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所谓神敌
    昔拉张着嘴,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冰冷的恐惧梗在他的喉咙中,昔拉难得的感受到了恶意缠绕在身上的恶心感。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他难以置信的眨眨眼睛,开口问道:“卡拉尔人又没有做错什么无论德鲁伊做了什么,也与他们无关啊?”

    “这就要去问那些神明大人了。”

    克劳迪娅冷笑一声,耸了耸肩:“他们给出的理由是,防患于未然。”

    “……防患于未然?好的。防患于未然……”

    昔拉缓缓地重复着这个词,嘴角扯了扯,险些笑出了声。

    “事实上,众神给出的理由相当合理。”

    克劳迪娅用她那纯净的湛蓝色瞳孔盯着昔拉:“据缇坦的情报部门传来的‘可信’消息,以及可妮和尼克斯两位神祇的亲自确认……我们可以确定,卡拉尔的南风之环学派,全员都是恶魔信徒。”

    瞬间,昔拉的瞳孔就缩到了极限。

    恶魔上一次在听到这个词以名词的形式出现的时候,还是他少年时期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

    这个世界已经很久没有恶魔了。如今有相当一批人将恶魔与魔鬼弄混,但昔拉相信,克劳迪娅不会犯下这种简单幼稚的错误。

    “恶魔……?不,等等,他们怎么确认的?”

    但在短暂的惊讶之后,昔拉立刻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无论是可妮还是尼克斯,他们两个都没有和真理、真知有关的领域。”

    “而且,”昔拉冷哼道,“什么时候凡人能认出恶魔了?要是缇坦的那个情报部门就能分辨出恶魔,还要我们这些圣职者做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

    克劳迪娅叹了口气。给昔拉丢过来了一件黑色的麻布披风:“你先穿上它……接着刚才的话题。那两位神祇在议会上宣称,德鲁伊的力量其实是来自于盖亚之壁下方的魔神,而德鲁伊们正试图颠覆整个世界”

    “于是,他们就都信了?”

    “他们不能不信。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治愈卡拉尔的瘟疫就连柯蓝沃的教宗,或是泰尔的最高主教出手也不行。”

    “……古德里安?!”

    昔拉的声音顿时梗在了喉咙中。

    在得到克劳迪娅的肯定之后,昔拉顿时明白了神明为什么要不惜一切的栽赃卡拉尔。

    他身为泰尔的枢机主教。对这种事情的严重性要更加了解一个神明也无法解除的瘟疫意味着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

    那是神明权威的动摇。

    在他接触到导师的伟力之前,他也是全心全意的相信着泰尔的伟大和全能。几乎所有的牧师和圣殿骑士都是如此,他们也许也会做出些许贪污**之事,但他们同样尊敬神明。

    因为他们都知道,神是真实存在的。亵渎神明这种事,只有马可这种疯子才会去做。

    那远远比违逆君王更加严重,可以说只能带来死亡的结果。

    而如果人们知道神明并非全能,神明的力量也有极限。而且他们确确实实的看到了那个事实、接触到了那个事实,神明的声望便会瞬间垮塌。

    到了那时,昔拉几乎可以预见,整个世界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大混乱。

    各种邪教徒都会出现。末日论者和无神主义会一跃而起,在各地的城市中宣扬他们的歪论。各种人为创造的伪神也会冒头,割地为王。

    而巫师和女巫在这种混乱的世道里无疑会成为最优越的存在既然神明被贬低、牧师成为下三滥的骗子,那么身为最大神敌的他们便会成为推翻破旧腐朽统治的勇者而被人们信奉。

    光是想想,昔拉就能想到人们信仰破碎之后会沦入多么可怕、多么黑暗的世道。

    为了避免那样的灾难。众神需要一个理由,一个靶子。一个敌人。

    一个解释为什么神力无用的理由,一个背负所有骂名和罪恶、聚集所有不明真相者仇恨的靶子,一个让所有信徒必须专心对抗、没空胡思乱想的敌人。

    果不其然,克劳迪娅紧接着说道:“在众神的谕令中提到,无论是法拉若的大灾祸、还是这场从卡拉尔发起并迅速蔓延的可怕瘟疫,背后都是德鲁伊在捣鬼。”

    “甚至在会议上。柯蓝沃的教宗表示道,之所以众神的牧师怎样都无法驱除这些瘟疫,是因为德鲁伊通过神秘的亵渎仪式窃取了自己的神力。只有将所有参与亵渎仪式的德鲁伊全部净化,瘟疫才能解除。”

    克劳迪娅叹了口气。

    昔拉的手顿时握紧,指甲几乎刺进了血肉之中。

    他的面色阴沉。碧绿色的瞳孔中蒙上了厚重的阴霾。

    “一派胡言!根本就没有那种仪式!”

    昔拉坚定的答道:“若不信奉神明,根本就无法举行任何与神力有关的仪式。因为他们的灵魂和神明完全不同调,就算神明想要将神力注入,也根本就做不到。”

    “然而,一般的枢机主教都没有接触到神力。他们自然不知道真相为何而知道真相的,都被自己的神明警告过,为了大局不要招惹是非。如果不想参与欺骗,保持沉默即可。毕竟会议的最终结果早就已经决定了,缺的只是一个流程。能做到枢机主教的,不至于连这都看不清……”

    克劳迪娅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走到门口,打开了大门,请进来那位直勾勾的盯着昔拉的老妇人。

    她意味深长的对着昔拉说道:“至于你想知道的,关于‘乌鸦’和这里的居民的事情,你就单独请教她好了……我还要为那些可怜的孩子治疗,就不陪你了。”

    与此同时,罗兰和加哈拉德已经回到了穹顶大教堂。

    而在罗兰推开顶层大门的时候,他不禁挑了挑眉头。

    “你怎么在这里,古德里安?”

    罗兰表情肃穆,声音威严:“我应该说过,无论发生任何事,也不许进入顶层。”

    “但您也说过,您是要在这里静修……”

    古德里安低垂着头,一边像已经失去光芒的泰尔圣像祷告,一边低沉的说道。

    罗兰没有理会他。他只是自顾自的走上前去,和古德里安并排跪在一起,闭上眼睛冲着圣像无声的祷告着。在罗兰的背后,银甲的英灵虚影若隐若现,紧紧地盯着古德里安。

    在完成一大段的祷告之后,罗兰才开口缓缓说道:“我想,教宗不需要一个与他为敌的最高主教。”

    古德里安也同样没有扭头看罗兰。

    “而我想……我们也许需要一个并不信奉泰尔的教宗。”

    他直直的盯着失去光芒的泰尔的圣像,轻声说道。(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