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二十六章 等待多多
    在萨亚侯爵府中,赫尔加和卡卡里特面对面的坐着。赫尔加挥手驱退了一旁侍立的女仆,站起来,亲手为卡卡里特倒上了一杯红茶。

    她的眼圈泛红,面容像纸一般白,看不到一丝血色。也许是因为一夜没睡的原因,她粉红色的长发都已经失去了光泽。就连妆容也无法弥补她的憔悴。

    “非常感谢你,神父先生……”

    赫尔加声音嘶哑,语调却清晰:“若不是您,我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很抱歉,萨亚小姐。”

    卡卡里特却叹了口气。

    赫尔加听闻,手不由得抖了一下。杯中的红茶浮现出一圈圈的涟漪。

    她低着头,将表情藏在阴影之中。

    “如果我能来的再早一点……如果我能再强一点的话……”

    “不,这不是您的问题,神父先生。”

    赫尔加出声打断了卡卡里特的话。

    她抬起头来,眼中再度闪烁起了隐约的光芒,但这次泪水没有流下。

    她的声音依旧沙哑,但已经没有了哭腔,稳定而缓慢的说道:“您救了我,这是事实……我若还对此不满,挑三拣四的话,就连盖亚母亲都会责怪我的。”

    卡卡里特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拥有着相当程度的理智却脆弱纤细的女孩子,心中不由得浮起了某种情绪。

    怜爱?同情?不……那种感情更接近父女之间的那种感情。卡卡里特看着赫尔兰此刻的表情,心中有某根弦微微触动了一下。

    “萨亚小姐,请不要动。”

    他以清澈而沉稳的声音说道,向着赫尔兰伸出了右手。

    赫尔兰原本下意识的想要将头往回避让,但听到了卡卡里特的话,她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不太礼貌的动作。就这样保持了略微僵直的动作,向着卡卡里特微微倾斜上半身,粉色的蓬松长卷发从她的肩膀向下垂直落下。

    卡卡里特以极其轻柔的动作,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按在了赫尔加的额头上。他轻轻地、缓缓地在赫尔加的额头上画了个十字,柔和的圣光便荡漾开来。从赫尔加的额头发出,渐渐将她全身包拢。

    光芒持续了大约五六秒才渐渐平息,赫尔加的表情放松了下来,她的面容再次涌出了血色。头发也恢复了光泽。

    “妈妈……”

    赫尔加不自觉的喃喃着。

    没错一种如同在妈妈的怀抱里一般的温暖而又宁静的感觉在她心中久久不能忘怀。

    就像是在妈妈的怀里一样……就像是在小时候一样……

    仿佛下一刻就能睡着,又好像已经沉沉睡去。春天令人困倦的午后阳光撒在身上,带来暖暖的芬芳。

    ……好像,自己好久都没有睡过午觉了吧?

    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从赫尔加心中浮现出来。她猛然惊醒。

    赫尔加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睡着,不过看到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卡卡里特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意识到自己在陌生人面前喃喃的说了声“妈妈”,一瞬间赫尔加顿时满脸通红,从额头一直红到了耳后。

    “抱、抱歉!失礼了……哎?”

    等到赫尔加从突如其来的慌乱中镇定下来之后,她才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好了不少。

    就像是真睡了一觉一样,身体得到了休息和恢复。赫尔加的精神安定了许多,心情变得平静,身体也不再虚弱。

    这是赫尔加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她并非是没有被牧师治疗过,但无论是在卡拉尔内还是卡拉尔外,牧师的治疗都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简单来说,牧师的治疗要么就是太痛了。要么就是麻醉感太强烈,皮肤都变钝了。反倒是德鲁伊的治疗,有着类似毒.品的体验,倒是意外的舒适。

    而卡卡里特给她的治疗,比起粗暴的牧师,反而给她一种德鲁伊的良好印象。

    并非是治愈伤势和恢复生命力,而是使身体恢复完整那是比起冰冷的医生,更让她联想到护理者的温暖印象。

    “您应该也体验到了吧。”

    卡卡里特开口说道,面容严肃:“我所侍奉的神明的神术,并非是那些粗暴的治疗方法。”

    “您是想要在这里开一家教堂?还是要在这里传教?”

    聪慧的赫尔加立刻意识到了卡卡里特想要说什么。

    诚然。这样的神术更能扭转卡拉尔人对神术的固有印象。让他们对牧师不再一昧的抵制。而黎赛罗作为一个港口城市,这种影响无论是对内发展还是对外发展,都会给卡拉尔带来巨大的变化。

    无论这些变化是好是坏,但对于卡卡里特来说。却明显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赫尔加纠结的皱起了秀气的眉毛。

    并不是赫尔加自私的担心自己的声望和地位。而是她确信,无论卡卡里特的传教有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果,卡卡里特都将面临生命危险。

    也许这样会给人一种小气或忘恩负义的印象,但无论如何,赫尔加都要阻止他。

    于是,赫尔加打定主意。干脆利落的说道:“您这样是行不通的,神父先生。”

    “就算您真的反转了民众对神术的固有印象也是一样。三贤者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子民对牧师抱有某种类似怜悯的感情的。您如果真的达成了奇迹,最终说不定反而会给他们惹来杀身之祸。”

    赫尔加的面容异乎寻常的严肃:“我并不是危言耸听。在特殊情况下,复数的枯萎者是可以直接‘净化’某个城市的。虽然近几年在卡拉尔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但这并非是没有先例。”

    “也许神父先生您来自一个讲道理谈证据的地方……但是,枯萎者们是不会跟你说什么证据的。他们向来蔑视能够伪造和毁灭的证据,比起那种东西,他们更相信自己的直觉。万一要是出了事,他们恐怕会直接将您发展出来的信徒全部烧死……”

    “好啦好啦好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卡卡里特打断了声音越来越急促的赫尔加,一脸无奈,“那么,我就不在这里传教了……但我以个人的名义去给伤者治疗总没问题吧?”

    “您要知道,若是怀疑与牧师有染,黎赛罗可容不下这些人。”

    赫尔加正色道。

    卡卡里特了然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我把他们带走就行了吧。”

    “那是自然,”赫尔加点点头,“黎赛罗处于灾后重建之中,人手不足,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追捕一些流民。”

    “非常感谢,萨亚小姐。我,卡卡里特向您的慷慨和仁慈表示敬意。愿导师庇护您,直至安眠。”

    卡卡里特站起来,以右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然后按在了自己心脏处,微微弯腰致敬:“萨亚小姐,您有一颗纯洁的心灵……”

    突然,卡卡里特似乎听到了什么指示一般,显露出了异乎寻常的专注。

    保持失神的姿态大约数秒,卡卡里特有些不好意思的直起了身子,然后冲着赫尔加低声道:“抱歉……”

    “你还需在这里待上一阵?”

    赫尔加从卡卡里特的表情就猜出了他的意思。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却反而露出了笑容:“正好,我还没有请您吃过饭。还请您务必赏脸。”

    “感谢您,萨亚小姐。”

    卡卡里特感激的点了点头:“我在这里接上两个人就会离开,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再次之前,黎赛罗的伤员就交给我来治疗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