望取得更高的地位。拥有更高层次的“需要”。

    从约瑟的角度上来说,财富之城无疑是世界的中心绝非是外界传言绝望之城、地狱中的地狱,而是实实在在的,推动人类进步的圣地。

    这样的想法从未在约瑟脑海中消散。这才是约瑟对罗兰产生不满的根源。

    这样的圣地,人类最繁荣的城市,世界的中心,竟被那个家伙以这样轻浮的理由毁灭了?

    什么拯救,什么净化……这一切在约瑟看来都是无稽之谈。

    他一开始还以为罗兰是那种纯粹的毁灭者有些人就希望看着世界熊熊燃烧。约瑟期待这样异常的罗兰能改变些什么。他创造的价值,他所高声呼唤的欲.求应是夸耀的、异常的、耀眼夺目的。

    但后来。约瑟后悔了。

    罗兰绝不是他心目中的那种王。比起一个疯狂而离职的恶魔般的君主,他更想是一个有些极端的圣殿骑士。

    骑士能够拯救世界?别闹了,这个世界早就不需要骑士了。

    约瑟站在财富之城的门口,看着在城中蔓延的浅浅的金色液体,闭上眼睛安静的为这座城市而祷告。

    这世界病了。无药可救,濒临灭亡。

    如果那些还以为世界总是太平康乐的蠢货睁开眼。去缇坦南方的海岸看看就能知道,世界早就已经快要毁灭了。

    “天涯海角”从八百年前就卷曲起来,开始逐渐塌陷、陷落、歪曲。

    六百年前还存在的南方诸国早就已经被逐渐濒临的世界边缘所碾压毁灭。到现在为止,那片从远方而来的破碎开来的天空,仍在以每年数千米的速度逼近着缇坦逼近着这个“文明”的世界。

    从缇坦最南端的小岛向南望去的话就能看得到。远方的天空仿佛被坏死的伤口一般呈现出荒芜的枯紫色。海平面向上卷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塌陷。

    至多不过十年,缇坦就会被世界的边缘捏成碎沫。这也是为什么缇坦人总是兴致勃勃的试图发动战争的原因。

    不是因为他们的贪婪的想要更多,而是因为他们不想死。见此而已。

    不过是群懦夫。

    这便是约瑟对他们的评价。

    想到这里,约瑟便不禁叹了口气。

    既然罗兰无法倚靠的话,这世道又能去倚靠谁呢?

    虽说他非常讨厌罗兰,甚至隐约有些憎恨罗兰,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的主角应该就是他了。有着导师的支持,罗兰不可能失败。除非这个世界上有着什么连圣者也无法抗衡的可怕存在。

    可是,那可能吗?

    约瑟自嘲的笑了笑。

    想要脱离罗兰的约束,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着,却又不想失去那些远离罗兰后失去的好处。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个凡人,和卡卡里特那个怪物不一样。

    若不是导师让他协助罗兰,约瑟早就爽爽快快的背叛罗兰了。从阴暗之神手底下出身的他,深谙背叛的技巧,对此早已非常熟练了。

    但是,既然罗兰那个家伙开出了枢机主教这样的代价,就姑且再为他办成这件事吧。

    约瑟睁开眼睛,看着在晨曦之下闪耀着金灿灿的光晕的水在风的吹拂下荡出一圈圈的波纹,有那么一瞬以为这水中埋满了金子一般。

    “等到我成为了枢机主教……”

    约瑟喃喃着,苍白的野心渐渐在他的瞳底燃起,然后再次很好的隐藏起来,恢复了那副总是浑浑噩噩的目光。

    这次姑且先帮罗兰那小子把资料弄到手吧。他既然开出了这样诱.人的价位,若是自己还不回应的话,约瑟自己都会以为自己傻了。

    不过,仅此一次。再为他干最后一件事自己就收手了。

    以枢机主教的身份,独立出去的话,大约能拉到不少教众吧?

    这么想着,他踏入了满是流动着的金色火焰的财富之城。

    他走在水面上,却完全没有踏出波澜。他就如同一个幻影一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整个人的存在感一降再降。到了最后的时候,就算仔细的盯着他,稍微一眨眼也会直接失去他的踪迹。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影子似乎从昨天晚上开始,颜色就变得略微重了一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