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有特别的拉怪技巧
    灼热而潮湿的空气充斥在约瑟的身边。⊙,

    皮肤被热烘烘的气体包围,如同在桑拿房中一般,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淌,后背已然完全浸湿。就连眼球都变得微微发烫,视线被蒸汽包裹,变得模糊不清。就如同把脸凑在开水上方一般。

    进入到了财富之城之后,约瑟才真正意识到了这座城市真的已经被毁灭掉了。

    被稀释的流火之光时隔一个月仍然在发热。尽管这热量早已无法引燃什么东西,但仍然比普通的沸水更加滚烫。

    约瑟并没有涉水前行,他以秘法抹去自身的重量,在金灿灿的水面上凝成一层膜,微微下陷着支持他的重量,如同夏日在水面上跳跃的水黾一般。

    如果不小心掉进去了的话,约瑟毫不怀疑自己的脚和小腿会被烫伤。但他就是有这样的自信,不依赖任何道具也能自如的行走在任何水面上。

    踏水而行是每一个资深潜行者的本职技能,就算约瑟已经抛弃了自己曾经的信仰,但他在尼克斯的教会里待过的五十多年也不是白待的。那种能力早就已经化作了本能,想忘也忘不掉了。

    如同每一个怀旧的老人一般,约瑟莫名的想起了上一次见到卡卡里特时的样子。那还是和化名为“奥兰多”的罗兰第一次见面还没有太久的时候。

    当时,卡卡里特的后颈被严重烫伤。他的脖颈开裂,鲜血淋漓。在伤口的附近有两圈带着血痂的灰黑色痕迹,附近满是水泡,甚至已经开始流脓。

    那伤势大约就像是被烙铁烫了一圈然后撒上了盐又或者是被套上了烤的发红的铁项圈。

    当时,卡卡里特十指的指甲都被人暴力的用钳子拔去,其中有两根手指的指骨也一同被粗暴的捏碎,还有三根手指被人生生用满带锈迹的铁钉贯穿,眼看就是活不成了。

    要不是罗兰,恐怕他就真的活不成了。

    约瑟深深的叹了口气。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如今卡卡里特成为了罗兰的忠犬这件事。约瑟不是无法理解。但是理解和认同是两回事。

    也许两个人曾经的关系不错,但如今既然已经走上了不同的路,那么两人便不再是一路人了。

    ……说起来,那时候自己和卡卡里特还是好朋友的来着。

    约瑟的脚步渐渐变慢。总是板着的嘴角微微翘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那时候,自己六十七岁,约瑟还不到四十岁,在自己眼中不过是个孩子。

    约瑟还记得,卡卡里特有一个七岁的女儿。长的很可爱他还给约瑟他们看过那个孩子的照片。

    但如今……

    “他已经三年没有回过家了吧……”

    约瑟以只有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喃喃说道。

    “真是不像话。都是当父亲的人了,行事还这么冲动……”

    如同自己还是过去那个长者一般,如今已经变得年轻的约瑟以严厉的声音斥责着此刻并不在自己眼前的那个人。

    但话音未落,约瑟的话就莫名的哽住了。

    一个可怕的、让他不愿深思的事实此刻浮现在了约瑟的脑海中。

    ……如果自己当时没有遇到罗兰的话,那么,现在自己会怎么样?

    约瑟脑海中不由得展开想象。

    如果自己没有遇到罗兰,那么自己就不会将信仰交给长眠导师,那么自己还会是尼克斯的信徒。

    假如没有在罗兰焚烧财富之城的事件中死亡的话,那么自己应该会跟随大部队前往白塔,成为掠夺者的一员然后死在艾露卡多的手里。

    和艾露卡多打过交道之后。约瑟深深的明白那个看似无害的优雅少女究竟有多么可怕。

    如果说自己是个“恶人”的话,那么她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怪物”。

    约瑟对罗兰并没有几分畏惧,而对艾露卡多就不一样了。

    光是看着她,约瑟就能感到胆寒。就像是阴影会被夜幕吞噬一般,黑暗在更大的黑暗面前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只要有她在,约瑟就不敢光明正大的背叛罗兰。

    约瑟突然感觉,自己的精神似乎也跟着身体一起变得年轻了。

    如果放在一年以前,自己没有见过罗兰,没有变得年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的想法。那时的老约瑟生活在一个灰暗、平淡而知满足的世界中。世界变化的再多。也和他没有多少关系,反正他也活不了太久,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把罗兰培育成自己梦想中的那种人。

    不过,在变得年轻了之后。约瑟背叛了年迈的自己的想法。

    固然自己的行为依旧有过去时的影子,但是随着身体变得年轻,约瑟的欲.望也有了明显的增长。他的行为开始变得激进,他的思想变得不切实际,他开始叫嚣自己的“梦想”。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一时间,约瑟不禁失神。

    他静静的站立在城市的正中心。望着晨曦之下变得如同黄昏一般金灿灿的世界,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

    究竟,我到底……

    但还不等他开始思考,他就感觉到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剧烈震动,金色的水面上泛起了强烈的波纹。

    剧烈的危机感席卷了约瑟全身。他卓越的感知在拼命向他示警。

    一种被凶猛的猎食者盯上的感觉让约瑟感觉到后背的汗水似乎有些发凉。他全身的汗毛一瞬间绷紧,被堵塞的汗水让约瑟感到一阵不适。

    到底是什么!?

    下一刻,近乎本能的,约瑟向身后一个大跳,正好避过了从脚下袭来的攻击。

    带有金色纹路的纯白色藤蔓假如水桶粗细的藤蔓还能叫藤蔓的话从约瑟脚下向上扬起,空气和水面一同被撕裂,金色的滚烫的水发出极为响亮的爆鸣声,掀起了喷泉一般的巨浪。

    约瑟只来得及用手挡住了眼睛,然后就被滚烫的金色沸水泼了一身。

    然后,在狂躁的嘶鸣声中,巨大的橡木从水面中升起。被人们称为“受难之树?”的总是一脸温和的德鲁伊近乎于暴怒的挥舞着自己的藤蔓,发狂一般的抽打着周围的一切。

    约瑟一脸茫然。

    ……我好像没有攻击他吧?我怎么惹到他了?

    “等等,阿卡姆先生……”

    约瑟的话才说到一般,那双猩红的双眼就狠狠的盯住了他,如同确认了凶手一般,数条藤蔓从四面八方毫不留情的重重抽打向他。

    一时间,约瑟心中也泛起了几分怒火。

    又没有招惹到你,好端端的就要取人性命……

    “没法讲道理的野狗……吗?”

    约瑟的话语也变得冰冷。

    他的眼中,银灰色的圣火渐渐燃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