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三十三章 背离的希望
    好不容易才告别了嘴里念叨着什么模糊不清的话语的老妇人,罗兰三人从老妇人的家中离开,准备继续前往班萨。请大家搜索看最全!

    但一出大门,回荡在空气中几乎可视的欢喜就涌了过来。

    “真的不痛了!一点都不痛了!”

    “真的!我感觉又有力气了!”

    “喂,你闻到了吗,这风好香啊!”

    “你们看!这些墙上的血痕也没了!”

    前一天晚上还蜷缩在墙角等死的病人们一夜之间重得生机,他们聚在一堆,捏着自己之前身上原本有血痕的地方,近乎狂喜的冲着和自己同生死的伙伴分享着自己的喜悦。

    莉莉娅立刻意识到,罗兰的神术不仅仅是将瘟疫驱散,而且将那些几乎死掉的人也一口气救了回来。

    莉莉娅是记得的,昨天这些人身上究竟有多么严重的病情。内脏腐烂、肚皮如同盛满水的气球一般波动着,身上的皮肉干枯、失去光泽和弹性,还没闭眼身上就开始散发着尸体的臭味。

    但是如今,他们却满面红光的站着,身上的肌肉重新鼓了起来,除了掉落的头发没有重新长出来,他们就连皮肤的颜色都恢复了患病之前的状态。

    在这些曾经的尸体预备役们的满怀生机的声音中,逐渐开始有近乎绝望、面黄肌瘦的住户干脆得打开了自己的窗户。看着那些患者身上充满了力量的字条,他们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些重新变得强壮的患者们笑着向楼上叫嚷着:“你们下来呀!”

    “都出来吧!已经没事了!”

    “墙上的血痕也没了!树上的血痕也没了!真的结束了!”

    “瘟疫结束了!”

    一点点的,狂喜的混乱开始传播。

    “瘟疫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有人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在得到那些活着的证据的肯定之下,他们中的许多人的眼泪顿时就涌了出来。一些人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哭泣,一些人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还有一些人相拥而泣。

    一扇扇门打开。一个个人出来。有人颤抖的跪在地上亲吻大地,有人胡乱向着什么东西祷告着,有人抱着那些病人嚎啕大哭。

    几乎有超过一半人都在哭。剩下的一半人里还有一半是已经哭不出来了。但即使如此,狂喜和欢脱依旧充满了整个小镇。

    眼前的场景给了莉莉娅一种强烈的冲击感。

    何为救赎,何为地狱。和昨天相比。仅仅一夜的时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比深刻的给莉莉娅上了一节课。

    那就是“力量究竟有什么用”,和“力量应该如何去使用”。

    但即使如此,莉莉娅心中依然充满疑惑。

    “罗兰哥哥……你看他们这样高兴,好像得到了拯救一样……他们真的会在未来变得那样恶毒吗?”

    面对莉莉娅的质问,罗兰却只是一笑:“那你认为呢,莉莉娅?”

    “我觉得。就像是感冒一样。他们对灾难有了抗体,下次应该就能适应了。”莉莉娅一本正经的答道。

    罗兰却摇了摇头。否认了莉莉娅的观点:“不,不可能。人是不可能适应灾难的。”

    “但是……”

    “你看他们的眼睛,莉莉娅,”罗兰平淡的说道,“你应该能比我看得更清楚才对。”

    在罗兰的指引之下,莉莉娅转过头去,将注意力投向了那些刚刚得到拯救的人的眼睛。

    因为很多人都在哭,只有很少的人的眼神莉莉娅能看得见。

    一时间,她不由得觉得心里有些发寒。

    即使得到了拯救。他们眼中并没有立刻充满希望。虽然绝望已经祛除了大半,但缺乏生机的阴沉和浓烈的怀疑却依旧残留在了他们眼中。

    瘟疫已经永久的改变了他们,无论是生活,还是性格。

    罗兰却没有回头,只是径直向镇子外面走去。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罗兰,但他们的目光仅仅停留了一下就移开了。莉莉娅在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非常明显的厌恶和疏离。

    “等、等等我呀。罗兰哥哥……”

    莉莉娅慌慌张张的追了过去。加哈拉德不快不慢的跟在莉莉娅身边。

    “人是不可能得到拯救的,莉莉娅小姐。”

    年轻的骑士如同一位老者一般的叹息着:“他们只会渴求更多。人不是精灵,不是妖精,不是龙种。他们的血中本就有原罪,贪婪和怠惰始终充斥在他们的本性中。”

    “因为……黄昏种?”

