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七十七章 所谓渎神
    那个老妇人的形象让昔拉联想到乌鸦。

    她的鼻子像是鸟嘴般高高隆起,颧骨上满是比山民还要鲜艳的的异常的艳红,紧紧抿着的嘴唇近乎发青。黑色的破烂斗篷将她的大半个身子罩住,叠在一起撑着手杖的瘦骨嶙峋的干枯双手看上去就像是锋利的鸟爪一般。

    比起人类,她更像是中毒而死的尸体。

    昔拉被她盯了一小会就有些承受不住。与定力无关,那是一种正常人对疯子本能的厌恶感。

    于是,为了打破尴尬的沉默,昔拉开口说道:“婆婆,我为我的同僚所做的错事道歉。”

    “您是牧师老爷嘛。您哪有错嘛。”

    老妇人以貌似谦卑的古怪笑声嘎嘎的说道,声音粗糙到近乎刺耳的程度,眼球不安的在眼眶中颤动。

    “我是诚信诚意的来道歉的。”

    然而昔拉并不为她的失礼而感到不悦。他的声音依旧沉稳而平静,其中满怀歉意:“我知道,我如何道歉也无法弥补我的同僚的错误。但我希望我至少能知道事情的经过我会用我剩下的一声去弥补的。”

    老妇人听到了昔拉的话,一脸惊诧,眼球几乎都要瞪了出来。

    “弥补?嘎嘎嘎弥补!你说弥补!好极了!弥补嘛就是弥补”

    她的声音尖锐到刺耳,语调也不如那些贵族们所说的那般优雅而沉稳,而是乡下人那种充满了浮躁、尖锐和不必要的弹舌音。那种口水在口腔中拍打的声音令人感到不悦。

    “对嘛!您是老爷嘛!这么好的词弥补!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老妇人嘎嘎的笑着,然而就在昔拉放松下来的前一瞬间,她的瞳孔瞬间变得血红:“让泰尔见鬼去吧!让神明见鬼去吧!我们不需要什么见鬼的弥补!”

    她佝偻的身躯一下子挺直,脸颊因愤怒涨得通红。她如同一个剑士般挥舞着手杖,瞪着昔拉颤颤巍巍的向前走了两步:“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你知道那些骑士老爷和牧师老爷做了什么吗?弥补好一个弥补!真是个傲慢的文化人!”

    昔拉嘴巴张了张,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话才好。

    老妇人毫不避讳的骂过他之后,才稍微消了消气。

    “好好好老爷您想知道,我就跟你说说嘛。反正老东西我也没几天好活了,也不怕那柴火堆热。”

    随后。她就用她那模糊不清、满带着乡间土话的声音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我们村那天发了疫症。先是种田的汉子们,然后就是街上那些闲汉,一个个的都发了热。就连春耕都没人去管,只能是家里的女人们去管田,还要去管她们家的男人。”

    “那时候没人在意的嘛。往年里也有在春天得病的人,就是没今年这么多就是在村里的男人们一周还没好之后。老洛克就去城里求了牧师老爷来治病。女人们还有男人们和孩子要照顾,也没管过田。要是错过了时候,等到夏天起不出来麦子就只能挨饿了。”

    “但是,牧师老爷们来是来了”

    说到这里,老妇人嘎嘎的笑着:“一起来的还有骑士老爷好多骑士老爷!老太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马。”

    “好家伙啊这么多的老爷都要听前面那个牧师老爷的话。人家一声令下,领头的骑士就直接拔出剑把老洛克砍死了。”

    “然后呢?”

    昔拉开口追问道。

    “然后还能怎样嘛,砍死了就真的砍死了嘛。洛克他都被砍成了两截,我看到他肠子都流出来了还没死,但最后被从背后补了一剑,总算是死了。”

    “孩子们都吓坏了。他们还没来得及从广场上跑开。就被那些骑着马的老爷们追上一个个的砍死了。女人们尖叫的从门里扑出来,拿着菜刀和木棍想要把他们打下马来,但她们哪能打得过骑士老爷,最厉害的一个也就砍了一下马就被那马一蹄子踹在脑门上,眼球都被挤爆了,当场就没气了。剩下的一个个连碰都没碰到就被砍死在了原地。然后老爷们还不放心,非要用长枪将头和心脏戳两下才肯作罢。”

    “怎么会”

    老妇人所说的场景几乎浮现在了昔拉眼前。他不禁为此感到恶心。

    “还没完呐!”老妇人用尖锐的声音将昔拉的注意力拉了现实。“骑士老爷们骑着高头大马在城里跑了一个来,把进出村的路都堵上了。然后就有一批穿着红衣服的人被那个牧师带了过来。他们手上能冒火,把所有的尸体全烧掉了,然后又进屋把那些得病的男人们抓的抓,杀的杀老太婆我的两个儿子都被直接烧死在了屋里,然后把灰抛在壁炉里我当时就被儿媳藏在壁炉里面!我被泼了一头的灰呀!一头的全是我的儿子的灰呀!”

    “我”

    昔拉不禁感到牙齿发麻。他眼前的世界有些模糊。

    身为牧师三十余年。他是第一次不知道如何安抚一个人。

    那些红衣服的人他也不知道是谁,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枢机主教。那么就唯有是邪教徒的可能性更大的可能性,就是那些人便是克劳迪娅所说的南风之环。

    各大教会一直以来都与一些相对不太激进的邪教徒有所联系。毕竟没有邪教徒的直接威胁,很多人是意识不到信奉神明能为他们带来什么的。

    没有信仰,就没有募捐。没有募捐,就无法举行仪式,取悦神明。更没有培养圣殿骑士的经费。和在贫民区施饼和施菜汤的钱。

    所谓羊毛用在羊身上。穷苦人得到的神殿的救助,正是另外一批稍微不那么穷苦的人献上的血汗钱。中间被细密的网子筛了几遍,然后才把边角料吐给他们。

    这对于昔拉来说倒并不算什么。但牧师和圣殿骑士光明正大的杀人,还是屠戮妇孺,这几乎颠覆了昔拉的世界观。

    他们难道不是应该为了保护平民而战吗?

    若是连牧师和骑士都亲自去剥削人民、伤害人民,那么人们还能相信谁?人们对神明怎么可能还有半分尊敬?那不过是劫掠者的神,又不是他们的神。

    他们凭什么信神?他们凭什么无条件的将心灵托付给神?

    一时间,昔拉被涌上心头的滔滔怒火弄得头晕目眩。

    是的,他们有理由厌弃神。他们有理由憎恨神。

    他们有理由渎神

    因为就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东西,毁了他们的一切。(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