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七十九章 乌鸦怪物
    令人震惊的事实。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圣殿是不义的,神明是自私自利的克劳迪娅和老妇人所说的话几乎颠覆了昔拉的世界观。

    严格来说,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昔拉在白塔时罗兰和他的那一番话让他开始怀疑教宗,而这一次克劳迪娅和他说的这一番话,就让他连神明也开始怀疑了。

    “……但是,瘟疫无法治疗……”

    尽管如此,但作为三十多年的牧师,昔拉还是下意识的要为众神辩解:“从这一点来说,他们似乎也没错。既然瘟疫无法治疗,那么就从最深处开始完全断绝瘟疫传染的根据……只要社会结构没有崩塌,死掉再多的人也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原状。”

    “说得好,但这毫无意义。”

    昔拉才说到一半,克劳迪娅便开口打断了他:“你要知道的是,‘瘟疫无法通过神术治疗’我希望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昔拉略微思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瞳孔瞬间缩小:“无法通过神术……莫非”

    “没错。除了神术之外的任何手段都是可以起效的。至少可以缓解瘟疫。”

    克劳迪娅叹了口气。

    “你不是要问我门口那些孩子吗?那我就告诉你,这些人都是感染了血痕综合征,并且已经发展到末期的患者。”

    一边这么说着,克劳迪娅的神色便的沉静,她湛蓝色的瞳孔仿佛最纯粹的水晶,其中闪烁着什么光芒。

    她望着昔拉,又仿佛看着昔拉身后的什么东西,轻声陈述道:“事实上,我发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为了无关贵贱、无关尊卑的避难所了。那些在圣殿骑士洗地一般的屠杀中能活下来的,也就只有这些人了。”

    “我还记得,在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人拼命驱赶我。他们攻击我。斥骂我,就是希望我能从他们身边离开。就是希望我不要感染上这样的疫病。”

    克劳迪娅走起,绕在了老妇人的身后,扶着她坐下,在老妇人身后轻轻梳理她的头发。仅仅两个呼吸间,之前近乎疯癫的老妇人就被她重新安抚了下去。

    “我一开始到这里的时候,我也很苦恼。我拥有能够恢复创伤的神术。却唯独不能驱散瘟疫。当我看着一个个的患者出现了血痕之后便在第二天日出后死去,我却对此无能为力的时候。我几乎是崩溃的。”

    “但就在这时,我发现有一个双腿被砍掉的老人在出现了血痕之后过了足足四天才死去,我当时就有了一个想法。”

    “然后,我得到一位母亲的允许后,我切掉了她的孩子的四肢因为这病会让血液凝固干涸,哪怕切断动脉也不能挤出多少血,而且哪怕挤出了左臂的血,右臂的血痕也会让身体崩坏。必须是同时切掉四肢之后,不停有人摆动他们的四肢才能把已经变成黑色的血挤出来。她的孩子成功的活过了第二天。但在我为他治疗伤势、封住伤口之后,他却死掉了。”

    “那时我就明白了,这个疾病一定和血液有关。只要一直放血,即使出现了血痕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就死去。”

    克劳迪娅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快乐的眼中几乎放出了光芒,脸上露出兴奋的红晕:“然后,就再也没有人因为瘟疫而死了。我要做的。就是切断他们四肢并让人帮他们不停的抬动四肢挤压鲜血,然后在他们即将失血而亡的时候,再祈祷导师降下神迹将他们的身体复原,然后再重复一遍同样的过程。虽然很累,但我很开心,因为再也不会有人在我眼前死去了。”

    “但是。你的神恩够吗?”

    昔拉不禁开口问道:“你又不是选民,你的神恩应该不足以支持这种程度的神术消耗。大奇迹的话,就算是你最多也只能连续施展两次。”

    “没错。但导师响应了我的祈祷,赐给我了新的神器”

    克劳迪娅微微一笑:“那就是盛满了猩红之血的猩红圣杯。传闻这是上古凶兽‘天灾’的血,诸神之战时期,埃尔卡特的猩红骑士团就是从猩红之血中得到的力量。”

    “……不,等等。”

    昔拉突然感到背后一凉:“你都做了什么?”

    “正如你想的一样我为他们换血了。”

    克劳迪娅毫不避讳的答道:“我是在问了他们每个人的意见、得到了他们本人的许可之后才这样做的。”

    “他们因此而具有了兽性。在仪式完成之后。就算不用吃饭,源源不断的猩红之血也会从他们的心脏处产生,将有毒的黑色血液从四肢的伤口挤出来。他们的身体在发生蜕变,每天都变得不同最好的变化就是,他们的血液重新有了颜色,他们甚至能抬得动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了力气。”

    “为了不麻烦其他人,他们从昨天早上开始就将消毒处理过的橡木棍与自己的断肢绑在一起,自己活动自己的四肢并试图将陈血榨出来。而足足过了一周,鸢尾沼泽里的花也被这血毒死了,沼泽也变成了暗红色。从昨天开始,那种滚烫的血液甚至让沼泽开始咕嘟咕嘟的冒起泡来,散发着一种难闻的气息。”

    “那些孩子也是为了报恩。他们将自己的血撒在沼泽的最外围,让这种难闻、令人作呕甚至会让人感染瘟疫的臭气逼走前来调查的牧师和圣殿骑士这是他们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了。”

    克劳迪娅淡淡的说道。

    昔拉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种奇异的新秩序的形成,无疑就是狠狠的抽了从心底里相信“神明的律法和强制执行力是秩序之源”的昔拉一巴掌。

    “……但是,他们不会失去理智吗?”昔拉仿佛挣扎般追问道。

    “那又如何?”

    克劳迪娅反问道:“他们还都是孩子。被我切掉四肢的时候,他们几乎已经全身麻痹,内脏开始腐烂,但他们没有哭。他们是笑着接受我的手术的。”

    “这群孩子,已经足够坚强了。他们做到了他们能做到的一切。剩下的,该是我们成年人的事了。”

    克劳迪娅意味深长的看着昔拉:“你知道你现在该做什么了吗?”

    “……我想我明白了。”

    昔拉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

    “我想我明白了。”

    黑火酒吧里,那个黑袍人突然开口,嗡嗡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我大约明白了……神明大人们是怎样想的。”

    这么说着,他将头蓬摘下,露出了乌鸦一般的将面部完全笼罩的鸟嘴面具。

    他嗡嗡的说道:“自我介绍一下,各位……我的名字叫卡卡里特。我以我的荣誉、灵魂和祖先发誓,我接下来所说的一切皆无半点谎言。”(未完待续。)

    p(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