    “大概。”

    加哈拉德模棱两可的回答道:“你如果知道人是多么脆弱而坚强的生命,就知道他们是不可能适应灾难的。”

    “灾难就是一把刀。就算这把刀没有当时杀死他们。也会留下长长的丑陋的疤痕,会给他们残留着痛觉和冰冷的金属的味道。人是不可能适应灾难的……适应这个词实在是显得人过于强大了。”

    “麻木。就是这个词。”

    罗兰突然接道。

    加哈拉德点了点头:“差不多。很多人自以为习惯了灾难和不幸,实际上真的看穿了一切的人并不多。他们习惯的,只是自己的痛苦而已。”

    “灾难会带来痛苦。多数人习惯了痛苦,对痛苦感到麻木,就以为自己已经无所畏惧……呵,多么傲慢而无知的想法。”

    年轻的骑士自嘲的笑着。

    “我要纠正你一件事。莉莉娅。”

    罗兰突然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莉莉娅。

    让莉莉娅疑惑的是,他此刻的眼神却并不像他的语气那般平静。一种混杂着愤怒、悲伤怀念和愉快的复杂情绪浮现在他看似漠然的银灰色瞳孔中。

    若非莉莉娅拥有看穿虚妄的能力,她还看不出这一点。

    罗兰的异常让莉莉娅打起了精神。

    果不其然,接下来罗兰就说了很难懂却貌似意味深长的话语:“莉莉娅,你绝对不要为了他人而愿望而拯救什么……那只会将你引向死亡。”

    “他人的愿望?”

    “没错。你可以成为一个审判者,也可以成为一个救赎者,但无论如何,不要总借着他人的愿望行事……虽然你也能从中得到拯救他人的愉悦感,但实际上确实给自己背起了一个无法抛下的包袱。”

    “在你开始这样行事之后,你就再也停不下来了。那些人会像是讨厌的苍蝇一样缠着你,以道德的大旗和与你之间浅薄无比的‘友谊’捆绑在一起,强迫你去拯救些什么。尽管他们使用的并非是武力,但却更加暴力。”

    “如果你只是为了他人的愿望而行动的话,你只能成为一个许愿机,而不能成为一个人”

    罗兰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就连加哈拉德也能看得出来罗兰的不正常,更不用说莉莉娅了。

    稍微吸了一口气,罗兰慢慢平静了下来:“……抱歉,我激动了。”

    “发生了什么吗?罗兰哥哥?”

    “什么都没有。已经过去了。”

    罗兰说着矛盾的话语,带着莉莉娅和加哈拉德走出了拉姆的中心区域,走入了无人区。

    突然,莉莉娅意识到一个细节。

    那些健康的人……似乎远远比昨天晚上濒临死亡的患者们数量要少。

    面对莉莉娅的疑问,罗兰的反应很平淡:“因为他们放弃了啊。”

    “……放弃?”

    “没错。所有死者的尸体都被视作瘟疫而净化了。我是在凌晨一点的时候拿到了驱散瘟疫的方案,举行完仪式就到三点了。而那些人……他们本来都可以坚持到天亮的。但有一些人想着‘啊不如死了算了’,就早早的放弃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呵,自己都不自救,让别人怎么救他?救了人然后遭埋怨吗?”

    罗兰的话语低沉:“因为自己的痛苦就结束了生命什么的……那些想念着他们的亲人朋友又该怎么办?”

    又说什么不要因他人的期许而行动,又说什么自己要及时求救,罗兰的话看似矛盾,实则并不矛盾莉莉娅终于明白了。

    罗兰一定是在想念某人,在追忆某人。

    虽然没有见过,但莉莉娅想,那一定是一个相当温柔而正确的人。

    一个笑容中带有温度的人。(未完待续。)

    p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