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三十四章 赫尔加的抉择
    “早安,卡卡里特。”

    在卡卡里特做完日常的早祷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坐在客厅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的赫尔加。

    萨亚侯爵被铁面人杀死,已经是三天以前的事情了。

    而在昨天,在卡卡里特的保护和主持之下,侯爵的葬礼迅速进行完毕。他的尸体在告别仪式结束后,埋葬在了侯爵府后院的树下。

    这是赫尔加的坚持。她坚持要尽快举行葬礼,哪怕出席者只有当地人和附近的人也是一样。而将萨亚侯爵的尸体葬入家中的墓地也是被赫尔加所坚持的。

    这两件事都很好理解。萨亚侯爵的尸体破碎不堪,内脏更是近乎化成泥水。这种程度的伤势哪怕使用神术保存尸体,也至多只能坚持几天。如果不尽快下葬,他的尸体很快就会腐烂肿胀,完全失去贵族应有的仪态。而身为一位贵族,无论如何萨亚侯爵的尸体也不能埋入城外的乱葬岗。甚至为了容纳他的棺材,卡卡里特和赫尔加还专门在后院抛了一个坑。

    因为这件事的神圣性,除了葬礼主持者和有血缘的亲属之外,其他人是不被允许做这项工作的。

    当时,卡卡里特已经想要帮赫尔加代劳了。但赫尔加却非常执着的要帮忙,哪怕只是分担些许任务也好。考虑到赫尔加的感情,卡卡里特没有坚持。

    那不是挖一个小坑就够了的问题。纵使选择薄葬,但起码也要挖下三米的深坑才能保证棺木不会因为雨水而腐烂。纵使有卡卡里特的帮助,赫尔加那样幼小的孩子挥舞着铁铲挖掘地面准备埋葬自己的亲生父亲什么的。也实在是过于残酷了。

    但是,赫尔加没有丝毫怨言。

    整整一天的时间。赫尔加紧紧抿着嘴唇,挥舞着铁铲。一言不发。她湛蓝色的眼睛中滚动着泪水,眼中满是阴霾。

    可到了晚上,卡卡里特就听见了极力被压抑的哭声在赫尔加的房间里隐隐响起。他三次想要过去看看,但最终还是没有动身。

    毕竟,在深夜去一位异性的房间这种事绝非牧师所为。虽然赫尔加还是个孩子,但她同样也是未来的女侯爵。她身上肩负的责任,已经是成年人的标准了。既然如此,把她视作一个成人来对待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

    就在卡卡里特的注视下,赫尔加飞快的成长着。

    从侯爵死后仅仅过了两天。赫尔加眼中的天真就几乎燃尽。厚重的阴霾将她原本比湖水还要美丽的纯蓝色瞳孔染成了深沉的暗蓝色。

    而在太阳升起、葬礼开始之后,赫尔加以端庄的黑色丧服出现,轻薄的黑色纱裙、束腰的黑色腰带让这位只有十几岁的少女显出了几分妩媚。

    卡卡里特还记得在当时赫尔加的反应。

    她的脸色苍白,眼中饱含深切的悲伤和痛苦。但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哭泣,反而是那些和萨亚侯爵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哭的稀里哗啦。

    他们拉住赫尔加的双手,絮絮叨叨的讲着萨亚侯爵生前的故事,讲着自己对侯爵大人的追念和他死去时的悲伤,讲着讲着就紧紧抓住赫尔兰的双手,泣不成声。而赫尔加还反要过来去拍着他们的背。安慰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来安慰谁。

    当时,一种荒诞的错位感让卡卡里特不知该说什么。

    但是于此同时,另外还有一件事不容卡卡里特不注意。

    在葬礼举行的时候,赫尔加的领口带着装饰用的银白色的十字架作为饰物。

    这是卡卡里特在侯爵死去的当夜送给她的礼物。上面附着了宁神安眠的神术,可以舒缓她痛苦紧张的精神,便于入睡。

    但是。在侯爵的葬礼上,赫尔加还戴出它来。意义就不一样了。

    因为葬礼完全结束的时候已然临近黄昏,卡卡里特并没有在当夜就去询问赫尔加。

    赫尔加已经相当疲惫了。劳累、痛苦和悲伤几乎完全将她冲垮,卡卡里特认为至少需要给这个可怜的孩子一点休息的时间。

    而且现在,卡卡里特认为自己是时候问出这个问题了

    “十字架……吗。”

    赫尔加慢条斯理将烤鱼咽下,以那双漂亮而魅.惑的暗蓝色眸子注视着卡卡里特,当时卡卡里特就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是的,赫尔加小姐。当然,我不是说这种行为不对,但是认为它至少是欠考虑的……”

    “不,并不。这只是交易的一环。”

    赫尔加微微笑着,双手抬起撑住下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逐渐走过来的卡卡里特,蓬松的粉色长发搭在背上。

    一缕卷曲的粉色头发从耳鬓落下,赫尔加伸手将其撩起。那个撩头发的动作充满了异常的魅力,就连卡卡里特也不由得注目。

    然而,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

    “无须紧张,牧师先生。”

    赫尔加微微笑着,眼神中丝毫没有悲伤,有的只是一种死水般的沉静:“这是你的神与我的交易。”

    “……导师吗?”

    “正是。”

    赫尔加微微点头,毫不避讳的承认了下来。

    略微思考,然后她缓缓开口:“按照那纸模糊的契约,我要将完全的忠诚交予罗兰殿下,协助他完全破坏旧世界的信仰,为圣者归来做好铺垫……以此来换取一个二选一的愿望。”

    “二选一的愿望……”

    一种毛骨悚然的不详预感让卡卡里特背后一冷。

    他无比熟悉的神力从眼前这个熟悉而更加陌生的少女身上涌出。尽管赫尔加是与导师交易,也在导师的见证下将忠诚卖给了罗兰,但卡卡里特对她却完全放心不下。

    这哪里像是牧师了?倒更像是魔鬼的信徒吧!

    ……尽管卡卡里特也知道,魔鬼本身就是导师的下属。“以代价换取的力量”和“牺牲献祭”的概念本就是属于导师的权柄,这么说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没错,二选一。”

    赫尔加向着卡卡里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复活父亲,或者杀死凶手。非常公平的交易。”(未完待续。)

    ps:  本章真标题:粉毛切开果然都是黑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