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七十四章 清洗决议
    鸢尾沼泽原本并没有树木存在。●⌒,

    至少在一千年前,德尔拉莫斯被顽橡大师封印在这里的时候,这里的确还没有树木存在。但它作为支持顽橡迷锁的重要节点,顽橡大师顺手在这里栽种了许多的橡树。

    简单来说,这里是一个透风而不透光的地方。

    稀疏的光影透过高耸的树冠投射进来,即使是正午也显得比黄昏更加昏暗。从外界甚至完全看不到这里有这样的聚集地存在。

    但也许他们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这里原本应该是鸢尾沼泽的中心地带,树木最密集的地方。纵使人为的将这里的树木大规模的砍掉,这里的光线也并不充足。

    而在昔拉走进鸢尾沼泽之后,出现在昔拉面前的,是只能用“异常”二字来形容的人类聚集地。

    所有的建筑全部就地取材,都是用橡木建造的低矮平房。这些平房建造的时候离得都很近,相互之间靠在一起。

    为了不让房子浸泡在沼泽中,每一个房子的下面都有密密麻麻的木棍竖着支撑在沼泽地里。而在木棍的顶端,则有木条和木板相互镶嵌,与附近的房子相勾连,以一种脆弱而坚固的形态支撑在一起。

    在这些房子的边缘延伸出来的木板下方有木条支撑,虽然单薄却足够坚固。这些木板的宽度大约有两三米宽,足够单人安全的通过。

    这些平房就这样连成一片,在沼泽中开了一条路出来,围成了一个仅留下一个开口的方块。

    也许是为了沟通方便,在方块的中心还有两竖两横的四条道路,用密集的木棍插在沼泽里形成支架,然后上面再铺上木板,用楔子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仅用沼泽里的木头,这些人就制造出了这样神奇的村庄。规模不大不小,大约有一百多人的样子。

    昔拉不知道他们平时吃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怎样解决卫生问题。但他却知道。这些人已经在这沼泽中形成了与外界迥异的新秩序。

    并非是班萨人的文化,却也不是卡拉尔人的文化。昔拉看着这些在沼泽里顽强的生存的人们,他们虽然只有不到两百人,却实实在在的给了昔拉强烈的震撼。

    随即。他心中便被疑问所充满

    为什么这些人要进入到沼泽中心生存呢?那些断手断脚的乌鸦和这里的人有什么关系吗?

    然而现在的情况并不容昔拉分心。来自克劳迪娅的援助力量越来越弱,他现在必须集中注意力才能在沼泽中自如行动而不致跌倒。

    和外面的“乌鸦怪物”不同的是,这个在沼泽中开辟出来的封闭小村庄的其他人倒是非常正常。

    他们穿着班萨人的衣服,但平民、乡绅、骑士和商人的衣服混杂在一起,呈现出异样的和谐。

    昔拉一时间竟分不清他们的身份。一定要说的话。他只能说这些人都是“班萨人”。

    突然,昔拉回想到克劳迪娅回头对那个乌鸦怪物说话的时候,用的也是班萨语。

    莫非……

    昔拉自顾自的思考着,突然感到身上一冷。

    他微微一愣,抬起头来。却迎上了一双双漠然的眼睛。

    近乎所有人此刻都停下了交谈,抬起头来看着昔拉,一言不发。

    甚至不光是这些人。昔拉看到一些在屋内的人打开了窗户或拉开了窗帘,从房内探出身子来或紧贴着窗户一起盯着昔拉。

    随着注视着昔拉的人数变得越来越多。昔拉竟隐隐感到了一种模糊的危机感。

    这些人能给他危机感?怎么可能!

    无论昔拉如何否认,但他无法否认,被那数百只不含丝毫感情的眼睛注视着的他。确实有些畏惧了。

    如果那些人只是毫无感情的看着他也就罢了。昔拉完全可以把他们当成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人是不会畏惧机器的。

    但问题是,昔拉的确从他们那漠然的眼神中看到了针对自己的恐惧、厌恶、仇恨和疏远。就好像他们正盯着一个怪物一般,就连把后背给他都不敢。

    昔拉不禁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错位感什么时候泰尔的牧师成了这种人人喊打的姿态了?

    “那个,婆婆……”

    昔拉将自己的木棍顿在沼泽中,艰难的固定好了自己的身体之后,抬起头来冲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老妇人露出了灿烂阳光的笑容:“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但是,昔拉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那个老妇人就这样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怨恨而木然的目光始终盯着昔拉。昔拉过了许久也没得到回应,只好讪讪的跟着克劳迪娅离开了。

    他心中的那种怪异感越发浓烈。

    但这次昔拉长了记性,一路上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他跟着克劳迪娅进了屋。解开了四肢上的木棍并实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松了一口气之后,克劳迪娅才终于开口说话:“你不要再和他们说话了……他们会杀死你的。”

    “……杀死我?”

    然而,这句话只让昔拉感到了错愕:“为什么他们要杀死我?我敢保证我绝对没有对他们做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更何况,他们也不一定能杀得死我。”

    昔拉用如此谦逊的口气说道。实际上。他的意思是就算是让那些平民随意偷袭自己,他也不可能会死。

    但面对昔拉的自信,克劳迪娅却深深的摇了摇头。

    她抬起头来,用那双碧蓝而纯澈的眼睛盯着昔拉:“你知道清洗决议吗?”

    “……那是什么?”

    昔拉皱了皱眉,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个词,于是疑惑的抬起头来问道:“莫非……那些人是异端或者异教徒什么的?”

    “并不是。不过你没有听过就好……事情大约还能补救。”

    得到了昔拉的回复之后。克劳迪娅略微松了口气。

    见状,昔拉心中的疑惑却是更深了。

    “圣女殿下,请您为我解惑,”昔拉认真的问道,“如果是我的同僚做错了什么,我愿意为他们补救。”

    “没法补救的。”

    克劳迪娅以怜悯而悲伤的目光看着昔拉,摇了摇头:“因为你是牧师……仅此而已。便成了他们杀你的理由。”

    “你可知道,就在一周之前,包括泰尔在内所有神明的枢机团同时向各地方神殿秘密下发了清洗令即剥夺德鲁伊的所有权利,如同净化令剥夺巫师的权利一般。”

    “所有被怀疑是德鲁伊的卡拉尔人会被众神的牧师暗中抓捕,囚禁起来审讯,得到证据后便会被集中处死。试图越狱或抗拒抓捕的则被全神殿共同通缉并抓捕。不仅如此,如果有试图藏匿卡拉尔人的人,便视作藏匿巫师,会被一并处死。而班萨、缇坦、苏泽、法拉若的高层也纷纷断绝与卡拉尔的往来,封闭所有与卡拉尔的交通通道,就连本国人在经过长达一周的隔离观察之前也不允许回国。”

    “与此同时,所有发生了疑似血痕综合征感染者的村子都会被‘强制消毒’……这里的这些人,实际上都是被‘清洗’的患者。”

    听到了这里,昔拉整个人都懵了。(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