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六章 虚张声势
    罗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略微有些出汗的手搭在泰尔已然失去了光芒的圣象上,心脏激烈的跳动着。

    “希望能成功把他们误导……”

    罗兰低声道。

    和那些枢机们想象的不一样罗兰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资本成为教宗。

    他现在依旧是白银阶,而不是黄金阶。换言之,他根本就不可能使用教宗权戒剥夺枢机主教们的神恩。

    对于罗兰来说,那是实实在在的十一个黄金阶牧师。只要他们中跳出来三个自爆,罗兰连跑都跑不出去就妥妥的要跪在里面。

    当然,他们既然到了这个地位,想要下定自爆的信心也是很难的。

    简单来说,罗兰的策略就是虚张声势。

    借助洗礼咏唱强行感化巴斯克维尔,然后依仗这个神迹来聚拢起第一批的人。紧接着,在人数多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让加哈拉德模仿圣灵,吹响号角来人工施展神迹,使目睹了“神迹”的信徒们变得狂热。

    然后,再让加哈拉德带领着他们呼喊着短促有力的口号。

    这种行为本身就具有一种强烈的感染力,一点展开,将会如同滚雪球一般的越滚越大,声势将会越来越浩荡。

    最终,在大主£∷长£∷风£∷文£教被罗兰当中剥夺神恩之后,罗兰“教宗”的身份终于得到这些信徒们的认可,他们自觉自愿的将自己划入到了罗兰的子民的行列。

    理所当然的,罗兰的光环起效了。

    在加上当时泰尔的第二件掉落,罗兰将其珍藏已久的传说级物品的效果。罗兰终于将这数千人转化成了导师的信徒

    那是罗兰目前唯一一件传说级的物品。相比较武器,它的属性更适合此刻的罗兰。

    【祈礼者的救赎.神圣冠冕】

    圣物冠冕

    金色传说级

    不可摧毁的。重量0.1

    穿戴需求:感知25以上,意志10以上。信仰某个神祇或圣者,血脉等级青铜或以上,至少掌握一个要素基石

    +x(14)意志(感知属性的二分之一,向下取整)

    特效:至圣先师(你在说服、演讲、恐吓、诱骗等技能的所有检定中得到+6有利)、天启之音(你将可以任意释放圣言术,如同使用自己的超自然能力)、日行者(你在阳光之下不会陷入任何负面状态)、心灵化身(你可以消耗起源力量使心灵化身降临,心灵化身将得到你的所有超自然能力、特性和天赋,心灵化身的力量和持续时间与消耗的起源力量成正比,但最高不超过你信仰神祇的最高力量水平)

    惩罚:意志溶解(使用时:你对思想的操控权次于你所信奉的神祇)

    聆听。相信。牺牲。永恒。

    这是罗兰的话语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和说服力的来源。那隆隆的声音也同样是借助它给予罗兰的圣言术所释放的。

    要不然的话,以罗兰主教级的神术修为。断然不可能释放教宗级的圣言术。

    而在罗兰身后若隐若现的化身和他头顶上的王冠也是一样。罗兰不敢长时间的激活这顶冠冕并不是罗兰怕导师掌控自己思想,而是每当罗兰在接触到导师心灵深处那无边无际的宁静之海的时候,都涌上来一种想要永远沉睡下去的冲动。

    接触黄昏是疯子才会办的事,但接触死亡本身也不是智者所为。

    在击败贝尔纳的时候,罗兰的意志溶解就已经开始发生了。而在刚才演讲的瞬间,罗兰也失神了片刻。

    尽管导师立刻将罗兰的意志放回到了身体里,但即使是那一个瞬间,罗兰也感到自己的灵魂发生了些许不知是好还是坏的异变。

    而在罗兰进入到穹顶大教堂之后,更是在全程虚张声势。

    他当然知道这些枢机要做什么他们都举办了环礼了。罗兰还能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再结合前天晚上昔拉告诉罗兰的那些事,罗兰基本上已经将他们的性格摸了个通透。

    当然,在罗兰带着浩浩荡荡数千人进入到穹顶大教堂前的广场上的时候,他们肯定紧急做出了什么选择和新的决议。但罗兰隐隐注意到了昔拉冲着他轻轻点了点头。便知道这些枢机对自己并无杀意。

    或者说,他们并没有那个胆子决议刺杀罗兰。唯一有那个胆识的昔拉,还先一步被罗兰带走了。

    而之后。罗兰让他们离开穹顶大教堂,是处于三个方面的考量。

    第一。罗兰不敢让他们和自己接触太久。接触的越久,招致怀疑的可能性就越大。

    罗兰给他们的压迫力纯粹是他们的感知意识到了在罗兰身边的长眠导师的虚影而已。只要他们意识到罗兰从来没有剥夺任何一个黄金阶信徒的神恩。他们就会开始怀疑罗兰是否根本就没到黄金阶。

    到了那时,罗兰的麻烦就大了甚至只要到了他们开始试探罗兰的程度,罗兰就必须开始大规模的杀人了。不出意外的话,十二位枢机主教罗兰起码要杀掉八位才能让他们姑且安分下来。

    然而,罗兰根本就没有管理一个宗教的经验。更何况,罗兰不久后就要出发前往埃尔卡特,根本无暇管理信徒和神殿的各项事宜。十二位主教每人都有各自的领域,少了谁都要出大乱子。

    除了其中三个人可以被罗兰换成莉莉娅、加哈拉德和安若思之外,剩下的所有人罗兰都不能动。一动就要出乱子罗兰可不知道谁有这方面的才能。

    第二,是因为罗兰也的确想知道那些枢机主教究竟有没有身为枢机主教的才能。

    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朱庇特四世本人拿到教宗之位的手段就不光彩,他自然对枢机院的风气没有打压。不如说正是因为枢机们有所图,朱庇特四世才能将每一个人都牢牢的掌握在手心里。

    但罗兰不同。有了个人崇拜的光环,罗兰根本不用顾忌他们对自己的忠诚。在这种程度下,把风气整顿好,对于长眠教派的初始声望有很大的增益。

    而罗兰把他们支走的最后一个原因,便是罗兰自己的确有事要做。

    就在此时,罗兰身后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

    “进来吧,昔拉。”

    罗兰连头都没回,便轻快的说道。

    果不其然。大门退开,进来的正是昔拉。

    “我希望没有打扰到您,罗兰陛下。”昔拉正色道。

    “你我之间无须这么客气,”罗兰回过头去,将手搭在昔拉的肩膀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一会路上你跟我说一下在我进门之前你们的会议内容。”

    “我们也要出门吗?”

    昔拉疑惑的问道。

    “恩。但不用穿便装,路也不是很远……一会你去跟我接两个人。”

    罗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我们去杀几个人,一会就回来。”(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