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八章 以罗兰之名
    空气咕嘟咕嘟的沸腾着,无形无质的某种东西在罗兰身上勃然喷发。`

    以罗兰为中心,一层层银灰色的纤薄纹路在虚空中浮现出来。

    仿佛是玫瑰盛开一般的场景——一片片银灰色的弧线折叠形成的纹路在空中凝聚成花瓣般的形状。

    银灰色的光芒从罗兰身上绽放出来,如同呼吸般一明一暗,变得越来越耀目,仿佛罗兰整个人都变成了行走在地的活太阳一般——

    那绝非是人类所能拥有的姿态。

    从罗兰身上溢出的浓郁的神恩将天空和大地都染成了银白色,就连空气都因此而变得膨胀粘稠。

    哪怕是穿着护甲,人们都能感到变得灼烈滚烫的空气。如同置身熔炉一般,光是呼吸那焦灼的空气,鼻子都会忍不住的发酸。干燥滚烫的空气灌入气管,给人带来受刑般的剧烈痛苦。

    灼热的热浪扑面而来,根本睁不开眼睛。而且哪怕他们闭着眼睛都没有用,那强烈的光芒仿佛能穿透眼皮一般。人们不得不伸出手挡住眼睛,低着头走路,不敢直视罗兰此时的姿态。

    同时,他们暴露在外的皮肤迅速变得干燥并开始脱水,头发失去了光泽变得干枯。被光线直射的皮肤甚至已经滚烫发红,如同被蒸汽烫伤一般。

    而趁机攻击罗兰这种想法,则根本都没有从他们脑海中出现。

    哪怕是往前走一步,都能明显感到空气中的灼热成倍增长,自己失水的速度猛地加快。只是向前三步,灼热的空气便已然足够让他们身上的布料发出淡淡的黑烟。

    如果真的要攻击罗兰的话,恐怕都冲不到他身边就会被烧成灰烬。

    哪怕是灰烬之徒也不敢让那纯粹的圣光落在自己身上。他们直接背过了身,而不小心整个的暴露在圣光中的人脸上已然是一片焦黑。就连雪白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罪民,你们当忏悔!”

    就在此时,如同雷霆一般隆隆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然而,此时的联军却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安逸的听着那空中响起的巨大的祷告声。

    感受到那激荡的银白色光芒的杀伤力之后,他们不禁在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

    不会……真是要失败吧?

    尽管他们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这样的想法,但这样的怀疑已经埋在了他们心中。并随着罗兰的威势而迅速成长——

    “你们当忏悔!因你们有大祸了!你们连同这世代都有大祸了!”

    罗兰高声祷告。`更加灼热的光辉在他身上激荡着。

    “我见你们以刀剑相互征伐,又见你们用匕首刺君主的脊背,我便知你们都有祸了!”

    在罗兰雷霆般隆隆的声音中,人们仓皇的后退着。恐惧以声音为媒介,从耳朵灌入了他们的血管中,让他们的心跳变得越来越激烈。

    他们的手指已经开始颤抖,双腿变得冰凉无力。

    此时的罗兰便如同太阳落在地上一般。

    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枯,条条裂纹从罗兰脚下蔓延出来,空气都变得扭曲。

    神奇的是。那光仿佛只对城外的人有杀伤力。

    城中的人们仿佛能看清被灼烈的光芒充斥的战场一般,随着人们逐渐后退,他们的欢呼声变得更加疯狂激烈。

    在城内,已经有不少人流出了眼泪,跪在地上呜咽着念着泰尔的名字。还有人尖叫着狂喜的欢呼着,拥抱并亲吻周围的每一个人。

    拉的教宗此刻的表情已经变得无比糟糕。

    他的面色阴沉,不悦的看着罗兰。

    “马可大人,我先去处理一下。那个杂种教宗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终于。他忍不住向身边的光头男子开口说道:“毕竟他和这些人不是一个等级。”

    “恩,你去试试也好。”

    不知认可了哪一点。马可赞同道。

    老教宗轻轻点了点头,便从人群的正后方走了出来。

    他一边走,一边轻声开口:“看呐,吾主——”

    苍老而威严的声音无端的在空中响起。

    毫无预兆的,金色的巨大天平的虚影在空中浮现。

    “——区区凡人,竟敢妄行裁断!”

    在老教宗的怒吼声中。足有数十米粗细的暗金色光叔如同雷霆一般从天平的一端闪耀而起,径直劈在了罗兰身上。

    那一个瞬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失去了声音。

    下一刻,难以想象的巨响响起。

    光是冲击波便将大地整个的掀起,一片一片的地面破裂开来。被抛飞到了空中。

    尘土和碎石直接将罗兰掩埋。狂暴的金色电光穿透罗兰所在的位置灌入大地,更深层的土地一层层的破裂,罗兰所处的位置不断向下塌陷。即使在城中都能感受到大地剧烈的震颤着,城墙上落下的碎岩高速弹跳着。

    别说是区区人类了。即使是巨龙,也会被这一击打成濒死。哪怕是朱庇特四世,措不及防的被偷袭到的话,也会被直接蒸发。`

    然而,就在老教宗刚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罗兰的声音却再次在空中响起:

    “你说,区区凡人?”

