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二十三章 神迹之地
    脱离了大地之后,受难之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

    它金色的表皮以极快的速度失水,变得干燥而枯黄;他的金色橡叶化为灰烬,缠绕其上的纯白槲寄生如同被火焰灼烤一般,迅速变得枯干而漆黑。

    信仰希格斯的黄昏追随者都具有或强或弱的不死性。基于灵魂的不死性暂且不提,那些基于肉.体的不死性基本上都有一个相同的解决办法,那就是让他们彻底离开大地。

    希格斯作为前盖亚之父,盖亚之壁的创造者,大地无疑是祂的主场。只要祂的信徒站在大地上,祂就能源源不断的给他们提供力量。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扼住他们的咽喉,将他们拖离大地。之后再针对其他的不死性进行逐一破解。毕竟黄昏追随者的不死性远远弱于黄昏眷民,相对后者来说要好解决的多。

    看着在艾露卡多的钳制之下,受难之树挣扎着,迅速枯萎凋零,罗兰终于松了口气。随着他身上的异化迅速消退,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疲惫。

    别看罗兰好像什么都没干,只是把约瑟的圣灵给召唤了出来而已。事实上,以白银阶强行驱散真理殿堂级别的神术加持,要不是罗兰使自己暴走,他的位格绝对办不到这件事。

    就和之前对阵贝尔纳时一样,面对希格斯的信徒,罗兰心中再次被来自导师的杀意充满。但这次却和上次有些许不同。

    也许是之前被希格斯污染了一次,心灵变得坚定了许多。这次罗兰使自己的起源暴走,又面对了导师杀意的感染,竟然也没有失去理智。当然,即使如此,罗兰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也耗费了巨大的精力。

    他越发的肯定了,导师对于一些标准的评判。

    以罗兰为例,罗兰越是做出一些节操丧失的事情,导师就越愉悦;罗兰越是暴怒,悲伤。或充满某种坚定而剧烈波动的情绪的时候,导师就越兴奋。相反,在罗兰保持镇定、胜券在握的时候,导师似乎也提不起什么性质。

    ……真是恶趣味。

    罗兰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曾经听闻。因为当时奥姆在创造长眠导师的时候参考了黄昏的特性,于是长眠导师便成为了最接近黄昏的圣者。

    在所有的圣者中,她的化身是最接近凡人的。无论是脸上始终充满狂喜,手持死.刑具的行刑人,还是佝偻苍老、总是叹息着的掘墓人。亦或是没有五官、优雅而慵懒的守墓人,都是以人类的形象出现的。

    纵使长眠导师的三个化身以人类的角度来说都充满了怪异,但比起以树状图出现的卡巴拉之树、以一颗被巨蛇缠绕的金色橡木为化身的盖亚之父,亦或是以一个金色的石板显露于人前的立约者来说,她都已经是最接近人类的那个异类了。

    她也是对凡人最感兴趣的圣者,唯一对人类的诗歌感兴趣的圣者,唯一要求牧师谱写赞美诗的圣者。

    比起其他的圣者来说,她太具有人性了。但任谁来也能看出,她的人性不过是模仿得来的伪物,可光是她具有模仿人类的兴趣这一点。就足够令人毛骨悚然了。

    看着约瑟的巨大人形渐渐消散在空中,罗兰却并没有留意。他的注意力全部都被另外一件事分走了。

    在这次罗兰在从告死天使的状态退出的时候,有奇异的幻象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似乎有无尽的灼热的沙尘在罗兰眼前一闪而过。裹挟着热风的什么昏黄色的东西聚拢起来,轰鸣着形成了数千米高、直达天际的巨大抽象人形。在祂的面前,受难之树就像是孩童般渺小。

    但是,那样的幻象仅仅维持了一个瞬间。罗兰只能看清那个巨人有些像是一个被缝住嘴的苦修者。祂的手被绳子捆缚在胸前做出祈祷状,沙尘一般的长发向四周舞动着。

    第一时间的,罗兰就联想到了自己在和贝尔纳对决时身后浮现出来的昏黄色人形。

    ……这意味着什么吗?

