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章 改写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但就在这时,完全超出罗兰想象的事情发生了。

    巴斯克维尔一脸恐惧的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罗兰,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抬着头全身颤抖的看着罗兰,连动都不敢动,甚至就连目光都不敢移开。

    他冲着罗兰想要说些什么,嘴唇一张一合,但因为沉默领域,罗兰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只能从他的口型中勉强分辨出“他来了”、“降临”、“饶了我吧”这样无意义的词汇。

    就在这时,罗兰心中一动,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

    也许,没有必要在这里杀死巴斯克维尔。这里多少也是圣城法兰克福,泰尔不允许在太阳照耀到的地方发生任何不义之事,就算是处决一个当街杀人的疯子,也必须先要用黑布蒙住他的上半身,才能执行斩首或者绞刑。

    诚然,罗兰在这里杀死了他,的确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威势,能够给自己带来一种很强势的假象。配合昔拉在内部的配合,罗兰便可以绕过枢机团给自己设置的一些陷阱,直接进入斗争的核心部分。

    但现在,罗兰看到恐惧到几乎要向自己跪拜的巴斯克维尔,他根本没法向他斩去。

    并不是心软了。罗兰还没有蠢到会因为这种疯子的乞求而心软的程度。

    问题在于,面对这样一个完全放弃了抵抗,跪在地上乞求生命的人,罗兰此刻身为泰尔的神职者,根本没有立场夺走他的生命。

    别说是在圣城法兰克福,就算是在别的城市。一旦有人放下武器跪下乞求,泰尔的牧师也绝不能在日光下将其杀死。

    除非是泰尔亲自确认,允许派出耀日神官团进行抹杀的大异端,否则除非必要,绝对不能在日光下杀人。

    对于泰尔的牧师来说,这是对太阳纯洁性的一种亵.渎。甚至有一种对泰尔的亵.渎仪式。就是在正午的日光中,用剑刺死摆放在给泰尔的祭坛上的人类最好的选择便是泰尔的牧师。

    这样行为的亵.渎性甚至远远超过了对着圣象吐痰、涂抹血液和污物这样的程度。泰尔一直以来着力避免自己太阳的领域沾染“夺走生命”、“暴虐”这样的概念,以免自己日后偏移到“灾荒”、“苦难”这样的神职。

    他们毕竟是权力的窃取者。他们甚至都不能开发自己的神术,而只能使用经过奥姆之眼权能处理过的法术。

    某种意义上,现在的牧师甚至比巫师更像法师。他们以奥姆之眼权能批量改写了所有法术的说明,并且将法术的消耗转移到了奥姆之墙上,便将其自傲的称之为神术。诚然,他们的神术依旧是需要足够的感知才能使用的一门讲究灵感的能力,但实际上不过就是需要授权的用一键宏释放的法术而已。

    严格意义上说。现在所有的牧师都是奥姆之眼的牧师。因为无论什么领域的神术,都是奥姆之眼的权能的一个侧面的体现而已。这些神术依然强力,但效果却不以神明的意志为转移。

    就算是意志被朱庇特四世扭曲的赛尔,他释放的神术威力最大也不可能超过泰尔本人。因为在同领域之中,泰尔无疑是封顶的存在。

    正是因为泰尔的领域无比契合自身,他才能成为最强的神祇。虽然没有成为众神之王,但也差不多了。

    而假如泰尔的领域被偏移到了灾荒、苦难这样的领域,而泰尔本人又不擅长这些领域的神术。这就意味着没有这样元素的神术全部都无法使用。

    就像是恩佐斯一般。自从狂妄的主动接触了黄昏之后,祂自己都无法从真理和恐怖的矛盾漩涡中拔身而出。他的牧师便不可能存在真正的超脱者,所有信徒都要承受恩佐斯的疯狂和苦难。而无论他们进行了怎样的思考都于事无补,他们最终都不过是在重复自己神明的路而已。

    然而罗兰的神术列表中,却有那么几个具有非凡的意义。

    洗礼咏唱、无伤咏唱、衰亡咏唱、霜覆祷言、沉默祷言、无垢咏唱、葬礼咏唱。这七个需要祷告词的神术,这七个长眠导师开发出来的神术,才是真正出自圣者的神力。而无论是负能量系列的神术还是衰亡之触。都是因为它们和导师的领域契合,才被罗兰自行领域的神术而已。

    严格来说,它们的源头依旧是奥姆之眼。奥姆之眼掌控的概念是万事万物的梳理和秩序的建立,他就像是一个在图书馆进行资料整理的管理员一般。

    而在那七个被导师强调过必须赞美她才能释放神术,才是真正能扭曲世界的权能的下放。

    无论是取消伤势、抹消不死性还是使某个地狱的投影降临于此。都像是在控制台上输入的指令一般。

    既然如此,是不是说导师专属神术的优先度甚至和生命的创造是一个级别的?

    为了遮掩自己真正的行为,罗兰捧着一团金色的圣火,走向了跪在地上的巴斯克维尔。

    “泰尔说,你们应当忏悔”

    随着罗兰左手上的权戒闪闪发光,罗兰的声音振聋发瞶的响起。

    一边这么说着,罗兰将手中的圣火狠狠按在了巴斯克维尔的额头上。与此同时,罗兰低声且快速的祷告着:“安息吧”

    “无忘咏唱、无忘祈祷、无忘长眠!委任于吾,学习于吾,服从于吾!歇息于吾手!汝之罪将注油且记印!”

    在罗兰上一句的回声快要散去的时候,罗兰开口,以更高昂的声音祷告:“太阳总会升起,但若不忏悔,你们的罪永生永世也不得宽恕”

    “仅愿主怜此悲魂!”

    “跪拜我!罪人!”

    罗兰维持着徒有表象的献祭给泰尔的咏唱,一边向导师祷告。金色的圣火的遮掩之下,银灰色的光芒缓缓刻在了颤抖着却不敢挣扎的巴斯克维尔的额头上。

    足足过了半分钟,罗兰才缓缓放开了手,并解除了沉默结界。

    只见巴斯克维尔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中是一片银白,之前的疯狂、痛苦和扭曲全然消失。

    他向着罗兰重重叩首,以一种解脱了一般的语气轻轻说道:“您将我引向了大道,使我得以瞻仰吾主的荣光,使我脱离疯狂。”

    他的话唯有罗兰和他自己明白什么意思:“感谢您……陛下。奉吾主之命,我将向您献上所有。”

    即使解除了沉默结界,周围仍然保持了片刻沉默。

    别的他们也许理解不了,但那些圣城的民众唯独听见了那声“陛下”。

    在这片土地上,可以被称为陛下的唯有两人!

    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中,注意到了罗兰左手权戒的人们一个个狂喜的尖叫起来,喜极而泣。他们高声歌颂泰尔的名,跪在地上亲吻罗兰走过的地面。

    是的。他们没有被抛弃。圣城的子民绝不是弃民。

    他们必将在泰尔的荣光下得庇护,一直到死!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