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多多到来
    “翠枝河再往东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黎赛罗。”

    多多鲜红的瞳孔微微颤动,喃喃着:“也不知道罗兰大人究竟要做什么。”

    距离他毫不犹豫的接受了法琳娜转交给他的罗兰的命令,向东跋涉散布瘟疫的时候开始算,已经过去一周了。

    多多充分利用自己亡灵的优势,一路上没有停下休息半分,因此虽然他的速度不快,还抽空把自己所有经过的城市都散布上了瘟疫,却也没有耽误多少时间。

    他把自己的兜帽向下拉了拉,盖住自己的大半张脸,向着黎赛罗的城门走去。

    而在多多刚要靠近这里的时候,他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这里气氛似乎有点不对。

    不是说这里死寂或混乱怎样的,而是说这里的人们脸上充满了悲伤。

    他们就连说话都将声音压得很低,脸上几乎没有笑容,有也是转瞬即逝。一种肃穆的沉重感充斥在整个城市里。

    这种感觉其实相当怪异。仿佛周围的颜色褪去变成黑白色,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一样。此刻的而黎赛罗就给人这种仿佛陷入了幻境一般的错觉。

    可要说他们被这里的领主奴役而痛苦的话,他们脸上却没有那种被欺辱的阴霾,眼中更没有空洞和绝望。要说的话,那种感觉更接近亲人去世时的那种淡而刻骨铭心的伤感。

    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都这么悲伤呢?是因为这里的领主死了吗?

    ……那他可还真受欢迎呢。

    就在多多处于纠结状态的时候,他却突然感到自己撞在了谁身上。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皮甲。腰间别着一把短剑的矮小男子。他有一头干净整齐的短棕发,面无表情。双眼服从的低垂,是一个看上去完全不起眼的普通人。

    多多心中猛地一跳。

    让他感到警惕的是。他在真正撞上去之前,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前有人。这个人就仿佛是一个黑洞,在多多的感知范围是一片虚无。用肉眼的话更是不可能注意到他。

    以多多的感知属性来说,白银阶以下的潜行者绝对不可能能接近他到这种程度。

    这绝非是普通的潜行者能做到的事。

    对阴影和潜行掌控到如此程度的人,如果说他只会跟踪不善于暗杀,多多简直都能笑出声。

    影舞者吗……

    多多微微皱起了眉头。

    将阴影之道精研到这种程度的潜行者唯有这一种。

    在暗杀之路上,唯有影舞者是专研潜行和影子戏法的职业分支。而在多多眼前出现的,更是一个最次也是白银、甚至有可能已经达到了黄金阶的影舞者。

    这样的小城市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强者?

    “请问您是多多吗?”

    看着多多将目光移过来,那个看上去完全不起眼的男人垂着眼。以模糊不清的声音喃喃着:“您的导师让我带您去一个地方。请稍微准备一下正常的装束……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顿时,多多就恍然大悟。

    看来,这个人就是罗兰殿下给他安排的碰头人了。

    于是多多了然,干脆利落的将自己的兜帽一摘,亦步亦趋的跟在那个那个男人身后,乖巧的不发一言,后背也挺直。

    顿时,多多就从一个佝偻阴沉看不清表情的侏儒牧师变成了一个表情有些漠然的可爱男孩子。虽然吸引的目光反而更多了,但却没有那种充满了恶意和怀疑的目光了。

    很显然。就算这个男人有权限能带着多多绕过门口的阵营检测门直接进入黎赛罗,但按照之前多多的怪异装束,他们也容易被其他检查者堵住。

    好在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很快两人就绕过了人群,走入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

    “那个……先生?”这时多多才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座城市发生了什么吗?是领主死了吗?”

    “不止。”

    走在多多前面的那个男人没有停下脚步,甚至连转头的意向都没有,只是在前面开口喃喃道:“死的不只是他。侯爵大人也死了……这里之前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故。有许多人都死了。”

    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带有很明显的卡拉尔方言。浓重的鼻音让他说话声音很模糊,整体语序又有些颠三倒四的。多多很难才能听懂他话中的每一个词。

    于是多多顿了一会。消化了一下话中的内容,才开口接着问道:“是什么样的事故?谁引起的?多大规模?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是邪教徒引起的大爆炸和之后的大规模屠.杀。算上前期的失踪者。死者接近一千人,凶手的话,是一个带着铁面具、使用卡拉尔军用制式斩剑的高大男性。”

    走在多多前面那个男人说罢,突然回过头来,用那双看似空洞而冰冷的浅褐色瞳孔紧紧地盯着多多。每当他的瞳孔颤动的时候,就让多多联想到立起身子的蛇类和潜伏着的猎豹这种程度的不详和危险。

    “记住。大小姐的父亲也就是人们敬爱的萨亚侯爵就被那个铁面人杀死了。一会你见到他们的时候,切记不要提这件事。”

    那个男人的声音冷而轻,比起威胁或劝诫更像是低语。但是多多却感到一种冰冷而锋利的气息贴着自己的皮肤缓缓滑动,让他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第一次和如此卓越的刺客打交道,多多表示自己压力好大。

    不过……

    “萨亚侯爵?那位诗人侯爵?”

    面对多多的疑问,那个刺客抿着嘴,沉默的点了点头。

    他居然在这里?!是因为迫害吗?

    多多有些讶异。

    他多少也知道点内部消息。听说德鲁伊教派的内部出了什么很重大的问题,据说这次问题的性质相当严重,背叛者的罪名已然在贤者会议上通过。这样的话,无论之前这些人拥有怎样的地位,一旦被捉住就会处以钉十字架的极刑。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罪人,他们的灵魂不会进入冥土和神国,也不会在世间飘荡。他们的灵魂会保持在死期一刻的状态被钉入十字架之中。如果把木质的十字架切碎的话,他们便会报偿灵魂切裂之苦,而且这种痛苦将是永久。

    多多自己也是信徒,自然知道在面对叛教的异端的时候,信徒会爆发出怎样残忍的能量。

    异端远远以异教徒更加可恨。如果那位诗人侯爵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放逐,那么他的死似乎并不只是“被异教徒”杀死这么简单。

    但是,到此为止就够了。多多并不想知道的太细。

    相比较这件事,他更在乎罗兰的计划又没有因为黎赛罗的动荡而泡汤

    “多多……是吧,初次见面。”

    就在这时,多多听到了一个温润宽和的男声响起,多多抬起头来,看到在侯爵府的二楼,一个灵魂仿佛闪烁着光芒的中年男人微笑着站在栏杆旁看着自己。

    而在他的身后,一个坐在椅子上安静的如同人偶一般的粉色长卷发的少女也看了过来,露出了和罗兰如出一辙的绚烂微笑。

    “初次见面,多多。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赫尔加。”

    少女优雅的起身,向着多多浅浅行了一礼,随后接着说道:“赫尔加.萨亚。过去的萨亚侯爵之女,如今的萨亚女侯爵,未来的卡拉尔女王。”

    多多嘴角微微一抽。

    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卷入到了什么麻烦中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