    在尘土和碎石中,银灰色的光芒不安的跳动着。

    “我赞美导师!我在此求她的公义。”

    “而你们只得应和,高声称是——”

    在罗兰的祷告声中,银灰色的光泽轰然炸开,露出了其中毫发无伤的罗兰。

    罗兰仰起头来,慢慢的看向躲藏在人群里的拉的教宗。

    没有任何误差。变得毫无感情的双眼毫不迟疑的看向了某个方向。

    一时间,被某种不可名状之物盯上了的恐惧感猛然在老教宗心中诞生。

    “不……这是……”

    他喃喃着,不禁后退了一步。

    但还不等他说完,罗兰最后一句祷告便狠狠砸下!

    “——这世界早无言语可听!你们只当躬身,聆听教诲,直至长眠!”

    银灰色的光芒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迅速扩散。直接从罗兰脚下蔓延到了老教宗脚下。

    如同水银一般的触手毫无预兆的从光里窜出,尖端如同锥子一般,直接刺穿了老教宗的喉咙!

    那触手的攻击速度如同电光一般,老教宗明明已经看到了,但他的身体却无法避开。

    他毕竟老了。

    但即使被贯穿了喉咙、击穿了颈椎,老教宗也没有当场死亡。

    只见他的身体迅速的虚化。眨眼间便变成了纯粹的圣光。

    然而就在他变成了圣光的一瞬间,数条虚幻的锁链再次从光中深处,将他的灵体牢牢锁住。

    下一刻,罗兰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面前,一把抓住了老教宗的额头。

    而在他之前的位置一直到老教宗这里,所有的人为之一僵,渐渐变成了水银滴落在地上,融化进了罗兰脚下的光环之中。

    一条手掌长短的银灰色短镰无声无息的从罗兰的胸口伸出,轻轻的挂在了老教宗的灵体脖颈上。

    “你说。区区凡人?”

    罗兰重复道。

    写满了符文的翠绿色瞳孔直直的盯着老教宗,在罗兰的脸颊上有蛇一般的鳞片逐渐浮现然后黯淡下去。他身后两条银白色的螺旋羽翼缓缓旋转着,不断抽取着虚空中的力量。

    不等他回答,镰刀的尖端就直接没入了老教宗的脖颈。

    如同灵魂被抽走的一般的痛苦让他的灵体剧烈的波动着,带着金色光辉银灰色的晶状物如同蚕丝一般缓缓缠绕在镰刀的尖端。

    之后,镰刀渐渐收回,老教宗的灵魂碎片以及他全部的神恩一起被镰刀带着没入了罗兰体内。

    瞬间,淡金色的圣光人形如同泡沫般支离破碎。老教宗苍老了一些的本体再次浮现出来。

    不同的是,他的左脸血肉模糊。骨头都露了出来。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兽类袭击了一般。

    他不停的喘着粗气,眼中满是惶恐。

    此时的他神恩尽失,与任何一个信奉拉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终于,到了这时,拉的教宗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忽略了什么事。

    这绝不是泰尔的牧师能拥有的能力——

    不管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但他绝对不是泰尔的新教宗!

    可笑的是。他还用了针对泰尔的牧师的神术。那是对拥有任何领域的牧师必中的一击,足以击穿任何常规防御。

    ……怪不得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泰尔的牧师。

    “你……不是泰尔的……”

    老教宗刚刚尝试着开口,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微微一愣,然后再次尝试了一次。

    和刚才一样。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就连口水吞咽的声音、舌头弹击上颚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下一刻,恐惧直接爬上了他的心脏。

    没有人会比一个神职者更恐惧自己聋了或者哑了。如果他们听不到神明的声音、说不出祈祷词的话。他们存在的意义便被抹除了。

    “对,你猜的不错。”

    罗兰轻声道。

    在听到了罗兰声音之后,老教宗内心的恐惧莫名的淡了很多。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罗兰只是安静的凝视着他,一动不动。

    周围的人不断有人想要过来救他,可无论是接近或是试图施展神术,都会猛然僵住,然后如同融化的蜡烛一样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融化在罗兰的圣光中。

    “我的确不是泰尔的教宗,我甚至连他的牧师都不是。我信奉导师……长眠导师奈若拉。怎么,你没有听过?”

    老教宗拼命的摇了摇头。

    罗兰却只是温和的笑笑,后退了一步。

    “对了,”他突然开口道,“你们的神给你们看神迹吗?”

    “……当然。”

    在罗兰离他远一点之后,老教宗的忐忑的心情平息了不少。

    意料之外的,他发现自己能说话了。

    他已经看得无比清楚,自己既然到现在还没死,一定还有自己存活的理由。

    不然的话,这个疯子大约早就把自己杀了吧。

    于是,他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拉神当然会为我们显露神迹……如果我们向他祈求的话。”

    “哦?比如?”罗兰好奇的问道。

    “比如说,让全世界违反和他签订的契约的人全部心脏骤停猝死,又或者是强制征收欠债者的代价,或者是让越狱者重新回到监狱中,大概就是这样……”

    老教宗平淡的答道。

    从他的神情中能看到,他对此是满怀自豪的。

    但罗兰却笑出了声。

    他毫不留情的嘲讽道:“这也能叫神迹?”

    “……您说的是。”

    老教宗脸上没有任何异色,只是低头称是。

    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异样,仿佛他真心的认可了罗兰所说的话一样。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今天比较忙,现在还没有打完,先发上去写完了马上改。

    正文字数绝对比现在多,你们放心就好。

    ps:  今天也是二合一……

    ...(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