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八十三章 抉择
    “卡萨卡,我要对你说几件事。”

    古德里安显然是对卡萨卡的意见很满意,他点了点头,突然严肃了起来。

    而见到他这样冰冷阴鸷的面容,卡萨卡却反而感到有些安心。

    这才是他熟识的最高主教嘛。

    而之后,听到了在古德里安嘴里说出来的话,卡萨卡几乎高兴的要蹦了起来。

    古德里安慢慢的说道:“我知道你过来要问我什么事如果你要问我对你做教宗的决定支持不支持,我只能告诉你我是支持的。”

    “然而,你更要了解,罗兰陛下并不是好相与的。如果让他知道你的计划,恐怕你就会成为他立威的道具。”

    “我的最高主教大人,您要知道,万事万物总有风险。”

    卡萨卡意外沉稳的说道:“战士不会因为畏惧死亡而逃离战场;牧师更不会屈服于异教徒的拷打而更换信仰。总有些事是要我们搏命的,不是吗?”

    闻言,古德里安微微一怔,看向卡萨卡的眼神微微一变。

    “……你倒是让我吃惊了,卡萨卡枢机主教。”

    古德里安惊奇的打量着自己这位往日以贪婪著称的同僚:“我从不知道,您有这样的胸怀和胆识。”

    “您见笑。你我都知道,这远远算不上胆识二字。”

    卡萨卡自嘲般的一笑:“每一个走.私商都有被吊死的觉悟。谋取教宗之位的话,没点觉悟就连我自己都看不惯。”

    “但这还不够。作为教宗的话,这点觉悟还不够。”

    仿佛又什么东西从古德里安脸上渐渐褪去。他的声音越发冰冷,表情僵硬而严肃。越发清澈的银灰色光芒在他眼中流动着。

    但卡萨卡看到这样熟悉的古德里安反而安心了不少。

    “啊,对了。觉悟……”卡萨卡笑呵呵的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暧昧的神色,“觉悟……当然够。”

    “我不是说那个。”

    古德里安再次摇了摇头:“我就跟你明说了吧你以为奥塞斯主教的两票是谁投的?”

    “您是说”

    闻言,卡萨卡瞪大了眼睛。

    “没错,卡萨卡。”

    古德里安看着卡萨卡,眼神中仿佛有着什么:“有人在针对你。如果你无法洗清自己的队伍,那么就算我支持你,你也只会落败。”

    说罢,古德里安扭头就走。毫不留恋。

    他这句话,几乎就等于是告诉卡萨卡“我会投你的票了”。虽然不过是口头上的声援,但卡萨卡并没有对古德里安有丝毫怀疑。

    之所以古德里安身边能聚集起这么多人,就是因为他和昔拉一样,都向泰尔立下了誓言,承诺此身直至死亡绝不说谎。

    而和昔拉不同的是,他将自己“不能说谎”这件事在外面大肆传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也正因如此,在他对人们做出承诺的时候。人们对他的承诺从来没有过丝毫怀疑。

    事实也正是如此。古德里安所有做出的承诺,要么已经完成了,要么也在完成的路上。他从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

    卡萨卡明白,同为枢机主教的古德里安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是极限了。

    毕竟他们在身份上还属于竞争对手。而古德里安也不是奥塞斯,他不能掐着对方的脖子逼问“你究竟知不知道到底是谁背叛了我”这样的话。

    “这是……考验吗。”

    卡萨卡喃喃着,缓缓握紧了拳头。沉闷的思考着。

    如果连一个叛徒都找不出来。你就不用当教宗了,不如让大家改投我的票吧古德里安大约就是这么个意思。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转过身之后。古德里安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嘲讽之色。

    “愚蠢的小丑。”

    银发的老者嘴角微微翘起,无声的做出了一个口型。眼中闪烁着银色的光芒。

    仿佛响应他的呼唤一般,所有看到他的枢机主教都停下了动作,无声的在胸前虚虚画了一个十字向他致敬。

    他们的眼中都闪烁着银色的光芒。

    “赞美导师”

    带着乌鸦面具的男孩轻笑着,再度出现在了杰瓦诺的面前。

    和半天前还能勉强说话的海洛不同,此刻的她脸上已然完全失去了血色。暗红色的血痕从颈部蔓延到脸颊和额头,仿佛被无形的鞭子残忍的抽打了一般。

    她张着嘴巴,仿佛得不到氧气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全身颤抖到近乎抽搐,冷汗止不住的流下。

    “可恶!”

    杰瓦诺重重的砸了一下地面,皮肤被砂砾磨破,沙子嵌在皮肤里,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还是晚了一步。

    就差那么一点

    他看着远方那些在通往班萨的道路上被拦住,叫嚷着的战争难民们,又看了看怀中的海洛,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现在是凌晨三时,守军正在逐渐赶来的路上。但暴民们已经冲毁了工事,甚至在和守备军团的争斗中占据了不小的优势。

    被人流冲击的边境线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崩溃,杰瓦诺咬着嘴唇,狠狠的看着那群狂喜的叫嚷的难民,将怀里的海洛又搂紧了几分。

    能够逃离卡拉尔这片充斥战争和瘟疫的焦土,逃入班萨的机会可能只有这一次。之后这里可以说必定会加派守军,然后就被戒严。

    但是,海洛的身体不支持他们进入如此混乱的战场。混入班萨然后找牧师治疗海洛的疾病的想法也随即破产。

    难民形成的队伍已经有大半挤入了封锁线,在队形的最前端,甚至已经有人灵巧的绕过了守卫的阻拦向外冲去。

    “怎么样,你做好选择了吗?”

    就在此时,那个讨厌的家伙再次开口。

    杰瓦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他看的非常清楚。那个乌鸦嘴就是看上了海洛。

    以他的神秘,要么是牧师,要么就是德鲁伊,或者也有可能是可怕的巫师。

    如果将海洛交给这个神秘人,说不定自己就能得到他的支持逃入班萨。然后就能顺理成章的远离卡拉尔的战争。

    卡拉尔人和班萨人毕竟使用的是同一种语言,杰瓦诺有信心自己能在班萨活的很好,起码比在卡拉尔好。

    “好了,不逗你了。”

    那个乌鸦嘴突然开口说道:“你不会真以为那些人能逃出去吧?”

    闻言,杰瓦诺微微一怔。(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