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二十八章 病变
    夕光斜照,光芒比以往更为昏暗。∽↗∽↗,

    “……一段时间没来,变化不小啊。”

    罗兰一行人缓缓走在拉姆小镇,看着周围有些熟悉而陌生的环境,不由得感叹着。

    他看到了熟悉的旅馆,曾经被罗兰烧过的焦黑的痕迹仍然残留在建筑的外墙上。唯有实在是烧的过分的一小片木板才被人拆下来,换上了新的。光洁和焦黑的木板中间只有一条线。

    “罗兰哥哥来过这里吗?”

    莉莉娅歪头,开口问道。

    罗兰笑着点了点头:“啊,是啊……我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成为一名牧师呢。”

    “那可真是很久远的过去呢。”莉莉娅若有所思睁大的眼睛。

    罗兰轻轻摸了摸她浅紫色的短发,转头对加哈拉德开口说道:“加哈拉德,你去问问看哪里能住人吧。”

    “遵命,吾主。”

    加哈拉德认真的点了点头。

    队伍里有两位女士,剩下的那个还是他的主人这种事究竟该谁去干,加哈拉德心中没有丝毫疑虑。

    更何况,这里疑似感染了某种严重的瘟疫,让只是灵体的自己来观察更是再好不过了。虽然罗兰是告死鸦免疫瘟疫,但剩下那两位女士却并不是拥有半亡灵体质的告死鸦……

    虽然那位黑色的女士看上去很强大甚至远远比此刻的加哈拉德强大,但加哈拉德心中的信条不允许他躲在自己战友的身后,也不允许自己在妇孺面前有丝毫胆怯和懒惰之举。

    尽管卡拉尔人传承百年的骑士信条,如今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了,但无论谁忘了,加哈拉德绝不会忘记。

    因为他是加哈拉德。

    打量了一下那个外墙有轻微烧焦痕迹的旅店,加哈拉德走上前去,摘下了带着铁手套的右手,轻轻扣了扣门。声音刚好保持在能让人听到而不会使人厌烦的程度。

    “有人吗?”

    但是,加哈拉德并没有得到回应。

    他等了差不多半分钟。屋里依旧是一片死寂。

    然后他再次敲了敲门:“……你好?”

    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枯败的味道从门缝中传出,仿佛是腐烂的木头或是酸黄瓜一般的味道从建筑物上缓缓飘散。加哈拉德抽了抽鼻子,然后摇了摇头。

    里面没有人。而且这里的人似乎很久之前就离开了……也许可以说是幸运?

    他揉了揉鼻子,走到了另外一座旅馆前。有耐心的再次敲了敲门。

    这次他姑且算是得到了回应他听到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传来。然后一个女人极力压低的惊呼声传来。脚步声顿时消失无踪,然后便是某人匆匆远离的脚步声。

    “您好?”加哈拉德的声音略微提高,但仍是谦逊有礼,“我们是外地人……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话一出,顿时起了点效果。

    紧闭大门的旅馆内部传来了细微的议论声。然后一个操着一口法拉若方言的浑厚男声响起:“外地人!看在大公的份上,你快离开这里吧!抓紧!马上……现在也许还来得及!”

    “这里到底怎么了?”

    加哈拉德高声问道:“是瘟疫吗?还是诅咒?我们这里有医生!”

    他话音刚落,便被轻笑声包围。

    不仅仅是眼前的旅店,周围的建筑物的窗户附近和门前也一并响起了这样的笑声。那笑声中虽然没有恶毒,却满是自嘲,还有近乎疯狂的绝望和一种绝症病人特有的豁达。

    “放弃吧!外地人!”

    一个尖锐的声音从身后的旅店中传来:“我们早就没救啦!完全没救啦!都怪你们!是你们带来的瘟疫!”

    这么说着,一个大约只有十六七岁,脸上带有雀斑、两眼有深深的黑眼圈的年轻人一把将二楼的窗户推开,脸上露出了扭曲而癫狂的笑容。

    他抓着窗户,一边深呼吸一边近乎咆哮着咒骂着:“不用想了!没有人逃得出去!没有奇迹!这里没有奇迹!所有人都得死!”

    打开窗户的一瞬间。他的身后便传来了某个女人的尖叫和哭喊,随后便传来了男人的责骂声。之后他猛地被人拽了回去,窗户被一双粗糙的手再次紧紧关上,然后挂上了锁,落下了窗帘。

    “太过分了吧,这种时候,怎么可以说出……”

    莉莉娅有些不满的说道。

    她毕竟也是一个德鲁伊,无论她年纪多大,但姑且算是所有卡拉尔人的老师。如果是以往的她遇到了这种孩子是要好好上上一课的。可在她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罗兰之后,莉莉娅就将自己说教的欲.望强行压住。

    可是。已经晚了。

    就在那个年轻人的声音落下之后,那些痛苦的倚在墙角,脸上密布血痕的人便失神的向那里望去。

    他们的双眼失去生气,浑浊无比。因为内脏的烧灼。他们的皮肤上有大量的暗紫色的纹路浮现,身形消瘦,双手干枯到与骷髅无异。

    他们就这样失神的盯着那扇窗户,眼神中是某种无机物的浑浊。那已经不是活着的人类能有的眼神了,仿佛尸体再次活过来,将头转过来那种程度的毛骨悚然。

    在那个少年被他的父母重新抓回去。把窗户关上之后,他们也没有将那种死尸一般的视线重新转回来。

    突然,有人失声痛哭。那声音仿佛是嚎哭的野兽,又像是揉碎了嗓子的乌鸦一般的难听。一时间,哭声、咒骂声连续不断的传来。整个拉姆似乎瞬间就变成了地狱。

    加哈拉德沉默的走回来,深深的对罗兰弯下了腰:“……抱歉,吾主。”

    “不是你的错,加哈拉德。”

    罗兰摇了摇头。

    他知道加哈拉德想说什么。

    作为卡拉尔公国的初代大公的父亲,“未来的卡拉尔会变成什么样的国家”这样令人期待的问题在他弥留之际想过无数遍。

    他如今得到了答案,却并非是自己想要的。

    罗兰正想安慰他,但就在这时,有哭声戛然而止。罗兰三人因为艾露卡多在罗兰的影子里微微一顿,将目光移了过去。

    只见一个脸上满是血痕的男人撞死在了墙角,双眼微闭,脸上还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只用眼睛去看,罗兰他们也能清楚知道,就在那个瞬间,整个拉姆的气氛已然改变了。在破败腐朽的小镇里,一种疯狂和绝望渐渐升起。

    可就在沉默的气氛即将爆发之际,罗兰身后一扇门突然打开。

    “进来吧……孩子们。”

    那是一个年迈的老妇人的呼唤。(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