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全部成为灰烬
    不过,那些事情都不重要。

    约瑟脸上,狰狞却又虔诚的怪物一般的笑容开始浮现。

    他能明显感觉到,导师正在注视着自己。

    这种狂犬一般、怪物一般的战斗方式,这种将死亡如同秋风般凛冽的狂躁的毁灭,想必是导师所乐见的吧。

    不仅仅是新的祷言在约瑟心中浮现,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神恩正在快速增长。

    白银阶的壁障瞬间冲破,在海量的神恩的冲刷之下,约瑟的灵魂变得晶莹剔透,如同在火中灼烤的琉璃一般。

    约瑟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以嘶哑的声音高声祷告:“今日!我在那民中赞美导师!我要述说她的荣光,传扬她的伟力!”

    “人们只得应和,高声称是,直至长眠!”

    他的牙齿已经完全烧光。绝望地狱的毒火攀附着,几乎将他燃烧殆尽。

    这不是约瑟对导师的献祭。长眠导师与那等邪神不同,她不需要牧师以自己为祭物。

    准确的说,这是约瑟对自己的献祭。

    每次吟唱绝望祷言,他都能感受到在那祷言中浓重的绝望心理。

    担心神抛弃了自己。担心神离自己而去。

    并非是想要神将自己从逆境中解脱出去并非是贪婪的想要神的力量,并而是想要用神的力量带自己脱离险境、为自己谋福利。

    那是更加纯粹的,就像是牙牙学语的婴孩找不到自己的父母时的那种慌乱。

    只要神在自己身边,就算死去也能安心。若是死后无法进入自己神明所在的地方、灵魂被囚禁、被抛入其他神明的神国,那对于任何牧师来说都将是无法想象的绝望。

    想象自己在不会说话、难以行动的时候,被丢在了满是陌生人的车站里或是其他什么地方就可以想象了。那种担心自己被遗弃的绝望和恐惧,迫切的让牧师们想要证明点什么。

    纵使是献祭自己的孩子,纵使是从悬崖上跳下去,纵使是将自己的四肢除去、将双目挖掉也会心甘情愿。虔诚而绝望的心态,足以催生一切狂行。

    正是一切狂行。

    他的肩胛骨、头盖骨和脊椎开始燃烧,耳朵和口舌已然化作了纯粹的光带。双腿却仍然不停的向前冲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蒙着双眼的人在悬崖边疾跑一般的危险。

    约瑟的沉默祷言还没有吟唱完毕,他就已经冲向了受难之树身边金色的领域。

    巨大的火人的身体被挤压、变形、整个人形被压成了如同饼一般的纤薄姿态,就这样摊在了金色的领域上方。

    明明看上去有些喜感的姿势,却只能给人以“怪物”的印象。

    就像是定格的海啸、又像是已经还是隆隆的轰鸣的火山。灰白色的火焰仍在翻卷缠绕。受难之树看着却犹豫了,一时间完全不知从何下手。

    而此时,约瑟的沉默祷言已然接近了尾声。

    “于是”

    约瑟高呼着,以嘶哑的声音高声呼喊:“这世界再无言语,也无声音可听!”

    下一刻。他的身边也同样展开了一个银白色的领域。然后沉入了火海之中。

    可明显的,受难之树身边那单调的金色领域却受到了很强烈的影响。银色的光华以约瑟为中心,渐渐的染到了受难之树的领域上。

    在被染成了银白色之后,受难之树身边的声音顿时消失。但同时的,它似乎也失去了对约瑟的抗拒能力。

    纤薄的结界在巨大的人形面前不堪一击。光是约瑟伏在上面,咯嘣嘣的响声就不断传来。在约瑟的重压之下,被染成了银白色的领域产生了相当明显的形变。

    受难之树见状不妙,试图再次从那个男人的头颅中抽取什么东西,投入到领域之中。

    但显然,这已经是来不及了。

    令人牙酸的咯嘣嘣的声音响起了大约两秒。最终,随着巨大的火焰人形抬起双拳重重砸下,玻璃破碎的清脆声音瞬间响起,金色的领域直接破碎开来。

    下一刻,巨大的灰白色火焰人形卷起飓风,直接向着受难之树冲了过去。

    受难之树面临死亡的危险,也直接狂暴了。

    它的藤蔓变得粗壮了三四倍,上面浮现出了龙鳞一般的甲壳,挥舞的速度骤然提升了三倍有余。光是挥舞时卷起的飓风就让火焰的人形不断破碎。

    金色的水和灰白色的火焰混在了一起,激烈的爆炸声连续不断的传来。足以将建筑物直接击穿出大洞的水柱向上喷涌。

    可虽然受难之树已然武装到了这种程度。但火焰的人形仍然用手就攥住了大量的藤蔓,然后将其撕碎。

    上面的鳞甲只要有一丝破损,灰色的火焰就会灌入进去,藤蔓瞬间就会化为灰烬。受难之树只能选择截断这部分的藤蔓。不过好在它的根仍然在地下,它的伤势很快就会恢复,藤蔓仿佛无穷无尽。

    而裹着龙鳞的藤蔓抽打在约瑟身上,一个巨大的缺口就会出现在约瑟的人形表面,灰白色的火焰如同涌动的水花一般向后泼洒。

    巨人和巨树之间的战争,虽然看上去很儿戏。但一举一动都足以掀起毁灭凡人的现象级的灾难。

    双方都默契的没有攻击对方在下方的要害比如说约瑟的本体或是受难之树上面的那个头颅。

    并非是留手,而是它们都知道,那些看似毫无防备的要害,实则是敌人全身上下最可怕的位置。在没有把对方的实力消耗到一个程度的情况下,它们并不敢随意出手,使自己露出破绽。

    场上的局势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双方都在以同步的速度使对方受伤,同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恢复着自己的伤势。战况坚定的一步步的朝着持久战的方向拖了过去。

    但此时,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了约瑟面前。

    他已经快要燃烧殆尽了。

    并非是形容词。他是真的快要燃尽了。

    他胸腹处的火焰快要熄灭,他已经开始燃烧自己全身的皮肤和肌肉。双腿更是在他冲到受难之树身边之后就化为了柴薪。

    为了保持自己的持久作战能力,他讲银白色的火球维持在半径半米多一点的位置就没有增加。约瑟甚至不敢把这些银白色的真正的毒火发射出去,只能用被毒火焚烧后的流火之光进行迎战。

    可即使如此,在进入最惨烈的厮杀之后,仅仅过了一分多钟,约瑟就快要把自己燃尽了。

    自己会死。

    如此明确的预感出现在了约瑟心中。

    而且他非常清楚,这次,罗兰不会再来救他了。

    狂躁的战意随着死亡的预感渐渐平息,一种决绝渐渐浮现在约瑟的心中。

    被人引导了也好,被人当枪用了也好。此刻追究这些东西已经毫无意义。

    越发强烈的银白色光芒在巨大的火焰人形中开始闪烁起来,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亮。

    如果一定要死的话,约瑟不想就这样被人当成傻瓜一样的活活拖死。平平淡淡的活了一辈子,一辈子都随波逐流,已经够了。

    已经够了。

    起码在这一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神圣时刻,在死掉的时候,约瑟想要更加绚烂、让人难以忘记的死亡。

    要让众人铭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