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八十八章 崇信者的奇迹
    “赞美导师”

    随着昔拉的温和的声音响起,他身上猛然爆发出绚烂的银色光辉。

    他黑色的长袍无风自动,银色的流光如同飓风般流动,如同乌鸦煽动翅膀卷起了银色的飓风一般。

    光流以他为中心凝聚过来,散发着耀目的光芒,将他和那个小男孩一并笼罩起来。

    在这一刻,昔拉身边的数尺之地便得到了洁净。十字的刻痕在地上出现,银白色的光芒在地上流淌,如同水银一般闪耀着光芒。

    流淌的水银、封闭的环、十字的刻痕圣殿的所有元素此刻已经集齐,昔拉的身边已经变成了完完全全的圣洁领域,一个简易却具备所有圣殿的要素的结界。

    受其圣洁影响,人们不受控制的看了过来。

    光是看着那如同漩涡一般向外逸散的光流,一种极为强烈的预感出现在他们心中。

    仿佛有什么东西要降临一般,有种压力自上而下的缓缓碾下。

    在他们的幻觉中,地面开始摇晃开裂,灰色的碑石和从天使的塑像破土而出;天空变得低沉而明亮,闪烁着银灰色的符文,仿佛磨盘一般慢慢旋转下压。

    他们感受到了一种类似濒临死亡的幻觉他们的视野变得宽广而发暗,心脏声变得越来越大却越来越慢,跳动变得沉重,全身无法动弹,一种奇异的安宁却在他们心中慢慢涌起。

    光是看着闪耀着银色光流的昔拉,他们就能感到虚弱的身体得到了新的力量,旧伤被治愈。他们的眼睛看的更清楚。手臂变得有力,疤痕从皮肤上脱落。病痛也一并消除。

    小男孩脸上的血痕在昔拉的光芒照耀之下很快变淡变浅,虽然血痕并没有完全消失。但他蜡黄的小脸却恢复了血色。痛苦的表情也渐渐变得舒缓。

    仅仅持续了五秒不到就结束了。人们渐渐清醒过来,却发现地面没有开裂,天空也没有下压,一切都只不过是一闪而逝的幻觉。

    然而,那种令人沉迷的安宁感却浮现在了他们的心中。一种完全不想动,希望世界至此定格的强烈安逸感近乎冲昏了他们的头脑。

    等到一些意志稍微坚强一些的人从逐渐消退的长眠**中清醒过来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大小疾病都被治愈了,年轻时的力量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身体里。不仅如此,他们的眼疾也被治愈。不仅看的更远更清晰,甚至就连头脑也变得冰凉清醒。

    这些见证了奇迹的人却陷入到了更长久的沉默之中。

    正因为他们曾经信仰其他的神明,接受过其他神明的神术,所以他们在有对比之后更能看出站在告死鸦身后的,那位被称为“导师”的存在,必然是比希维尔更高的神明、比泰尔更伟大的存在

    他们的神学修养虽然不足以给他们带来一个明确无误的概念,让他们认识到导师的伟大,但他们至少知道,以更少的神术波动带来更强的效果。无疑就说明了这个神明本身的强大。

    一位比泰尔更加伟大的神明如果将“导师”作为告死鸦的底牌的话,便也能解释为什么一群暴民居然能成功在与德鲁伊对抗的战争中占据上风的原因了。

    所谓的民心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更加直观、更加直接的原因,便是导师的牧师所能使用的神术比德鲁伊要强。

    此时诺玛城的人们再联想到自己之前对告死鸦的态度,面面相觑。表情复杂,竟是说不出话来。

    在无比清晰的思绪、无比平静的心情下,他们立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开始对自己的愚蠢和固执进行反思。

    “你们这是有福了,因你们得见这大奇迹。祛除了身上的疫病……”

    就在此时,昔拉的声音温和的响起:“你们的眼见到这大奇迹。便也得了洁净;你们听到导师的名,心也得到了清洗。我为你们感到欢喜,愿主祝福你们。”

    说着,昔拉从兜里取出了一管鲜红色的药剂,弯着腰递给了小男孩。

    “只要喝一口就够了。剩下的部分你就留着吧,又有谁得了瘟疫的话你就喂给他一口。用完了也不要急,不久之后还会有其他的告死鸦过来的,”这么说着,昔拉轻轻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我相信你不会自私的将它藏起来的,对吧?”

    “当然!当然!”

    小男孩摸着自己血痕变淡了许多的脸颊,泪流满面:“我要成为吟游诗人……我要告诉每个人是昔拉大人救了我!我会告诉他们导师是怎样宽容伟大的存在!我要让他们知道您的名字!我要让您成为最伟大的牧师!”

    说着,他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刚想要亲吻昔拉的靴子,却被昔拉温柔的扶了起来。

    “好孩子……导师会赐福于你的。”

    昔拉半跪着,轻轻掸了掸男孩裤子上的灰尘,双手捧着他的脑袋。看上去怪异而冰冷的鸟嘴面具此时看上去仿佛在微笑一般,显得无比的温和宽容,给人以强烈的安全感。

    昔拉半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苦恼着笑着说:“不过,最伟大的牧师什么的还是算了。那应该是罗兰陛下应得到的称号。”

    “罗兰……陛下?”

    小男孩学着念了念这个有些拗口的名字:“听上去有些像是班萨人的名字。他是什么伟大的人吗?”

    “他是导师的选民和教宗,是我的恩人和教父。”

    昔拉的声音骤然变的严肃了起来,即使隔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也能感受到他此刻的认真:“他是我见过的最伟大、最仁慈和最睿智的牧师。他的名字早晚会在地上传唱,如同我们传颂泰尔的名一般。”

    小男孩闻言懵懂的点了点头,嘴里慢慢念着这个名字:“罗兰……陛下,吗。我记住了。”

    他一脸认真的说道:“那么,您就是第二伟大的牧师,罗兰陛下之下最伟大的牧师。”

    “随你开心吧。”

    昔拉无奈的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然后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里继续向东。

    “昔拉牧师”

    但就在这时,有人呼唤着他的名字,跪在了地上。

    昔拉一愣,扭头过去,发现那是一个面目如狮子一般严肃威武的强壮男子。如果他站直的话,甚至可能会比一米九还要多的昔拉还高。

    这样一个与长柄战斧无比契合的男人此时跪在地上,就几乎跟那个男孩站着差不多高。

    昔拉歪了歪头,有些困扰的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请您为我施洗,昔拉牧师,”这个威武的男子无比严肃的说道,“我要追随导师的道路……追随长眠之道,请您引我走向正路。”

    “啊,好啊。你就随我来吧。”

    昔拉没有像其他的牧师那样端着高姿态索要好处,就这样温和的应许了下来。

    毫不犹豫的,那个男子站起,顺从的跟在了昔拉身后。

    然后昔拉继续摇晃着手中十字架造型的铃铛,高声呼喊着:“不信神明的人看过来!被抛弃者、被诅咒者、受人怨恨者都看过来!”

    和一开始来到诺玛城时的情况完全不同。之间人们大片大片的跪了下来,撤掉了自己身上其他神明的标记,虔诚的伏在地上:“请您也为我施洗!”

    “我也要信奉导师!”

    “我要成为牧师!传扬导师的道!”

    “赞美导师!赞美导师!赞美导师!”

    昔拉温和的点了点头,应许道:“赞美导师。”(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