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八十二章 陷阱
    在卡萨卡重新回到穹顶大教堂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自己回来的并不算早。

    准确的说,除了他和昔拉那个家伙之外,其他枢机都已经回来了。

    在他推开大门之后,正好看到古德里安那个家伙背对着自己往里走去。

    “古德里安大人!”

    不假思索的,卡萨卡便开口喊住了那位自己几乎其实并不经常见到的最高主教。

    作为泰尔教会中地位仅次于朱庇特四世的第一主教,古德里安枢机与他们之间并不常往来。

    但很少有人知道,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略显严厉的老人,实际上是掌握了整个班萨所有权势者的把柄的幕后黑手之一。

    卡萨卡也是那次被朱庇特四世惩戒之后,古德里安来找他谈心的时候,才隐约触摸到了这个存在感相当薄弱的最高主教的一些阴影。

    从那之后,他对古德里安一直心怀警惕,同时对他的动向格外关注。

    卡萨卡注意到,甚至在朱庇特四世还没有失踪的时候,古德里安就已经在暗中尝试和一些主教接触了。在其他枢机通过自己的渠道一个个的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古德里安已经争取了绝大多数主教的支持,以及三位枢机主教的忠诚。

    正是他的异常举动,让卡萨卡意识到了朱庇特四世恐怕有危险了。

    然而,不光是那时的他,甚至就算是现在,他也依旧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对朱庇特四世造成威胁,以至于杀死了他,甚至让泰尔也一并失去了联系。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的最高主教大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否则他不可能在朱庇特四世刚刚离开的时候就扯着队伍准备开干。

    之所以卡萨卡在第一轮投票结束时会如此失态,就是因为他知道唯有在局势一片混沌的第一轮投票中,自己拥有快攻直接抢下教宗之位的可能性,一旦拖入持久战,无论是掌握的把柄和能给出的好处,卡萨卡和古德里安相比都处于劣势。

    如果现在还是正常的投票环节。那么卡萨卡和古德里安自然是竞争对手,是无法互相包容的死敌。

    但现在情况不同。

    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的那个叫“罗兰”的乡下牧师,刚一来法兰克福便以造势的手段,以将教宗之位直接夺下。

    在这两天,卡萨卡是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憋屈。

    不对啊,罗兰身为教宗,在环礼的过程中本身就没有任何权利,怎么说的好像是在他的恩赐之下环礼才能正常举行一样?

    而且。哪有教宗自己主持罢免自己的环礼的说法?

    或者说,在教宗亲自介入环礼并且得到默许之时,这次环礼就已经失去了它的存在意义。这就相当于说,就算是教宗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凭借其人格魅力依旧足以领导枢机团。

    现在,卡萨卡心知肚明,自己唯一的翻盘机会,就是连同所有枢机。在第二次投票开始之前就将下一任教宗的人选决定下来。

    在他看来,无论是自己还是古德里安当上这个教宗。都好过让那个不知根底的家伙夺取了整个泰尔教会要好。

    卡萨卡非常清楚如果要翻盘的话,他第一个要争取的,就是古德里安。

    所有枢机都知道,有三位枢机的提拔与古德里安息息相关,那三位完全可以说是归属于古德里安的派系,听从古德里安的命令。

    如果能得到古德里安的支持。那么他起码就有了四票,再加上他自己的票数,基本上就可以说是稳稳的了。

    然而,他先是要争取古德里安的支持

    听到了卡萨卡的呼唤,古德里安转过头来。温和的笑着问道:“怎么了吗,卡萨卡枢机。”

    他的回应立刻让卡萨卡一呆,心中顿时敲响了警钟。

    他印象中的最高主教,是一个心思阴沉表情严肃,近乎无时无刻都眯着眼睛,颧骨高高隆起的像鹰一般的男子。而在他之前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卡萨卡却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另外一个罗兰。

    ……莫不是罗兰对古德里安的精神进行了某种控制?

    联想到朱庇特四世的能力,卡萨卡顿时打起了退堂鼓。他开始质疑自己刚才的选择。

    但面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古德里安,卡萨卡意识到自己如果此刻什么都不说,反而会显得异常。

    他迅速转动脑筋,然后面不改色的问出了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您是我们中资历最久的那个,也是仅次于前任教宗陛下的信徒。以泰尔的名义,我想请教一下您……您对于我们新的教宗有什么看法?”

    “看法?对罗兰陛下吗?”

    古德里安略微思考,然后说出了卡萨卡意料之外的话:“我觉得他大约不是一个好人。”

    “哦?”

    卡萨卡的音调下意识的升高了两拍,然后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明显,轻咳两声然后再度压着声音问道:“何出此言?”

    “他的确不是一个好人。贪婪,无情,疯狂,阴毒如果他并非是教宗,而是一位普通的牧师,我大约早就将他革除教籍了。”

    古德里安认真的答道。

    他的话让卡萨卡的心情略微雀跃了一些。

    虽然他还不是很明白古德里安性情大变的原因是什么,但这不妨碍他争取古德里安对自己计划的支持。

    卡萨卡又走进了两步,追问道:“那么,您认为罗兰陛下有没有成为教宗的资格?”

    “那我要问你,你认为罗兰陛下有没有成为教宗的资格?”

    古德里安反问道。

    卡萨卡心中略微泛起一丝警兆,但他很快驱散了自己的想法。

    自从进入到大教堂,他就感受到一种令他倦怠的安逸感,这种感觉令他的心情平静,却也让他思维迟钝。

    “我倒和你的想法相反。罗兰陛下睿智、果断、强大而有魄力,如果换一个人,说不定我真的会支持他成为教宗。”

    “哦?那么你认为他有什么资质是不满足的呢?”

    “疯狂而张扬。”

    卡萨卡不假思索的答道:“他做事太不稳重了。很多事他都要做的很铺张……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必要,但他却总是做的尽人皆知。”

    这么说着,他突然感觉到古德里安的眼中闪过一道银白色的光,但他定睛一看,发现并没有那样的光。

    大约是错觉吧。

    他这样安慰着突然有些不安的自己。(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