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变节者赛拉卡
    赛拉卡男爵今天依旧过的忙碌而充实。

    在圣拉杨教区,赛拉卡男爵的风评可以说是同区域里最好的。

    要论勤劳和尽职尽责,整个教区都没有比他做的更好的贵族。法恩侯爵甚至对多次在教区会议上对赛拉卡男爵进行了点名表扬,并逐渐开始将一些很机密的事情分给赛拉卡男爵处理。

    除了作为一名贵族所应恪守的职责之外,他更是作为契约之神的一名牧师,为拉立下了赫赫功绩.

    甚至就在前几天得到了区主教的任职令。

    当然,这里指是缇坦帝国的教区。

    纵使除了卡拉尔公国之外,任何一个地方都有拉的教堂,但在几乎被泰尔和希维尔垄断了信仰的班萨,契约之神并不是非常的受欢迎。

    客观来说,契约之神的这封任职令其实并不是非常有诱.惑力。

    他作为班萨的一名世袭男爵,在强调尊重上位者的班萨依旧拥有相当程度的权利。

    如果他去了缇坦,成为了一名教区主教,他在缇坦的地位依旧不如他在班萨的地位。

    这其实并不矛盾。

    首先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缇坦是一个多神制的国家。光是能在缇坦的首都设教堂的便有七位神明,除此之外更是有许许多多弱小的神明分散在缇坦的各个地区中。

    缇坦人的思想相对开明而超前。因为神权和王权相互制衡,被双方同时争取的大小贵族反而拥有了很大的权利。

    在契约之神的提议之下,自两百年前缇坦便开始部分实行议会制。尽管皇帝仍具有一票否决权。但所有的贵族也都拥有在议会上发言和投票的权利。如果超过三分之二的人通过了某项决议,就算是皇帝也必须考虑他们的意见;如果他们全票反对皇帝的某项政策。那么这项政策就会被强制废除。

    而关键是,在神前议会中。所有贵族的地位是平等的。所有贵族都有权利提出议案,在每一个议案中,所有贵族都有且仅拥有一票。这就使老牌贵族的权利得到削弱,在不断的补充新血中,更加年轻而好忽悠的贵族不断冲淡了老牌贵族的权利。

    在这个充满激情的国家,可以说每天都流传着一种新的传统,每天都有一种新思想诞生。对于一些老人来说,这是一个充满动荡的国家,但对于年轻人来说。这里则是他们实现报复的天堂。

    与此同时,缇坦人的娱乐活动非常充实:从诗人、歌者、马戏团、剧团,到斗兽场、猎场、决斗场。在众神的庇护之下,几乎所有人都无需担忧衣食,得到了最低的生存保障的他们,便开始。

    因为种种优越性,缇坦人无疑是相当骄傲的。他们一直以来都自称缇坦是文明之国且仅有缇坦是文明之国。缇坦以北的所有国家都被他们统称为“北部荒野”,甚至很多年轻人还会将北部荒野和苏泽以北的荒漠弄混。

    大约在他们眼中,缇坦便是世界的中心吧。

    这种优越性甚至可以从缇坦这个名字彰显出来。缇坦帝国的全名叫做缇坦克斯维纳。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超越祝福之地”。

    而所谓祝福之地,指的就是被摧毁之前的埃尔卡特。

    然而埃尔卡特并不是毫无缺点。

    正如那些老人们所指责的一般,缇坦这个国家着实是过于混乱了。

    皇帝和教宗们针锋相对,被两方同时拉拢的贵族们也分成两派相互倾轧。在这个充满激情的国家。暗杀和动乱甚至已经成为了个别地区人们的日常,甚至在当街火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每年皇帝都会直接任命十几名杰出青年成为贵族,一些大贵族也会分封土地和爵位给投奔到自己这里的能人。更会有富商或者富有的主教可以买到不算大的爵位。但即使如此,每年出现在神前议会上的贵族数量依旧是那些。甚至最近几年还在越变越少。

    并非是有贵族弃权,而是有相当数量的贵族在前往议会的路上或者在那之前就被人刺杀了。就算是同样亲近王室的贵族。内部也有不同的党派;而亲近神明的贵族更是有着自己的信仰。

    缇坦帝国可以说是在内斗中成长起来的国家。在这种程度的混乱之中,各种各样的邪教徒混在贵族当中,根本就无法发现。

    然而,这些问题在赛拉卡面前都根本不是问题。

    赛拉卡慎之又慎的卷起了摊在自己面前的卷轴,深深呼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明显的满足之色。

    “真是……太好了。”

    他捧起卷轴亲了又亲,眼中满是迷醉之色:“太好了……缇坦终于给我发信了……”

    “那你现在的心情如何?”

    毫无征兆的,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然而,赛拉卡男爵没有丝毫意外。

    “当然是非常棒!简直没有比这再棒的了!”

    他高声赞美着,转过头来直视着突兀的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黑袍男子:“我早就厌倦了这个古板无趣而怠惰的国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毫无意义的尊敬高位者有什么意义?有这么一群老不死的压在上面,一些真正有想法的年轻人根本就无法施展自己的才能!”

    “刻板!腐朽!好战成狂!这个国家早晚会被毁掉!我现在抽身必然是明智之选!”

    赛拉卡毫不避讳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被黑色的长袍裹挟全身,给自己带来一些威胁感的男子,露出了商人特有的笑容:“我没有听说还有其他人护送传令使到这里来……那么,想必您是暗中跟随传令使到这里来的大人吧?”

    “是又如何?”

    被黑袍笼罩的矮小男子对赛拉卡的说法不置可否。

    赛拉卡男爵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么,您就不必杀我。我对于皇帝陛下也是憧憬已久,您大可将我缚住,送至皇帝面前我自会证明我对皇帝陛下的忠诚。而如果您非要试试我的实力,我也会证明我”

    “哦?你不是拉的信徒吗?”

    黑袍男子的声音满是嘲讽。

    赛拉卡摇摇头,毫不客气的说道:“我不是任何神明的信徒。我只是欣赏拉的教义而已。而且我也不是主教阶,我是枢机阶这不能说拉对我有多垂怜,换一个神明也是一样。这只能说我天资好。”

    “这样啊,但你仍要保持对拉的信仰。这样你才能给皇帝陛下……”

    黑袍男子认同的点点头,然后伸手要将自己的兜帽摘下。

    随后,在赛拉卡的注意力集中在黑袍男子的瞬间,他全身猛地一震,嘴角有鲜血流下。

    他低头一看,发现一把虚幻而美丽的巨大剑刃从自己****贯穿,从锁骨一直劈到肠子。

    若是普通的剑,他身为黄金阶,已经可以元素化的身体自然不会确实的受伤。

    但是,银灰色的光芒在剑刃上刺出来。赛拉卡感到自己的灵魂都被那把巨剑吸住,全身一动不能动,而在自己面前的黑袍男子脚下展开的银色光晕让他一个神术都无法施展,只能在无尽的沉默中死去。

    “真可惜。若你再活五六年,说不定你真的可以颠覆班萨……但是,变节者赛拉卡,你就安息吧。”

    那个黑袍男子慢悠悠的说着话,缓缓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无比精致的面容它让赛拉卡深深迷醉。

    然而,他已经说不出任何话语。(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