    罗兰意识到这件事似乎拥有某种特殊的意义。他不由得暗暗留了个心。

    不过在那之前,有着更重要的事等待着罗兰去解决。

    财富之城的一切,都应该得到解决了。

    “艾露卡多。已经够了……回来吧。”

    罗兰轻声念道。

    黑红色的怪物恭敬的点了点头,将受难之树抛在地上,便退了回来。

    受难之树的藤蔓已然枯死,化为灰烬。只剩下了一截一米高的树桩。和一个嵌入其中三分之一的木质化的男性头颅。

    受难之树的残体挣扎着,如同虫子般的蠕动着,颤抖着,想要将自己再次埋入土中。但那是没有藤蔓、没有根也没有手臂的它做不到的事情。于是它便发出了尖锐的颤抖着的悲鸣。

    它在无数十字架中艰难的蠕动着,碰到了一根残缺的骑士的残骸。它仿佛找到了乐土一般,拼命想要把自己刺入其中。但它却只能震动着,什么也做不到。

    “可悲的怪物。”

    罗兰叹息着,慢慢走上前去。每经过一个十字架,罗兰就停下来,轻声为它祷告一句,然后继续前行。

    在他的身后,银色的光辉如同星光般涌起。在罗兰的头顶上,有什么透明的东西一闪而逝。

    身穿黑色长袍的削瘦身影沉默的拔出了斩首者长剑,将其高高举起,然后重重落下。

    一下,两下,三下。

    木渣飞溅。那个木质化的中年男子尖叫着睁开双眼,正好对上了罗兰的眼睛。

    男子不由得愣住了。

    但就在下一刻,他的头颅就被罗兰砸碎。非常均匀而细致的,罗兰耐心的将整截枯木全部砸成了碎渣,伴随着在天上飞舞的白色蝴蝶扇起的微风洒遍全城。

    然后,他将斩首者长剑钉入地面,难得的以微小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轻声祷告。

    银白色的圣火渐渐燃起,沿着满城的木屑燃遍全城,安静的燃烧着。白色的十字架群在圣火的光芒之下闪烁起了温润的微光。

    艾露卡多、莉莉娅和加哈拉德沉默的看着这一幕,面容肃穆。

    加哈拉德将自己的头盔摘下,和莉莉娅一起低头默哀。

    而艾露卡多眼中隐约闪烁着水光。在她的眼中似乎映出了另外一个相似的身影。

    在罗兰的视线中,一条系统提示浮现了出来。

    【让他们闭嘴(3/4)】

    【黄昏讨伐】

    伴随着受难之树的死亡,还有下面的一大片奖励。若是平时的话,罗兰想必已经露出了得意而愉快的笑容了吧。

    但此刻,罗兰的注意力却全然不在这里。

    他呆呆的望着燃烧着银色圣火的城市。

    银白色的圣火渐渐熄灭。在十字架群的周围,蓝色、粉色、明黄色、红色、白色……不同季节的无数的花朵从受难之树的残骸上生长出来,勃勃的生机。巨大的坑洞被花朵填满,虚幻的十字架凝成实体。被毁灭的财富之城,仅仅在一瞬之间就成了充满生机的原野,似乎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

    那毋庸置疑,一定不是罗兰做到的事。

    一瞬之间,实现这样的生命的奇迹,只能用神迹来形容。

    突然,罗兰感觉到身后有人将自己轻轻拥住。那是柔软却没有丝毫温度的身体,却给罗兰一种母亲般的温暖感。

    罗兰的身体在冲击之下向前微微一倾,长长的乌黑发丝从他的肩膀沿着脖颈洒落,一直撒在地上。

    罗兰没有回头。

    因为他知道,身后的人绝不可能是自己期待中的那个人。

    “走吧,”罗兰突然开口道,将他拥住的那个怀抱如同幻觉般消散,“我们去班萨。”(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月票啦(~ ̄▽ ̄)~sf0916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