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五十章 混乱与分裂
    绛红的夕光透过琉璃顶射进来,变得暗淡而纤薄,根本无法照亮周围的空间。∷∷,

    法兰克福的穹顶大教堂里在这个唯有教宗传召否则便不可进的穹顶大教堂中,十一个人围坐在圆桌旁,激烈的争论着什么。

    他们身上穿着比深红色的主教长袍,颈上围着肩带。他们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六十岁,最年轻的一个看起来也有四十多岁,眼角已然出现了些许皱纹。

    在班萨,他们曾经是除了女王和朱庇特四世之外,地位最高贵的一批人。但如今他们的举动中却丝毫没有高贵可言。

    拍桌子、大喊、怒骂、冷嘲热讽。除了没有真的打起来,他们就和一群在菜市场上讨价还价的商人没有任何区别。

    “不可能!你还在妄想什么?之前的教训还不够?绝对不能再召唤圣人了!那只会让形势更糟糕!”

    那个看上去最年轻的枢机主教高声强调道:“圣人我们的权利也比不过那些死掉的老家伙们。但是他们除了会祷告还会什么?他们会处理教区事宜吗?他们知道如今的泰尔教诲已经处于怎样危险的边缘了吗?不!他们不会!他们只知道为了泰尔的荣耀去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死不掉!”

    “你们还要否认什么!你们还要否认什么!!”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声音嘶哑,手指颤抖,“你们要把圣人的存在也一并否认吗?你们要把对泰尔的信仰也一并否认吗!你们这群叛徒!异教徒!异端!巫师!”

    “去他的圣人!你知道那个疯子让圣城变成了什么鬼样?”一个衰老而强壮的主教终于忍不住,一把提起了那个干瘦老人的领口:“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大规模召唤圣人并递交权利?你这是准备让一群数百年前的死人、一群落后于时代的亡灵、一群除了信仰什么都不会的疯子拯救我们?不!他们只是武器!没有朱庇特四世陛下在,他们就只是随时会失控的炸弹他们只会让我们步入地狱!”

    “你本来就该下地狱!!你这个忘记了泰尔教诲的魔鬼!懦夫!谋杀犯!”

    那个干瘦老者如同在演讲一般,瞪着那个强壮的老者,几乎是跳着脚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们还要做什么!你们杀死了泰尔的圣人!你们这是亵渎!你们今天亲手杀死了圣摩卡斯,明天就要放弃泰尔的荣光!等到刀刃架在你们脖子上,你们就能把唾沫吐在地上,和那些该下地狱的魔鬼一起辱骂泰尔”

    “慎言!克里塞斯主教!”

    一个金发、略微谢顶的中年人皱着眉头站起来。一边打断了老人的话,一边伸手用力从那个强壮的老人手里把那个干瘦老人的领子夺了出来:“还有你,奥塞斯主教,不可在此地动粗。”

    看着这个中年人。那个干瘦的老者嘴唇抖了抖,眼神变得更愤怒。粘稠的金色圣火几乎要从他的眼中溢出来:“卡萨卡……你也支持他们吗?你要支持这群亵渎者吗?”

    “冷静,克里塞斯!”

    一个戴着金色圆框眼镜,头发苍苍的老人从后面扯了扯克里塞斯主教的衣服,双手用力按在他的肩膀上:“圣摩卡斯确实做了些不该做的……他们之所以这样也不是没有道理。”

    “圣摩卡斯大人只是想让迷茫的信徒们重新找回信仰!”

    “那叫找回信仰?他是想成为教宗!”

    那个强壮的老者气的几乎颤抖:“这算什么?这算什么!没有泰尔的任命。没有枢机团的认可,没有前任教宗的钦点,他就要成为教宗?他凭什么?他做了什么?”

    “够了!”

    一个颧骨隆起、嘴唇纤薄的银发老人皱着眉头打断了他们的话:“简直就是场闹剧!你们爱权也要有个限度!就算圣摩卡斯大人试图成为教宗的想法的确有些不妥,但是你们简直就是胡闹!我们是祭祀,跪拜圣灵者,哪有杀死圣人的道理?我看你们简直就是被魔鬼附身了!”

    “哦?是吗?”

    卡萨卡冷笑着:“那你的意思是,我们都应该被注银处死吗?然后没有被魔鬼附身的你就只能成为新的教宗了啊,多么可怜而又坚强的人!唯有你能拯救大家于水深火热之中”

    “呵,你这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古德里安主教。”

    卡萨卡近乎两米高的身高站在古德里安的面前。几乎将古德里安完全笼罩在了阴影之中:“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城里打点些什么?你每天花费十几个小时去和那些逃难过来的区主教密谈,莫非你只是为了抚慰他们疲惫而恐惧的心灵和身体?”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再召唤圣人了。”

    最终,那个戴着眼镜的老人总结道:“没有朱庇特四世大人的约束,圣人实在是太危险了。他们已然脱离了时代,他们甚至都不清楚现在的形势,就要按照他们生前的经验行事最可怕的是,我们还无法阻止他们。”

    “法兰克福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各位。”

    一个捂着额头,趴在桌上。面色痛苦沉郁的主教低声念道,声音中死气沉沉:“无论是哪位圣人……我都想不出他们能够将局势翻转的可能。”

    顿时,黯淡的夕光笼罩之下,穹顶大教堂中一片死寂。

    终于。太阳完全落山了。他们陷入了沉默的黑暗之中。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一个人在黑暗中发问道:“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有权利、有资历在这时站起来所有人都不能服众。”

    “不,等等,各位。”

    卡萨卡突然开口道:“天视司昨天汇报,在南方出现了一位泰尔的牧师。对拉的神殿进行了神术打击……是主教级神术,威力无限接近教宗级。”

    “所以呢?叫一个名不见经传、一夜成名的小牧师当成傀儡?然后我们拿不定注意,就叫他来做个裁决?啊哈,真是个好主意。”一个饱含嘲讽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那个牧师的手上,带着朱庇特四世的权戒。”

    卡萨卡不紧不慢的接道。

    顿时,穹顶教堂中一片死寂。

    “……不行。”

    有人开口否决:“他有教宗权戒,我们根本无法对他的决议进行干涉……他甚至可以瞬间将所有反对他的人都杀死。这和召唤圣人有什么区别?”

    “不,有区别。”

    卡萨卡眯起了眼睛,灰烬的光芒一闪即逝:“圣人的地位谁都无法干涉,而圣人也只有地位无法干涉……但是,如果只是教宗的权柄的话,我希望你们还记得有一个人同样拥有教宗级的权柄,无法被权戒干涉……而且他足够正直、实力强大、名声已久。和那个持有教宗权戒的家伙可以互相约束。”

    “……你是说,昔拉主教?”

    “正是。况且,继承了教宗权柄的牧师,是否也会继承朱庇特四世的思想和立场呢?你们大约还记得吧?昔拉主教说过的话。”

    “他说,他要和教宗宣战啊。”(未完待续。)

    ...(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