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使与怪物
    那是以野兽的标准来说,依旧显得过于粗狂的姿态。`

    娇小而柔美的少女挥舞着和自己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大黑色利爪,整个人化作一道赤色的闪电向着受难之树飞驰而去,脚下裂开了蛛网般的裂纹。

    她身边翻涌着如同实质一般的猩红色的气浪,将她的半张脸遮蔽,显露出异样的狂气。

    随着她的冲锋,似乎能看到一道猩红色的拖着长长焰尾的彗星贴着破碎的地面冲了过去。已然被轰炸过一次,只剩下黑色的泥土的地面被巨大的压力犁出来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那是仿佛要将天劈开、将地撕碎一般狂傲的姿态。光是看着似乎就能闻到浓烈的腥气。

    那便是人类无法匹敌,无法应对的可怕灾祸。

    ——灾祸自天而降,凡有血肉的怎能抵抗?

    第一次的,受难之树做出了激烈到夸张的反应——它把自己的根拔了出来。

    那是淡红色的根茎,每一根的末端都串着一个或两个干瘪的人。他们身上披着被腐蚀了一半多的铠甲,被粗大的根茎穿胸而过,无数毛茸茸的鲜红色细根从根茎上蔓延出来,将他们全身上下钉住。

    这正是那批失踪的圣殿骑士。他们没有被浸在流火之光中烧死,而是被穿成肉串,钉在了地底。`

    他们的眼眶深陷,牙齿全部脱落,双腿被粗暴的摘下,仅留下躯干和双臂的部分。他们的脸上的血管紫,眼球凸出,皮肤过于苍白。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他们都还没有死去。

    他们的目光呆滞无神,脸上却露出异样的安逸的表情。在根茎的挥舞之下,这些干枯的活尸仿佛触电一般的抽搐着,就像是皮影戏一般。

    千人的骑士团以滑稽而僵硬的动作飞翔在空中。白银阶的气势从他们身上涌了出来,他们整齐划一的抬起了手中的长剑。

    ——直指艾露卡多。

    “怎么会……?!”

    莉莉娅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中含泪。加哈拉德也深深的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受难之树给他们注射糖分和水分,以此从他们体内抽取生命力和神恩。

    就像是人类种植果树一般,受难之树也仿照着人类的样子圈养了一批“牲畜”,使自身得到成长。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加哈拉德紧紧闭着眼睛。但光是从他颤抖的身体中就能得知他的愤怒。

    年轻的骑士的右手按在了剑柄上,已然攥的白,双脚却如生根一般丝毫不动。`

    因为罗兰没有让他行动。他就没有权利去讨伐君主的敌人。

    以一个骑士的观点来看,干涉他人的决斗或是介入他人对魔物的讨伐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这就等同于贬低对方的荣光,藐视对方的荣誉。

    就算再担心。再愤怒,加哈拉德也绝不能在罗兰开口之间介入这场属于他的战斗。

    而另一边的罗兰,也没有辜负加哈拉德的期望——

    “败走者、衰老者为我所召。对我委身,从我而学,为我效忠。”

    在告死天使的咏唱声中,纯白色的圣光一分为数十,数十化为数百,无数细密的光牢将受难之树刚刚伸出的根茎连同还有些焦黑的纯白色藤蔓一并紧紧地锁了起来。仿佛从天堂传来的祷告声隐隐约约的响起,圣洁的歌声回荡在空气中。

    数百米高的参天橡木、高唱祷言的天使、率领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军团——在那一瞬间,仿佛千年前的史诗年代再度重现于世一般。

    光牢仅仅持续了一瞬间。就被受难之树爆出来的巨力所崩坏。但这时,艾露卡多已然冲了过去!

    黑色的巨爪张开、握紧,大片的根茎和缠绕在受难之树上的藤蔓就被艾露卡多紧紧抓住,然后绷紧。

    随着她用力拉扯,吱嘎的声音传来。将根都拔出来的受难之树根本无力抗拒艾露卡多的巨力,数百米高的巨木竟被她拉扯着,便要倾斜着倒下。

    沿着无数的藤蔓和根茎,艾露卡多身后的数千狂犬、黑色的乌鸦跳了上去,狂吠着嘶鸣着卷了上来。天空瞬间就被漆黑和猩红遮蔽,浓烈的腥气伴随着毁灭特有的气息降临于此。蚁群般的黑色野兽将受难之树的表皮瞬间覆盖。

    受难之树瞬间就被激怒。一层滚烫的灰烬在表面上浮现了出来。与此同时,它的气势也滕然升起,狂躁的嗜血气息涌起。

    它的藤蔓上刺出的刀刃变得更加突出而锋利,从外表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藤蔓的样子。变成了完全的刀刃束成的鞭剑。灼热而滚烫、隐约闪烁着黑色的暗火的灰烬在刀刃上浮现,将大片的黑色野兽割草般的杀死。

    然而,这时罗兰的祷告已经接近尾声:“……不忘歌咏,不忘祈祷,不忘长眠。歇息于吾手。汝之罪将注油且记印——”

    在刚才纤细光柱的落点上,一片银白色的虚幻十字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大多数的十字架只有膝盖的高度。偶尔可以看到有一人高的十字架——而在其中最显眼的,则是那个深坑的最底部,约瑟消失的地方,一个十米高的巨大十字架上写满了祷告文。

    一架架高低不同的十字架闪烁着温和的纯白色圣光。看上去就像是乱葬岗一般,却又带有一样的神圣感。

    随着罗兰的咏唱,有纯白色的蝴蝶扇动着翅膀从十字架的顶端上飞起,带动着纯白色的微风。

    受难之树身上的灰烬瞬间便被罗兰完全驱散。它刚刚得到加持的力量崩散成燥热的气息向周围扩散。

    在那瞬间,受难之树身上的力量便已然失衡。在与艾露卡多的角力中,受难之树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可怕的伤害。

    “宽恕于此,受肉之我在此宣誓,在此高呼,在此颂唱——”

    在罗兰的祷告声中,无数蝴蝶围绕其上,纯白色的微风渐渐化为耀目的风暴。

    在无尽的风暴之中,一个大约一百米高的模模糊糊的白色人影浮现了出来,看不清面目。

    它冲着罗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受难之树身边,抬起手,重重拍下!

    受难之树身上密布的灰烬没有任何效果,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响起。

    在净化领域特有的圣光中,受难之树不断给自己施加的增益一个个的被驱散,狂犬不停的撕咬着受难之树的表皮,咬断根茎和藤蔓,无数乌鸦将那些骑士的内脏和大脑咬碎吞食,将嵌入在受难之树上的男性头颅附近的树皮咬碎,将里面的人刨了出来。

    在巨大的人影缓慢而有力的拍击中,在无数黑色野兽的撕咬之下,受难之树的气息一弱再弱。

    终于,在艾露卡多的咆哮声中,她将受难之树完全的拔了起来!(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