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八十章 赫尔加的义军
    随着那个带有鸟嘴面具的黑衣人慢慢站起来,黑火酒吧里面已然是一片寂静……

    “各位,在我说出后面的话之后,你们肯定要问我是谁、我从哪而来所以我干脆现在就告诉你们吧。”

    卡卡里特平静的开口,却说出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内容:“我叫卡卡里特,是一位牧师。直到昨天为止,我还困在卡拉尔。为了能穿过边境线,我杀了六个卫兵,然后套着卫兵的盔甲才混了进来。”

    在他说到这里后,整个酒馆已然是鸦雀无声。

    他们并不是因为卡卡里特所说的话而恐惧或惊慌。这些敢于违背泰尔的意愿在晚上聚会狂欢的人本就与规矩和秩序这些词无缘。他们只是意识到了这个带着奇怪面具的男人并不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现在卡拉尔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毕竟班萨和卡拉尔之间已经戒严,普通人的话根本无法通过那里。别说是卡拉尔人,就是法拉若人、缇坦人甚至流落在外的班萨人也不被允许回到班萨。换言之,卡拉尔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经成了一个谜团。

    没有人能活着从卡拉尔出来,也没有人愿意进去看看。所有消息全都是“我听说”打头的流言,正确性完全不能保证。

    相比较之下,刚刚发过誓的卡卡里特的证词反而更有可信度。

    “的确。昨天晚上紫蔷薇要塞是有几个卫兵被杀掉了。”

    就在这时,老黑火点了点头,开口为卡卡里特的话作证。

    一边说着,老黑火一边倒了满满的一杯黑火啤酒,将泛着漂亮的雪花沫的金色液体递到了卡卡里特身边。

    “兄弟,这杯我请”

    他盯着卡卡里特,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来吧。兄弟,说说吧!有什么线索都说说看!”

    “……那好,我就先说说卡拉尔发生了什么事吧。”

    卡卡里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伸手将面具向侧面推开。把嘴巴露出来:“一个月前,德鲁伊内部发生了分裂。南风之环学派被斥为异端,三贤者下令将他们逐出卡拉尔,并派出枯萎者试图将他们全部杀死之所以三贤者如此不顾旧情。是因为南风之环学派实际上是信仰恶魔的学派。”

    此话一出,一些人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却有另外一部分一脸的恍然大悟。

    这次从神殿中流出来的消息中,最不让人理解的,就是那句“德鲁伊都是恶魔信徒”。好几百年了。都没有人提过恶魔,神殿莫名其妙的就扯到了恶魔,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不然的话,大可说他们是异端,亦或有渎神行为,根本没有必要说他们信仰恶魔。

    如果平白无故的把恶魔的概念引出来,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恶魔,那么在日后查清一切之后,神殿的公信力必然要受到巨大的打击。

    包括大多数班萨平民在内,几乎没有人相信德鲁伊真的全部都信仰恶魔。但如果只是其中一个教派信仰恶魔的话,那就可以理解了。

    毕竟,如果有人说德鲁伊野蛮、残忍、专横也就罢了,但唯独没有人会责怪他们邪恶或愚昧。

    这几百年以来,德鲁伊的活动范围早就不限于卡拉尔境内了。尽管在班萨这里比较少见,但路过的德鲁伊用草药将受伤的旅行者治好的故事在这几百年里早就已经被讲烂了。

    而且,哪怕是班萨,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百分之百的相信神父口中的话的。当然,如果是教宗另当别论,可区区神父毕竟只是凡人。他们所说的话并不足信。

    “而在四天前,克林摩多贤者被刺杀了,不知道被谁活活烧成了一块焦炭。”

    卡卡里特喝了口啤酒润了润喉咙,接着开口道:“剩下两位贤者大震怒。立即发动预言神术寻找目标,但他们的预言神术却将害死了克林摩多贤者的最大的凶手定位在了卡拉尔大公的姐姐茉莉殿下的身上。”

    “这种怪异的预言,自然没有人相信。但没成想之后仅仅过了半天,米莎亚贤者也被人刺杀了。凶手将一种奇异的剧毒掺入了米莎亚贤者的饮食中,但最终米莎亚贤者凭借自己的力量,在濒死之际成功解除了那种足以使人化为石像的剧毒。却也几乎全身变成了石头,失去了绝大多数的力量。”

    “米莎亚贤者清醒过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逮捕并处死茉莉殿下。她声称,自己最后吃下的,就是被茉莉殿下亲自送过来的点心,她们甚至还聊了一会,最终自己就在茉莉眼前毒发。”

    “而茉莉殿下表示自己很冤枉,她表示自己那时正在大公身边。而大公也为她作证,她那天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自己。最终,大公的态度彻底惹怒了督依德教派。但死掉一位贤者、残废一位贤者的督依德教派,并拿不出足够的力量‘说服’大公交出茉莉殿下……”

    “然后,战争就爆发了。”

    卡卡里特说完,手里端着的啤酒正好喝完。

    他把酒杯放下,把自己的面具重新推了上去,温和清澈的声音再次变得模糊不清:“死了很多人。连带着同时爆发的瘟疫,整个卡拉尔一夜之间满是尸体和行尸走肉。诗人贵族萨亚侯爵也在动荡前夕被人刺杀,他的孤女发誓要为他报仇,投入到了贤者们的阵营中,在德鲁伊的帮助下,率领人们发动起义”

    他的话让周围的人几乎窒息。

    仅仅只是用听的,他们也能感受到那话语中的浓黑和血腥味。

    阴谋与暴力交织在那片众神从不垂怜的土地上,战争与瘟疫如同磨盘泯灭人们生的希望。

    想要逃走都不被允许。其他各国的军队被当成卡拉尔的督军,处死每一个临镇脱逃的人。

    “于是,人们就发疯了要么衰弱至死,要么厮杀至死。总之都是死,没有生的奇迹。我猜,神明大人一定是想要将卡拉尔这片土地重新收回到神祇的光辉之下……就像是眺望白塔那样。”

    卡卡里特嗡嗡地说道:“瘟疫?如果只是防备那种东西的话,根本用不到戒严。”

    “不如说,只是戒严的话,真的能够防止瘟疫传染吗?”

    卡卡里特的话中隐藏的意味令人不寒而栗。(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